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屈服了,屈服在死神慢慢走近的脚步声中。

  他并不是个怕死的人,否则也不会出来跑江湖了。可是,在一点一点感受死亡的到来,很真切地感受生命从自己身上慢慢流失,就好像亲眼目睹自己的整个死亡过程,那种恐惧,击溃了他的神经。

  肺里的空气仿佛被水泵抽空一般,浑身的力气渐渐流失,他甚至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枯萎,随时都会离开自己。

  在眼前金星乱冒的时候,他相信,如果继续坚持下去的话,这个年轻人会毫不犹豫的收走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崩溃了,彻底屈服在叶飞的面前,用了全身所有力气,在桌子上拍了两下,声音很小,但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早这样多好?”叶飞的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可是,在黄毛和童童的眼里,却比魔鬼的怒火还要可怕。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叶飞松开黄毛,重新靠回到椅子上,继续那样一晃一晃的,手里把玩着手枪。他相信,在经历了刚刚那与死神跳贴面的经历后,这个黄毛绝对不会,也不敢有任何想法。

  黄毛也的确没有其他想法。事实上,掐住喉咙的钳子松开,空气重新冲进肺脏,身体再次恢复力气时,他对叶飞非但没有任何怨恨,反而充满了感激,感激他没有真的掐死自己。而且,他现在除了贪婪的呼吸外,只有一个想法:尽快,用所有办法,把眼前这个魔鬼送走。至于李向?让他见鬼去吧,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更何况,这件事本身并不怪自己,谁让李向没说明白呢?这小子哪是什么学生,分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黄毛一五一十地把李向要自己帮忙设计他的事情跟叶飞交代了清楚。

  从自己的妹妹那里知道叶飞很能打,加上父亲不允许自己直接动叶飞,所以,李向从没有想过用武力解决问题。而利益诱惑妹妹已经用过了,行不通。所以,他便设计了一个笑圈套,找个美女勾引他,然后给他下药,最后,或者是拍一些照片,或者是直接引林诗儿去。

  李向设计的这个圈套很粗糙,基本上是他自己临时起意,随便找了个方法。并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从没有把叶飞当成值得重视的对手。和他比起来,叶飞真的只是一个穷学生而已,能让他亲自出面,李向认为已经算是给足了叶飞面子。

  而且,这个计划有一个优点,就是不用李向自己出面就可以搞定。即便暴露了,也不用担心有什么麻烦,父亲那里也能很轻松地糊弄过去。

  哎。叶飞心里轻叹了一声,从黄毛说的那些东西里,他看到了李向对自己的轻视。虽然,他很清楚,这种轻视对自己只有好处,可他还是很不舒服。

  看不起我?那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吧。叶飞决定,这一次绝对不能就这么简单放过李向。这一次,绝对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他可以容忍原谅李玉,那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男人对女人,尤其是美女,往往是心很软的。但是,对其他男人就不一样了。

  叶飞的计划也很简单,只是借着李向的鸡,下自己的蛋罢了,而这个蛋,则是李向自己。不过,这需要黄毛配合一下。

  黄毛头皮发麻地看着叶飞,圈套很简单,没用上一分钟就说完了,可是,这个魔鬼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那样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这让他心里忐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手腕落入了叶飞手里。还没等他说话,便觉得好像有一股冰凉的气顺着手腕脉门冲进了身体里。呼吸之间,便觉得好像掉进了冰窟里,浑身冷的发抖,就像在南极光着屁股和企鹅跳舞。而且,在这寒冷中,还有着巨大的痛苦,那股气在身体里很坚强的前进着,每前进一点,便会有一种无法忍耐的巨大痛苦,好像整个身体都被生生撕裂一般。

  几乎是一瞬间,他便产生了恍惚的晕眩感,他几乎就昏过去了。只是很可惜,还没等他昏过去,那巨大的痛苦便把他再次弄醒。现在,他觉得,如果刚才能够被他掐死该是多么幸福啊。

  童童此时见到了这辈子从没见过的场面,黄毛的眉毛迅速凝结了一层冰霜,脸色惨败,呼吸间,甚至有白色的雾气喷薄。这种只能在寒冬腊月才能出现的情景,竟然在这炎炎夏日出现,而她自己还在流汗。

  叶飞一边笑着,一边催动太阴真气沿着黄毛手腕的经脉逆行而上。他知道黄毛此时有多痛苦,这种痛苦他在刚刚修炼太阴真气时就尝试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毛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寒冷和痛苦终于慢慢消退,当他重新清醒过来后,看到叶飞仍然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时,忽然发现,这个年轻人的额头上,明明长着两只黑角。

  魔鬼,这个人绝对是个魔鬼!他心里除了恐惧,已经没有任何情绪了。仇恨?见鬼去吧,我恨一个魔鬼干嘛?

  “刚才的感觉怎么样?”叶飞等了黄毛两分钟。他并不着急,事实上,他并没有让黄毛的痛苦持续很久,不到一分钟,否则会出人命的,“想不想再试试?”

  “不不不。”黄毛惊恐地摇晃双手,脸上满是哀求,“您,您有什么事情,就,就请吩咐吧,我一定照办,一定!”

  黄毛不傻,他知道,这个魔鬼那样对付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帮他,至于帮他做什么,他不敢想,也不愿意想。得罪魔鬼是死,得罪李向,结果也好不了。不过,有一点他知道,得罪李向肯定比得罪魔鬼要好一点,至少不用在受那份罪了。

  “嗯。很好,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叶飞笑了,指着电话说道:“现在,你马上给李向打电话让他来这里,至于用什么理由,不需要我替你想吧?”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