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非常不爽,他刚刚接到黄毛的一个电话,说那件事出了点儿问题,要他马上过去一趟。

  这个黄毛,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还能干什么?他非常不满地离开没有叶飞陪伴地林诗儿,去了黄毛的办公室。

  一进门,他便愣了一下,黄毛的办公室很乱,椅子倒了几个,实木办公桌上还有个大洞。而且,看起来黄毛的样子也不太好,似乎刚刚被人修理过,精神萎顿。

  “怎么回事儿?事情怎么样了?”李向并不关心黄毛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他猜可能是碰到了什么得罪不起的人,可绝对没有怀疑到叶飞身上。

  李向知道叶飞会些功夫,不过,也只是会些而已。那天和秦勇一战的过程,他听妹妹和那位女骑士李娜说过,很详细的那种。叶飞的功夫在他眼里,也就是一般。他不认为凭叶飞的本事,可以在黄毛的地盘上修理他。至于桌子上的那个大洞,他认为,可能是锤子一类的东西造成的。

  黄毛苦笑一声,没有说话,给李向倒了杯酒。他现在不敢说话,他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泄露了什么。李向不知道,他却清楚,那个差点儿直接掐死自己的杀人就躲在办公室的套间里,如果自己坏了事儿,他绝对相信,那个魔鬼会直接要了自己的命。他甚至怀疑,此时正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这自己的后脑,只要自己露出一点问题,那个魔鬼就会立刻扣动扳机。

  李向心里奇怪,却也没有多想,认为一定是黄毛吃了什么苦头,想找自己出头才会摆出这么一副表情,便安慰道:“好啦,别这么苦着脸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放心,有我在你还怕什么?只要你把那件事做好,我就给你引见我老爸。”

  黄毛心里都快哭了,如果不是自己处境不妙,他真的好想马上答应下来。只要能够得到那只老狐狸的赏识,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他摇摇头,看着李向喝光了那杯酒,心里绝望了,却不得不再给他倒了一杯,因为叶飞曾经吩咐过,害怕一杯酒的量不够,能让这位李大少喝多少就喝多少。

  看着李向再次喝光了酒,他忽然发觉,自己比他幸运多了。至少自己还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而这位李大少估计被人卖了还在数钱呢。

  李向连喝了三杯,他现在也挺紧张,只要一想到能够得到绝美的林诗儿,他的心里就火烧火燎的,口干舌燥,喝些酒也舒服些。

  不过,三杯过后,他却发现自己更加烦躁了,心里似乎有股火儿在燃烧,也更加不耐烦了,忍不住骂道:“黄毛,你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儿?把老子叫过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黄毛心里苦笑:现在就是告诉你,也没用了,你喝了三杯,就算知道,也跑不掉了。

  “没什么,向少,来再喝一杯,喝完再说。”黄毛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好再灌了李向一杯。

  喝过了第四杯后,李向彻底坚持不住了,心里好像着了火一样,下身坚硬无比支起了个帐篷,心里只想找个女人发泄,只要看到圆形的东西就会想到女人的乳房和屁股。这时候他也发现了问题,猛地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喝问,却发现自己腿软脚软,一屁股栽倒在地板上。

  完了,中计了!

  当李向看到叶飞从套间门里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就剩下一个念头。

  叶飞笑呵呵地从套间里出来,怀里搂着童童,手里抓着那把枪。

  “李少,真巧啊,你怎么也到黄兄这里来了?”叶飞调侃地在李向身前蹲下,嘴里啧啧有声:“哟,脸红成这样?哎呀,李兄,你下面都这么挺啦?是不是想女人啦?”

  李向愤怒地看着他,却一字儿都说不出来,他全部力量都用来和那股被春药引发的欲火对抗上了。

  “啧啧啧啧,可怜啊可怜,实在太可怜了。李兄,你怎么就那么不注意呢?怎么随便在什么地方都敢吃药啊?这可是公共场所,可不是你们李家别墅。李兄,你就不怕被人当成色狼抓起来?”

  叶飞现在心情很爽,有种大事已定的轻松。整个晚上,他都觉得这个家伙没安好心,现在终于看到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种感觉,真的太愉快了。

  在李向的脸上拍了几下,叶飞对黄毛说道:“好啦黄兄,你看向少都憋成这样了,咱们是不是赶紧给他找个地方泄泄火儿呀?顺便拍些东西下来,给向少留着以后打飞机用。”

  听了这话,李向一口气没喘上来,昏了过去。李家大公子,要是被人拍了那种东西,他以后就不用见人了。

  黄毛哪里敢说个不字?只要一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他就眼晕,看都不敢看李向一眼,他怕自己承受不住这位向少以后的报复。他已经在开始琢磨,究竟如何才能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

  在海天顶楼的一件客房里,叶飞意气风发地指挥着黄毛干这干那,过足了导演瘾。

  “摄像机多弄几部,咱们要多角度拍摄,然后送到好莱坞去做后期,没准儿还能弄一个什么奖呢。”

  “灯光再来点儿,妈的,这么暗怎么拍?老子要拍的纤毫毕现,连根毛都要拍的清清楚楚,不然小心向少不满意!”

  “一会拍摄的时候,不要拍小姐的脸,这部戏只有向少一个主角,其他人都不许要脸!”

  “差不多了,叶少,咱们开始吧。”黄毛被叶飞折腾惨了,脚步有些飘,他就想做了个噩梦,心里只盼着噩梦赶紧醒,这位祖宗别再搞那么多花样儿了,赶紧结束这一切吧。

  哪知道,叶飞却一个人闷着头不说话,似乎在琢磨什么。黄毛忽然觉得一阵恐惧,寒毛倒竖,好像有什么灾难要发生一样。

  果然……

  叶飞想了一会儿,思考到底应不应该这样做。如果真的这样,可就把李家得罪狠了,而且,也有些过分,他不过是想和我竞争而已……

  妈的,为什么不做?李向,你可别怪我心黑,都是你自己招惹的!

  心里有了决定,叶飞立刻对黄毛吩咐道:“嗯,黄毛,你能不能给我找个……”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