李向年纪很轻,家事又好,向来盛气凌人脾性倨傲,如何受的了叶飞如此撩拨?万幸,他还记得要在林诗儿面前保持风度,所以,虽然心中气恨难平,倒也没什么出格之举,只是状似平静地回击道:“早就听说叶兄口才了得,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小玉总是念叨你,佩服佩服。”

  这话,让叶飞一愣,心里大叫不好时,林诗儿带着怀疑的目光已经是盯了过来。

  叶飞求救似地望向李玉,却骇然发现,这小丫头竟然羞答答地垂着头,一副默认了的表情。

  阴险!我他妈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至于这样暗算我么?叶飞心里把李向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干笑道:“哈哈,不算什么,我也就是会说几句话而已,比起专门动手的实干家来说,还差的远呢。据我所知,李兄你就是这样的实干家呀。盛世集团可是咱们滨海著名的大企业,李兄年纪轻轻便能身居高位,可见定有过人之处啊。”

  两个人表面上夸奖对方,却暗地里给对方下绊子,说了几句后,便彼此告辞分开了。临走时,李向又约林诗儿晚上去家里吃饭,虽然被拒绝,可还是向叶飞展示了自己和林诗儿不同寻常的关系。

  “你们两个,可真够虚伪的,明明恨不得对方死,还偏偏装的那么亲热。”叶飞送林诗儿回宿舍,美女挽着他的胳膊,娇声说着。现在,他们两个已经不再避讳别人。虽然还不好意思在所有人面前公然亲昵,可也没有故意拉开距离。

  叶飞哼哼两声,没说话。

  “对了,我问你,你和李玉,到底怎么回事儿?”林诗儿捶了他胳膊一下。

  “什么怎么回事儿?”叶飞一脸迷茫。

  “你装什么糊涂?”

  “不是装糊涂,我是真糊涂!我跟她能有什么事儿啊?你不会听李向那小子挑拨一句就信了吧?再说了,就算他说的是真的,那也跟我没关系啊,又不是我想她。”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人家小姑娘干嘛没事儿想你啊?”林诗儿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哎,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也没对你做什么,你不也想我么?”

  “你,你胡说什么呢?谁想你了?讨厌。”

  “别说我,你跟他很熟么?为什么你对李玉那么冷淡,对这个李向就不那样?是不是……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没告诉我啊?”不能总是自己被动挨打,叶飞决定反击。

  哪知道,这个武器,一向是女人的专利,男人是轻易用不得的。

  林诗儿登时一脸委屈,眼圈儿含泪,那表情,绝对能让任何人心碎。

  “哎,你,你怎么了?我就是说着玩儿的,你怎么哭了?”林诗儿眼泪一掉下来,叶飞立刻手忙脚乱,“好了好了,我不问了还不行么?”

  “你,你讨厌死啦。”林诗儿突然大叫一声,在叶飞身上死劲儿地捶打起来,小拳头擂鼓一样砰砰砰的砸在他的胸口。

  被砸了几下儿,叶飞才抓住女孩儿的两个小拳头,满含深情地注视着她:“好了好了,别打了,疼。”

  “疼死你。谁让你冤枉我?人家明明都拒绝他了你还问,哼。”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叶飞看看四下无人,把女孩儿抱进怀里,张嘴堵住了那张殷红的柔唇,舌尖儿在那两片柔软的唇瓣儿上轻轻舔动。

  女孩儿瞬间便迷失在男人的亲人中,迷迷糊糊地抱着叶飞的脖子,沉溺在那无边的温柔中,轻启牙关,把他的舌头迎进自己的口中,再把自己的小香舌送给爱人尽情品尝。

  叶飞一手揽在女孩儿的腰上,一手向下,按在女孩儿紧绷挺翘的臀峰上,轻轻按动着,感受着那强烈的反弹力。

  女孩接吻经验不足,还没有学会换气,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轻轻侧开一点,大口的喘息几次,在男人胸口拍了一下,“大色狼,还没够吗?人家要回去了。”

  “当然不够了,这么好的屁股,一辈子都不够啊。”叶飞坏笑着,手指竖起,在女孩儿幽深的臀沟里轻轻搓动。

  林诗儿仿佛被电了一下,浑身猛颤,猛的推开叶飞,满脸通红,娇艳欲滴,“大色狼,你,你想干什么?”

  “好香啊。”叶飞就像只小狗,在手指上贪婪的嗅了几下,惹的女孩儿大发娇嗔,一跺脚,骂了句:“流氓,大色狼。”转身就往宿舍跑,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叮嘱他:“你别忘了明天晚上啊,你要是敢不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哼。”说着,还示威似地扬了扬粉嫩地小拳头。

  女孩儿回到宿舍,直接冲进了浴室,脱下粉红色的小内裤儿,在内裤裆部的位置上,有一小片湿润的痕迹。没看出来,这位大小姐还是一位很敏感的女孩儿呢。

  女孩儿羞红着脸,轻轻骂了句:“流氓,大色狼。”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把林诗儿送回宿舍,叶飞准备回去继续干活儿。刚走到学校门口,迎头撞上了李家兄妹。

  “叶飞。”李玉看到叶飞,很开心。

  “你们,找我?有事么?”叶飞疑惑地看着这两兄妹,立刻加上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这对儿兄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叶飞,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关于诗儿。”李向开门见山,没有林诗儿在场,他也就不用保持什么风度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老爸李文直的存在,他早就对叶飞下手了。

  “诗儿?呵呵,你叫的还真够亲热。”叶飞嘿嘿一笑,说道:“没什么好谈的,过去,你妹妹也不是没找过我,你不知道么?”

  李向盯着他,冷笑一声,说道:“叶飞,识时务者为俊杰,找你谈谈,完全是看在你救了小玉的份上,不然,哼哼,不要不识抬举,你会后悔的!”

  “真的是这样么?”叶飞看向李玉,说道:“真的是因为我救了你么?呵呵,其实,你们误会了,那个人,其实,他的目标是我。所以,你们李家根本不用考虑这一点,至于你,嘿嘿,李什么来着?不管李什么吧,你家是干什么的,我知道,有什么本事,你就照我招呼吧。我懒的跟你磨叽。”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