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是笑,黄毛越是害怕,简直是胆战心惊。他可I伙是来找自己叙旧聊天的,搞不好,自己又要倒霉了。

  “我想知道,李向把那个姓童的小姐抓到哪里去了?我相信你一定知道,也相信你不会欺骗朋友。黄毛,不要让我失望。”叶飞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黄毛。

  果然来了!黄毛心里一阵哀叹。其实,在他看到叶飞领着童言进来的时候,就猜到了什么。只是,他想不通,这个魔鬼为什么要救那个小妞?当初,童童可是被派去勾引他的,难道他一点儿都不计较么?

  他现在没时间去考虑叶飞是怎么想的,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如果自己再次出卖李向,会被这位李家大少怎么收拾。他真的不想说,很不想,可笑呵呵的叶飞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说出去,会得罪李向,肯定不好过,如果不说……不知道这个家伙会怎么做?

  两边权衡了一下,黄毛终于有了决定,“这个,叶老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向少把童童请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是真的不清楚。”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叶飞仍然在笑,似乎并不着急。

  “当,当然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怎么敢隐瞒?”黄毛被叶飞笑的心里发毛。如果叶飞这时候对他疾言厉色,或许他还会舒服点儿,像现在这样,只是不停的笑,他实在是心里没底。

  “看来,你是没把我当朋友啊。”叶飞站起来,按着桌子,说道:“我跟你交个底吧。童话小姐,是因为我才被李向迁怒,如果她有什么事,我会很难过,会很伤心。所以,我必须要把她找到。不论什么代价。如果你知道,就告诉我,我会感谢你。如果你知道却不告诉我……”

  叶飞脸上的笑容消失,声音依然平淡,却隐隐夹杂着丝丝冰霜,“如果你知道却不告诉我,如果童话小姐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我希望你,希望你不要怪我的手段太激烈。”

  叶飞说的很平缓,虽然是威胁之语,可除了声音冰冷毫无感情外,只像平常人聊天一样。可是,听在黄毛的耳里,却仿佛电闪雷鸣般。他绝对相信,这个家伙有把自己的威胁兑现的能力。他永远都忘不掉办公桌上的那个窟窿。天啊,那是人能做到的么?只是一拳而已,换了别人,别说拳头,就是拿锤子砸都不一定砸的出来啊。如果那一拳落在脑袋上,落在我黄毛的脑袋上……

  黄毛想到了被拍碎的西瓜,鲜红的瓜瓤和汁液流满地。

  妈的,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我怎么就招惹上他了?黄毛心里郁闷的要死,忍不住对当初心急巴结李向的事情后悔不已,结果弄到现在,两边不是人,两边都得罪,最惨的,就是他了。

  “好了,黄毛,我没那么多时间。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要去找别人查了。或许,云海的陈总可以帮我。”叶飞站起来作势往外走。

  叶飞的话,黄毛没有听清,他唯一听清并牢牢记住的只有五个字,“云海的陈总”。

  陈刀是谁,他当然知道。滨海大亨之名,在道上之响亮,简直如雷贯耳,势力之强,比之李家也犹有过之。只是,他想不通,这个叶飞,难道和陈刀也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是这样,自己的立场,真的应该重新考虑一下了。

  李向VS叶飞加陈刀。

  这个选择,似乎并不难做。

  “那个,叶老弟请留步。”叶飞就要走到门口了,黄毛慌忙把他叫住。开玩笑,如果他真的和陈刀有关系,自己真的就死定了。到时候,就算巴结到李家也没用。

  “怎么?黄毛,你想通了么?”

  “啊,这个……”黄毛有些为难,就因为他弄不清,这个叶飞是真的和陈刀有关系,还是只是知道他的名字,拿来吓唬自己一下。如果只是吓唬一下,自己就把什么都招了,那以后就真不用混了。

  叶飞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也不着急。倒是一旁的童言急的不行,却被叶飞拦住,只好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黄毛。

  “黄毛,有些事情,只能冒险赌一下。如果你连赌的勇气都没有,我劝你还是不要在道上混了,回家抱孩子去吧。”叶飞稍稍刺激了他一下。

  这种刺激效果有限。黄毛飞快地衡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只有两条路,要么向左,要么向右,想蒙混过去是不可能的。他非常小心仔细地分辨叶飞话里的真假,想知道,他究竟是骗自己还是真的和陈刀有关系。

