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叶大哥在学校可是名人呢,我经常听同学说叶事。”

  一直没有说话的陈雨儿说的第一句话,就把叶飞惊的一身冷汗。这个时候,再去幻想她不知道已经不现实了,听她话里的意思,她一定知道,而且知道的很多。

  叶飞第一次,对林诗儿的美貌产生了一丝抱怨,如果她不是那么漂亮,就不会那么有名,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自己跟她的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林诗儿是个恐龙的话,我还会跟她在一起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叶飞可从没想过会对一个恐龙感兴趣,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忍了。

  “哪里话,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有名。不要说了,我们还是叫东西吃吧。”叶飞急忙叫来了服务员。

  不过,陈雨儿显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姐,你知道叶大哥在学校为什么那么有名么?”

  “是么?叶子,我还从没听你说过呢,到底是为什么啊?”

  小护士表现出来的好奇心让叶飞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抢在陈雨儿之前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家里很穷吧。还是别说了,我肚子饿了,你们吃什么?雪儿你吃什么?”

  趁着小护士看菜谱的时候,叶飞威胁似地瞪了陈雨儿一眼。陈雨儿不为所动,反瞪回来,还扬了扬小拳头,和他铆上了。

  不行,必须把他们两个分开!叶飞心里告诉自己。急中生智,在手边的花盆里蹭了一点泥土,转身往小护士靠了过去,嘴里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呀,雪儿,你脸上脏了,快去擦擦。”说着,手上的泥土便抹上了小护士的脸颊。

  “哎呀,真是的,什么时候弄的?讨厌死了!”小护士用手一摸,沾下来一块黑泥,很不高兴地说道:“真讨厌,我去洗干净,你们叫吃的吧。”

  小护士去洗手间了,叶飞心里长出了口气,陈雨儿恶狠狠地瞪着他,“哼,叶飞,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骗我姐!我警告你,以后你不要再见我姐,不然……”

  “不然又怎么样?”叶飞悠闲地给自己倒了杯茶,他不担心小护士回来,女人嘛,对自己的容貌总是很在意的,洗脸再加上重新上妆,总要不少时间。

  “不然,我就跟我姐拆穿你,让她知道你这个大色狼大骗子的丑恶嘴脸!”陈雨儿信誓旦旦地威胁道,美丽地脸蛋儿上罩着寒霜。

  叶飞有些头疼。这个小丫头如果要存心跟自己作对,那是防不胜防,就算今天能熬过去,只要自己不在,她总会把什么都告诉小护士。

  怎么办呢?叶飞皱眉看着陈雨儿!

  “哼哼,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不把你的事告诉我姐,只要你离开她,以后不再见她。”

  陈雨儿在威逼之后,以为已经有了效果,开始利诱:“我知道你和林诗儿的关系,林诗儿可是学校最美的校花,听说家里还很有钱,你就不怕她知道我姐以后,甩掉你么?这么好的女朋友,你可要懂得珍惜啊。”

  叶飞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憋死,看着一本正经故做严肃的陈雨儿,他有种想笑的冲动,这小丫头实在太有意思了,她不会以为就凭这两句话就能把自己打发走吧?

  “怎么样?如果你答应,就趁我姐没回来之前走,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姐姐说,以后只要你别再跟她联系就行!”小丫头摆出衣服宽宏大量的表情,希望叶飞能够“回头是岸”

  只是,很可惜,叶飞就不是一个有慧根的人,她那几句话根本就没有一点儿作用。

  怎么办呢?叶飞皱眉沉思。

  小丫头有些不耐烦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宏大量了,这个混蛋竟然还不答应,顿时恼羞成怒:“喂,你到底答不答应?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可告诉你,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机会了,要不是怕我姐知道你的真面目伤心,我才懒的跟你说这些呢,你可别以为我不敢!”

  “你怕雪儿伤心?如果你怕她伤心,为什么还要逼我离开她?你就不怕她见不到我伤心么?”

  “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都不知道,真怀疑你是怎么考进大学的!”陈雨儿一脸不屑的说道:“你现在离开我姐,她虽然会伤心,可时间长了自然会好,毕竟你们也不过刚认识几天,感情还不深。总比以后被你抛弃来的好!”

  叶飞苦笑,怎么考上大学的我怎么知道?这个你应该去问我的前任。他用一种很幽怨地眼神看着陈雨儿,“你怎么就认定我一定会抛弃她呢?难道我们就不会有结果么?”

  陈雨儿撇撇嘴:“难道放弃林诗儿么?那种女朋友,又漂亮又有钱,我不相信你会为了我姐放弃她。我姐虽然不错,可毕竟只是个护士,是个人就知道你会怎么选了!”

