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去找个男同性恋?”

  “同性恋?”黄毛的眼睛都凸出来了,表情古怪。

  倒是几个女人没什么反应,童童很好奇他想做什么。

  “找那帮玩意干什么?”黄毛毫不掩饰自己对GaY的厌恶,说话的时候都是一脸恶心。

  叶飞很邪恶地笑起来,在童童挺翘地小屁股上揉捏,“当然是,给我们向少,加餐了。”

  此话一出,黄毛当时便翻起白眼:孙子,你真他妈毒,竟然找个男人来糟蹋人,太不是人了!

  几个女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李向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心里都为他可惜:哎,这么帅的一个人,竟然被人这么糟蹋。

  李向虽然被春药折磨的有些神志不清,可还是听清了叶飞的话,知道他竟然想找个男人来,差点没气吐血,死命地挣扎起来,如果不是嘴被堵住,肯定会用最恶毒的语言问候叶飞,现在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嘶吼声。

  他们的表情让叶飞很满意,知道自己这个创意得到了肯定,更加开心,一挥手,“就这么定了。黄毛,马上找人。咱们先拍前面的,然后再给向少加餐。”

  黄毛想哭。他知道,这一次算是把李向得罪狠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可他不敢拒绝叶飞的要求,只好躲到一边儿去打电话。等他打完电话回来,叶飞立刻宣布,开始拍摄。

  一声开始后,几部摄像机开始运作,两个被叫来的小姐都贴到李向身边。为了保证拍摄顺利,在拍摄前,叶飞又给李向加了量,只要保证人不死就没问题。

  拍摄很顺利,已经被欲望折磨的濒临崩溃边缘的李向在被解开束缚后,立刻扑倒了一位小姐,一阵裂帛声响起,小姐轻薄的裙子就被他撕成碎片,露出里面光滑丰腴的身子。一声沉闷的嘶吼,这位可怜的小姐在完全没有经历过任何前戏的情况下,就被李向进入了。

  此时的李向,就像一部机器,疯狂运作起来,把小姐按在身下,疯狂奸淫,哪里还在乎什么风度面子,别说只是有几部摄像机,就是在大街上他也不在乎,他现在只想发泄。

  那个小姐毕竟是久经战阵,在李向还算强壮的身体下,迅速进入状态,原本干涩的通道流出汩汩爱液,两人很快度过了最开始的磨合期,渐入佳境。

  另外一个小姐在叶飞的眼神示意下,三两下脱光了衣服加入战团,在紧紧纠缠着的两人身上不停爱弄抚摸,在男人裸露的皮肤上细密舔吻。

  三个人的表现太完美了,看的叶飞性趣大涨,抱着童童柔软的身子上下齐手,一会儿在女孩儿的臀峰上抚弄,一会在女孩儿的乳尖上轻轻捻动。视觉的强烈刺激,加上叶飞堪称专业级的爱抚,女孩儿的欲望很快就被撩拨起来,两颊烧红,在叶飞怀里轻轻扭动,丁香小舍一下一下轻舔着干涩的嘴唇。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小内裤已经被浸湿了。

  叶飞一边在女孩儿身上抚摸挑逗,一边指挥黄毛操控摄像机。这一次一共准备了三部摄像机,两部固定,一部手提。黄毛一会儿调整一下固定摄像机,一会儿又拿着手提摄像机拍摄一下关键部分和李向的特写。

  很快,李向到了极限,身体筛糠似地抖动了几下,然后停住不动,然后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又嘶吼一声,把另外一个小姐扑倒,便迅速进入她的身体,然后便是另外一轮的进攻。

  在李向发泄了两次后,叶飞开始吩咐黄毛,给他们摆出一些特别的姿势,把他过去在宫里看的一些春宫图上的姿势都拿了出来,兴致很高。

  “我觉得,我还真的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呢。如果以后没事做,可以考虑拍些片子。哈哈。”

  童童被他说乐了,拍些这个东西就叫有天赋?我看你是胆子大什么都敢拍吧?当然,这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

  很快,前面的部分拍完了。叶飞把所有他想到的东西都拿来试了一遍,李向和两个小姐也被折腾的筋疲力尽。

  这个时候,李向基本上已经把所有积存的欲望发泄一空,他们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倒气,做爱,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儿,持久战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

  三个人的身体都湿漉漉的,有些是汗水,也有些是其他东西。他们的下身处都是一片狼藉,黑色的毛发上沾满了一块块的白色粘液,床上被褥凌乱。

  等他们休息了一会儿,黄毛叫的那个男同到了。

  让叶飞惊奇的是,这个家伙竟然有一副很高大的身材,保守估计超过一八五,肩宽背厚,腿粗手长,嗓门儿也很洪亮,跟他印象中的同性恋完全搭不上边儿。他甚至以为黄毛在耍自己。不过,等他看到这位老兄看李向的眼神和表情时,立刻否决了这种想法。那是一种男人看到一个绝世美女时才会有的表情,那种毫不遮掩的欲望和爱慕是造不来假的。

  这一部分的拍摄叶飞不想管,他可不想自己明天长针眼,所以很大方的挥手,吩咐黄毛以摄像兼副导演的身份留下来,主导拍摄。

  黄毛也不干,打死都不干,连叶飞的恐吓威胁都不在意,打死我可以,让我看这个东西,门都没有。

  最后,还是那位同志大哥替他分忧:“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没事儿的时候也会拍些东西,有经验。”

  那就最好了。叶飞当即拍板,由这位老兄自编自导自演还自己拍摄,其他人撤离。临走时,叶飞还担心李向不配合,想再给他吃点儿药,却被这位老兄阻止了:“没事儿,一切有我。”

  看他浑身鼓鼓的肌肉,叶飞相信了,又吩咐他一定要拍的精彩些,男同的花样多弄些,只要别把人弄坏了,其他随便。怕他不尽心,又塞了一把钱给他当做定金。然后,带着黄毛几人撤退,把可怜的李向留给了那位同志大汉。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