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饭,吃的叶飞胆战心惊。虽然答应暂时放过他,I丫头还是时不时的跟他作对,给他找些麻烦,甚至还经常意有所指敲打他一下,让他很不爽。他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人,所以,和陈雨儿总是会吵上两句,倒是让席间气氛热络许多。

  小护士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想法,也没有看出来妹妹对叶飞心怀敌意,只是以为妹妹爱玩,总是在两人吵嘴的时候,上来掺和劝解几句。

  好几天没看到小护士,叶飞想多陪陪她,于是问道:“等一下吃过饭我们去做什么?”

  小护士没说什么,反倒是陈雨儿非常开心,欢快的提议:“好啊好啊,我们去看电影吧,我知道一个很好看的电影正在上映,等一下我们去吧。”

  “去,没你事儿。”叶飞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说了这句,他也的确不想带这小丫头,“等一下就送你回去,明天你还要上课呢。”

  “你就不用么?”陈雨儿一瞪眼。

  “我当然不用了!”叶飞得意地说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才大一。”

  “大一怎么了?”小姑娘不服,“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去!”

  “不行!”

  “行!”

  “不行!”

  “行!”

  小护士见两个人跟小孩子似的瞪眼顶牛,也不着急,吃笑着,轻啜着杯子里的饮料。这种级别的争吵,她觉得很好玩。

  “好啦,不要吵啦!”叶飞被小姑娘纠缠的他头疼,举手道:“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知趣儿呢?你就不能给我和你姐留下点儿二人世界的时间?灯泡这个职业并不适合你,还是去做你大学生那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吧!”

  小姑娘神情一愕,脸颊微红,她还真没想过这个,叶飞说要出去玩,她只是下意识的就想跟去,然后两个人吵架,她也没有想过什么。这时候,听叶飞一说,发现自己还真的不太合适跟着去。不过,这个时候知道也没用,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地。

  陈雨儿说道:“且,怕什么?你们就当没有不就好了?”

  “没有?拜托,你是个大活人啊,我怎么能当你不存在?再说了,要是我和你姐做些什么亲热的动作,也能当你不存在么?”

  “不行!”他话音刚落,陈雨儿就尖叫了一声,带着警惕的表情看着他。

  叶飞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会引来小姑娘莫大的反应,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有些迷糊,“什么不行?”

  “不许你们亲热!”

  小姑娘一句话,让叶飞彻底崩溃,艰难地问道:“为什么?”

  不光是他奇怪,连小护士也在好奇,只是,她实在不好意思问出口,好像自己很希望和叶飞亲热一样,只是用探索的眼神注视着妹妹。

  “反正,反正就是不行。”陈雨儿没有说原因,只是在强调了一遍。其实,她担心的是叶飞,虽然已经决定暂时相信他,却也只是暂时,在她没有弄清叶飞和林诗儿关系之前,当然不能让姐姐和这个人太亲热,万一被占了大便宜再被甩,那自己这个妹妹就太对不起姐姐了。

  从她的表情里,叶飞猜到了一点,心里对自己的感情命运深深担忧。如果跑出来这么个小东西搅局,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一时间,他有些意兴阑珊兴味索然,也不想什么出去玩了,对两个女孩儿说道:“那算了,不去了,等一下我送你们回家。”

  “哦,好吧。”小护士虽然有些不开心,可还是很乖巧地答应一声。可她妹妹就不行了,立刻不满地叫起来:“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说好了去玩,怎么能说话不算?”

  小护士拉了下妹妹,对她微微摇头。

  叶飞心里微叹口气,把那些有的没的胡乱心思扫出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吧。

  “好吧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去,那我们去酒吧喝酒吧,怎么样?”

  “好啊好啊,酒吧,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就去酒吧。对了,叶飞,我听说那种地方,美女特别多哦,你不是经常去吧?”陈雨儿的声音高扬,挑衅地看着叶飞。

  叶飞摇摇头,没理她。这么一会儿的接触,他有些明白了,这个小姑娘就是喜欢四处扇阴风点鬼火,你越理她她越给你添乱,干脆,给她来个视而不见好了。

  叶飞本来今天晚上回去,就开始正式闭关,准备花上几天时间,把那些已经在家里堆了几天的药弄好。所以,打算趁着今天晚上,多陪陪小护士。可没想到,先是来了个搅局的陈雨儿

  儿搞出大麻烦。好不容易捂下去了,到了酒吧,屁I乎呢,就又跑出来个搅局的。

  “你是叶飞?”