  他甚至好像拿个硬币出来,让老天帮忙决定自己该怎

  最终,他还是有了决定。

  ……

  “操你妈的臭婊子,竟敢出卖老子!我让你说,我让你出卖!”李向发狂似的一脚脚踹在童童柔弱的身上,发泄着狂暴的怒火。

  他昨天晚上从药劲中恢复过来后,那一幕幕屈辱的画面便在大脑中不停的闪烁,尤其是最后那个同志,简直把他当成了玩具,肆意地玩弄着各种游戏,每一样都让李向觉得肮脏和耻辱。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害怕的,他最怕的,还是叶飞手里的那些带子。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些带子流到市面上,那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父亲的怒火,别人异样的目光,和背后的窃窃私语。仅仅只是想想,李向就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不能,绝对不能让那些东西流出来!李向立刻动用自己这几年培养的亲信,准备追回那些带子。可是,黄毛办公桌上的那个窟窿却告诉他,直接找叶飞是不行的。所以,他把目标定在了叶飞的父母身上。

  可是,失败了!他没想到,叶飞竟然事先预料到他会做什么,抢先一步把人接走。虽然他知道叶飞的父母在哪里,可他没有勇气,也没有胆量去那个地方抓人。

  曾,毕竟是一个社会名流,亿万富婆,社会关系广泛复杂。就连李家的掌门人李文直都颇为忌惮,更何况是李向?

  实在没有办法,李向最后冲回家去找李文直求救。他相信,只要自己的老爸答应帮忙对付叶飞,这件事还是很容易解决的,当然,他隐瞒了主要原因,只是说为了林诗儿要教训叶飞。可是,他得到的,却是要求不许和叶飞直接冲突的命令,至于理由,李文直没说。

  李向还是很听话的,至少在壮年的李文直面前还是很乖的,他暂时放弃了对付叶飞拿回带子的打算,但是,这股怒火却要有地方发泄,于是,童童成了那个牺牲品。

  童童披头散发地萎顿在地板上,身上的黑色紧身连身裙被撕出一条条的口子,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累累,眼眶淤青,嘴角渗出丝丝血迹。

  “妈的,臭婊子,你他妈竟然敢出卖老子,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李向疯狂地殴打童童,却丝毫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把童童劫来以后,李向本想强奸她,然后留在身边做一个性奴。可是,当童童被劫来以后,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下面,竟然不管用了!他整整试了好久,所有的办法都用过了,甚至还找了几个功夫很好的风骚小姐来。那几个小姐轮番吹了一个多钟头,却不见任何效果。

  太监!李向只要想到这两个字,就忍不住怒炎狂升,对童童的殴打也就更狠了:“臭婊子,出卖老子!妈的,你他妈不是不卖么?今天晚上就把你赏给我那些手下,让你尝尝他们的厉害!”

  打累了,李向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童童蜷缩着身体,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歇了一会儿,恢复点儿力气的李向站起来准备新一轮的殴打,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你们吵什么吵?操!”李向皱眉向门外大吼,立刻冲进来一个人,是李向回国后收的一个心腹。

  “少爷,少爷不好了,有人,有人打进来了!”那个手下神情紧张,惊慌失措,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慌什么慌?到底怎么回事儿?”李向为自己的手下如此惊慌非常生气,狠狠地把他踹了一个跟头,骂道:“慢慢说,对方是谁?多少人?”

  李向心里奇怪,会是谁呢?在滨海,敢对自己下手的人可没几个,难道是陈刀?不对,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陈李两家虽然不合,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率先下手开战。而且,就算是陈刀要动手,他也应该直接去李家大宅,而不是来自己这里。

  “三,三个人。”

  “多少个?你妈的,给你点儿好脸色了是不是?竟然敢耍我?”听了这个答案,李向直觉中认为,这个家伙在耍自己,再一脚踹飞这可怜的家伙,“到底多少人?”

  那个手下都快哭了,明明就是三个人,为什么说真话要挨打?他躺在地上高声说道:“少爷少爷,真是三个,真的,不信你出去看看。”

  看这手下的表情,不像说谎。李向皱眉收回准备踢出去的脚,整了整衣服,“走,跟我出去看看。”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