  “好了,别说这些了,你到底答不答应?要么,你现在就走,要么我就把你的老底儿都说给她,你自己选。我姐快回来了,等她回来,你就没机会了,我要当场拆穿你!让她认识你这个骗子的真面目!”陈雨儿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时候,小护士推门走了进来,脸上的泥土没了,额头和鬓角

  湿润,她只是洗了脸,没有化妆。虽然是素颜朝天I她的美丽,反而别有一番清新的美感,没有妆容的粉脸带来一股清新的感觉,就像一缕春风拂面,那是一种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美丽。

  这种感觉,让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无妆扮相的叶飞为之一愣,定定地盯着她,眼睛连眨都舍不得眨。

  ***,这样的女孩儿,说什么也不能放手!叶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陈雨儿向他挑挑眉,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那意思就是:没办法了,你没有机会了。

  她也不想在拖延下去,站起来拉住姐姐的手,说道:“姐,我有话要跟你说,和叶飞有关。”

  “混蛋!”叶飞心里暗骂了一句,慌忙站起来,不给陈雨儿说话的机会,就硬是把小护士推出单间儿门外,“哎呀,你是不是没化妆啊?再去补个妆。”

  “我不想……”

  “哎呀,快去吧,听话,女人化妆不只是为了打扮,也是为了保护皮肤,你总不想自己没到三十就变成老太婆吧?那样我可就不喜欢你了,快去快去。”

  “你!”陈雨儿很生气,她看着叶飞恨声道:“别以为把姐姐哄走你就没事了,除非你能让我们姐妹永不见面,不然我一定会揭开你的假面具,让她知道你是个脚踩两条船的感情骗子!”

  两条船?哼,老子踩的,可不止两条,还有一条呢。叶飞有些得意,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露出一副委屈冤枉和含冤莫辩的悲愤,“你怎么就认定我是个脚踩两条船的骗子呢?你知道我和林诗儿是怎么回事儿么?你什么也不知道!你连她都不认识,凭什么说我欺骗了雪儿的感情?你有证据么?你们这些人,以为听了点儿小道消息就以为自己是法官,随便给人判罪!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你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很多,然后就随便给别人下定论,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

  “你见过我和林诗儿在一起么?你见过么?告诉你,你听的,都是***混蛋小道消息,你还当真了!你也不小了,就不能有点儿最起码的分辨能力?听到别人说什么什么,就跑过来,以为自己是解救姐姐的女侠!我呸!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破坏我和雪儿的感情,我绝对饶不了你!”

  叶飞已经进入了角色,甚至连他自己都被欺骗了,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是被冤枉的。声音越发高亢,越来越理直气壮,高昂着头,一副可杀不可辱慷慨激昂的凛然风范,

  他的一席话,把陈雨儿吓了一跳。不管叶飞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有一点他没说错,陈雨儿的确是从同学里扫听到的小道消息,自己也从没有确认,也没想过确认,她自从知道叶飞竟然和林诗儿关系亲密以后,就认定了,他是个欺骗自己姐姐感情的骗子!

  可是,现在看叶飞的样子,小姑娘不由的有些动摇了:难道,我真的冤枉他了?

  不可能!陈雨儿立刻把这个念头打消掉:不可能!如果只有几个人这么说,或许是假的。可整个学校所有人都说他和林诗儿是情侣,怎么可能会搞错?甚至还有人说见过他们很亲热地在一起,绝对错不了!

  “哼,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信了么?我的确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可是,你知道是谁说的么?”

  “谁?”

  “我告诉你,整个学校所有人都这么说!不管是问谁,就连你们男生宿舍的宿管大爷都这么说,还能有假么?”陈雨儿仰头看着叶飞,目光灼灼。

  宿管?那个大爷怎么也这么八卦?靠!果然是八卦恒久远,绯闻永流传啊!叶飞额头见汗,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松口,必须硬挺下去了。

  “全校?全校又怎么样?你就没听过三人成虎的故事么?就因为说的人多,假话就能成真了?你的思想也太幼稚了吧?”叶飞的理由很勉强,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这个了。

  “三人成虎我当然听过,不过,我还听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呢,你怎么解释?如果真的没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

  不得不说,小姑娘虽然长了一副精明外表,可毕竟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原本是想来揭穿叶飞的,却因为他的几句话,被引上了歧途,已经开始和叶飞辩论谣言的真伪了。

  叶飞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能够证明她并没有确实的证据,他就不怕什么,至少熬过今天这一关没问题,至于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了,今天我都要混不下去了,还管的了以后?大不了到时候见招拆招,老子今天能混过去,以后也能继续混!叶飞心里的小算盘拨的噼里啪啦作响,脸上挂起一副冷笑,“为什么?哼哼,很巧,我还真知道是为什么!”

  “为什么?”