  叶飞奇怪地看着眼前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们。这两个人打扮怪异,头发乱糟糟好似鸟窝,眼神闪烁,眼珠儿乱转,一看就是不务正业的小混混。搜遍所有记忆,都没有任何印象。

  他疑惑地点点头,“我是,请问你是?”

  结果,让叶飞吃惊的是,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的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面前,哀求道:“老大,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吧,求求你了,我就这一个妹妹啊……。”

  叶飞大惊,急忙死拖活拽地把他拉起来,“这个,这位,那个,我好像不认识你吧?你妹妹出什么事儿了?为什么要找我?”

  谁知道,他刚刚松开手,这个男人又跪了下去,依然是不停地哀求,甚至还哗啦哗啦地哭了起来。甚至已经引起了酒吧里其他人的注意,他们都在用怪异的眼神往这边扫来扫去。

  两个女孩子被别人如此注视,很不习惯,不舒服,对那个男人说道:“有什么事儿你站起来说,别这样,很多人在看呢。”

  “是啊,你快站起来,有什么话慢慢说。”叶飞再次把他拉起来扔椅子上坐好,然后看了眼另外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拉了把椅子在同伴身边坐下,接替叶飞,把同伴按在椅子上。

  “好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场面终于平静下来,叶飞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他连这个人都不认识,自然对他们的事情没兴趣,要不是怕惹人注意,他真的而不想理这两个打扰自己陪两位美女聊天的美好时光。

  “我叫林泉,他叫童言。”按着同伴的男人替自己的伙伴解释道,“我们是来求大哥帮忙的,童言他妹妹被人劫走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妹妹了。”

  “是啊,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我就她这一个亲人了,她不能有事啊。”童言也跟着说道,腔调悲怆。

  叶飞更糊涂了,“劫持?被人绑架了你们应该找警察,找我有什么用?”

  “找警察没用,劫持我妹妹的人势力很大,警察去了也不一定能管的了。而且,我要是报警的话,我妹妹……”童言身体颤抖了一下,显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警察都没用?那我就更没用了,我就是一个穷学生,抱歉,帮不了你。另外,我还是建议你去报警。”叶飞已经有了送客的意思。

  “不不不,你一定有办法,雄哥说你一定能救我妹妹,求求你了,我,我给您做牛做马都行,求您救救童话吧。”童言又要下跪,叶飞有些生气,一瞪眼,粗声道:“有话说话,你要是再敢跪,我马上走。”

  “好好好,我不跪不跪,只要你能救我妹妹。”

  叶飞叹口气,这两个人,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这种事找自己有什么用?如果实在没办法,还不如身上绑两把菜刀,自己去拼命呢。

  两个女孩子却有些看不下去了,陈雨儿不满的拉了他一把,说道:“叶飞,你要是有办法,就帮帮人家呗,干嘛这么冷血?”

  小护士显然也这么想,不过,她没有说出来,而是用很希冀地眼神看着他。

  叶飞苦笑,“我一个学生,能干什么?你们没听他说么?连警察都不行,找我还不如自己拿两把菜刀去救人。”

  “陈刀。”小护士向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陈刀?叶飞知道,如果自己找陈刀应该没问题,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陈刀再看重自己,也没这样干的。再说,前些天他刚从陈刀那里弄了半根千年人参回来,现在再去找他帮忙不合适。而且,他自己也不想和陈刀太多掺和在一起,至少现在不行。他要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日子。更何况,这次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事儿,随便大街上有人跑过来求自己帮忙,难道都必须找陈刀帮忙么?太扯淡了吧?

  叶飞对小护士摇摇头,否决了她的建议,对那两个人说道:“这个我帮不了你们,如果你想救人的话,赶快去报警。不管有用没用,至少是条路,总比找我这个穷学生强多了。”

  “不不不,雄哥说你一定能帮我们。”

  “雄哥是谁?”

  “他是海天夜总会的人。”

  “海天的……”

  叶飞想到了什么。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