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梦中情人在别人的怀里如此乖巧,李向的心情可想而知。更让他生气的是,林诗儿竟然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好似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一般。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他嫉恨如狂。

  张玲见他脸色越来越差,心想,他总是来给自己庆祝生日,而且还带大家来玩儿,实在不好太让他难堪,便对他说道:“没什么,我和叶飞在说中医呢。你刚才唱的很好。”

  “谢谢。比你可差远了。”张玲接话,李向脸色好了很多,趁势借坡下驴,把话题转开。

  不过,叶飞和林诗儿在一边喁喁私语耳鬓厮磨还是让他很不舒服,便起了鸵鸟心理,想让二人分开,至少不要在自己面前这么亲热,“叶兄,怎么不去唱歌儿呀?大家都唱了,就差你一个,不如,唱上一曲,让我们见识见识吧。”

  他这个提议,实在有点儿阴险。

  坦白的讲,叶飞的声音和好听搭不上边,有些嘶哑,是变声期时,一次感冒的后遗症。平时听着还可以,甚至还有中低沉沙哑的磁性感。可要用这嗓子唱歌儿,那就差点儿意思了。大部分的歌儿唱出来都不带好听的。当然,那些需要特殊效果的歌儿不在此列。

  不过,李向显然不会让他那么舒服的挑选一首适合他唱的歌儿,他直接就替叶飞做主了,“不如,唱《精忠报国》吧,这首歌很好听。”

  其实,他就是不替叶飞选,叶飞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唱什么。不是他一个也不会,而是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需要在众人面前唱歌,更没想过应该怎样发挥自己嗓子地特点,因此,对李向帮忙选歌儿的举动也没什么反应。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想唱。

  “还是不要了,我不会唱。”叶飞说的很坦然,不会唱歌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没什么好隐瞒的。

  林诗儿也知道,凭叶飞的嗓子,唱歌儿肯定不好听,所以便也替他说话:“李向你唱吧,我和叶飞还有话要说呢。”

  “哎呀,诗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们小两口有什么事什么时候不能说?既然大家出来玩儿,自然要玩儿的开心嘛,要是都不唱,咱们还来这儿干什么?”李向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这样等于是承认了二人的关系,让他很不好受。

  “是呀,叶飞,你就去唱一个嘛。我们都唱了,怎么能落下你呢?”张玲也在旁边帮腔。她倒没有李向想的那么多,可也算是没安好心,想报复叶飞敢要自己内裤,还有刚才逗弄自己之仇。

  “是啊,叶飞,咱们都唱了,就差你一个了,大家可都等着呢,别让我们失望啊。来,大家鼓掌,热烈欢迎叶飞给咱们也唱一首。”刚才那个胖子也站出来起哄,看来也是属于小强科的,打不死的那种。

  所有人都响应他的号召,一起拍起巴掌看着他。

  群众的力量是无穷地!叶飞深深感受到这句话蕴含着强大的真理。什么也不在乎的他,竟然在那一道道普通人的目光下,感受到强大的压力。

  林诗儿对那个胖子竟然敢这样逼迫心上人非常不爽,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

  可怜地胖子,不到十分钟里,就把学校里最受关注的一对儿情侣得罪光了,而且还都是替别人说话,跟他自己根本就没什么事儿。

  无妄之灾!

  “好吧,唱就唱吧。要是把你们都吓到了可别怪我,也不许跑知道吗?要是谁敢跑,我就去谁宿舍唱一晚上,让你们连觉都睡不了!”

  叶飞的调侃惹来一阵善意地笑声,尤其是刚才和他拼酒的女孩子。虽然把胸罩输了出去,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都觉得他这人满有意思的。

  那个肉弹美女小玉甚至主动站出来,要跟他一起唱,“没关系啦,放心,我跟你一起唱。”

  小玉的歌儿唱的不错,属于很好听的那种,声音甜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小肉弹唱歌儿地时候不老实,总是喜欢扭来扭去地跳舞。

  其实,她的舞跳的不错,虽然只是原地扭一扭,动几步。可人家身材好啊,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随便往那儿一站都足够赏心悦目了,更别说跳舞了,简直是勾死人不偿命。

  小玉拿过另外一个麦克风,站到叶飞身边。别说,两个人还挺等对的。小玉身材娇小,叶飞也不算高,蛮配的。

  “哼。”林诗儿吃味地扭过头去,心里却后悔,怎么自己没想到陪他去唱歌儿?

  “哟,这就吃醋啦?说你是醋坛子还不承认。”张玲笑嘻嘻地在林诗儿的腋窝上挠痒痒,两个女孩儿顿时闹成一团。

  李向看到这个情景,心里是又哀又喜。喜的是小玉主动要陪叶飞,哀的是林诗儿在吃醋,证明她很在乎叶飞。李向心里清楚,林诗儿越吃醋,就越是在乎叶飞,自己的机会就越小。

  所有人都看出林诗儿在吃醋,却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也在吃醋,吃小玉的醋。

  李玉并不知道自己在吃醋,她只是觉得小玉和叶飞站在一起让自己很不舒服,有种想做些什么的冲动,可偏偏自己却不知道究竟想做什么,只是无言地坐着,把圆润修长的手指搅成麻花样儿。

  《精忠报国》这首歌很不好唱。屠洪纲是唱京剧出身,一般人都唱不出他的那种味道和感觉。而且,这首歌带着一种很浓的感情,那种为国捐躯九死不悔的壮怀激烈。如果没有这种感情,即便是不跑调,却也落了下成。

  虽然年轻人的血是热的,可这种感情,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却是永远也无法感受了解清楚,所以,很多人唱这首歌儿,只能流于形式。

  即便不讨论这些比较深的东西,单是这首歌儿的那种中气十足的感觉,就不是谁都能唱出来了。听屠洪纲唱的时候,往往就觉得胸口仿佛蕴着一股气,用这股气发声,声音雄浑沉厚。而且,这首歌的调儿比较高,很多人一开始还能跟着,可到了后面就出问题了。聪明的主动降调,笨一点儿的,硬要往上唱,其结果往往就是喊哑了嗓子。其实,那已经不叫唱,而叫吼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