  “嫉妒!”叶飞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林诗儿是什么人你也知道,漂亮,家事也好,学校有很多人都在追她。那些人看我和她很要好,就开始制造谣言!你不会连这么一点儿分辨力都没有吧?我告诉你,当初这个消息都是从男生中传出去的,最开始也只是在男生里

  不信,你就去问,是不是从那些男生中间流传出来的

  这一点叶飞倒没说错,他一开始天天和林诗儿早晨去晨练,看到他们在一起的,多是学校的男生,女生很少有人知道,说他们是情侣的消息,最开始也的确是男生传出去的。

  见他说的言之凿凿,小姑娘再次对自己扫听到的小道消息产生了动摇。

  叶飞趁热打铁,“哎,我说小雨啊,咱们换个角度说,林诗儿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你觉得,可能么?也就你姐吧,哼哼,我告诉你,一年前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儿,可是,人家根本就没理我,就因为我太穷了!这个社会啊,太现实了,你姐能不嫌弃我,我就很感激她了,爱她疼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这话纯属瞎编,一年前的叶飞,哪里有什么心思追女孩子?不过,为了让陈雨儿相信,编就编吧,他也顾不上这种细枝末节了。

  小姑娘上下打量了叶飞几眼,这还是她第一次认真审视姐姐的男朋友。

  叶飞见状,急忙把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后背稍稍弯起一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普通一些。

  他的动作起作用了。陈雨儿看了他几眼,又把林诗儿的容貌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把两个人放在一起,然后发现,的确不是很配。林诗儿是光彩夺目的月亮,叶飞,至少现在的叶飞,只是一个普通的,不甚明亮的星星。

  这个时候,叶飞的话,小姑娘已经信了六分,“那,你不会骗我吧?”

  “怎么会?”叶飞把胸脯拍的山响保证道。

  “那你发誓!”

  “发誓?”

  “对,用你父母发誓,只要你用他们发誓,我就信你。”

  用父母发誓?不行,绝对不行!叶飞虽然知道自己刚才说的很模糊,可用叶家父母发誓,他做不到。他摇头道:“不行!”

  “哼,我就知道你不敢!这次没话说了吧?连誓都不敢发,你还让我怎么相信?等一下我就告诉姐姐!”

  叶飞急了,费了半天劲,竟然就得到这么个结果?他有些生气地问道:“陈雨儿,我要告诉你,我绝对不是害怕发誓,而是因为,你的要求太过分了!不管你怎么想,我是绝对不会用家人发誓的!这和敢不敢没有关系!”

  “为什么?如果你说的是真话,就算发誓又怎么样?除非你是在骗我,害怕以后会遭报应,不然,你为什么不发誓?”

  叶飞有些火大:“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怕发誓!不论我说的是真是假,我绝对不会用家人发誓!倒是你,我想问问,你敢用父母发誓么?如果敢,你现在就来一个我看看!”

  此话一出,陈雨儿顿时无语。这种事,她也做不出来。

  “看吧。哼,让我发誓,行。我可以用我自己来发誓,你看怎么样?”

  陈雨儿想了想,终于还是答应了:“好吧,用你自己发誓。不过,我要你发誓,如果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假话,就让你自己变成太监!你敢不敢?”

  太监?好恶毒啊!叶飞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怎么办?

  陈雨儿挑衅地看着叶飞。小姑娘很聪明,知道男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太监就太监吧,本来老子过去就是太监,有什么?叶飞在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确定除了含糊不清外,倒也没什么,便竖起右手,说道:“我发誓,如果我欺骗了陈雨儿小姐,就让我,就让我……”

  “以后变成太监!”小姑娘提醒了一句。

  叶飞瞪了她一眼,“嗯,就让叶飞变成太监!”

  叶飞在这里,做了个双保险,他没有说我,而是说叶飞,如果真的要应誓,那就让叶飞来吧,我是大内供奉,可不是什么叶飞,叶飞早死了!

  小姑娘并不知道这一点,见他按照自己说的发誓了,便不在追究这个问题,“好吧,我暂时相信你了。不过,哼哼,这件事不算完,我会继续在学校里查,如果你和林诗儿真的有什么,哼哼……”

  叶飞就知道,这个小丫头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也不在乎这个。他现在正是得意的时候,竟然就这样混过去了,他忍不住在心里把自己大大地夸了一番,“随便你查,我不在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过,我警告你,你查可是查,要是你敢让雪儿知道我可跟你没完!”

  小姑娘一挑眉,“既然你没做过,为什么怕我姐知道?”

  “你个笨蛋!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考进滨海大学的!”叶飞拿起筷子,在女孩儿的头上敲了一下,把刚才她说自己的话又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要是让你姐知道了,你就不怕她伤心么?虽然可以解释清楚,可既然根本就没有那回事,你为什么还要让她知道?这不没事找事么?”

  “唔,混蛋,说话就说话,你动手干什么?讨厌死啦!好啦,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不会让她知道。倒是你,以后对我姐可要好一点儿,不然我跟你没完!”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