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没有回家,在叶飞这里直接睡了一夜。说是睡,I子根本没心思睡觉。本来睡的就晚,都半夜了才上床,三点前光顾着为拜了个好师父兴奋了,三点以后逐渐琢磨出来点味儿来:他不说教我,反而让我给他干活儿,这个,是不是拿我当免费劳力?

  别说,他还真猜中了。可是,猜中了又如何?叶飞说了,不想学也不逼他,想走就走,绝不阻拦。

  林泉寻思了一晚上,终于还是扛不住学会武功成为大侠的诱惑,决定忍了。不过,他没打算自己忍,决定拉一个来陪自己。于是,第二天上午,叶飞的这个秘密基地,就多了两个人。

  叶飞一晚上根本没睡,而是盘腿坐在床上练功了。现在的形势很恶劣,和李向之间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李家的势力又那么庞大,他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多一点儿是一点儿。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不论他怎么努力,太阴真气就是没有一点儿增长的迹象,跟过去每次练功后,神清气爽精力充沛的感觉完全不同。让他就是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

  直到和林诗儿的约会时间到了,他才不得不无奈地收功,去赴约。等他跟林诗儿吃过早饭,把林大美女送回宿舍回来以后,就看到童家兄妹都来到了自己的小窝里。

  “你怎么也来了?”昨天林泉已经告诉他,童言也要跟着一块儿拜师,所以,他奇怪的是童话为什么也在这里,“你怎么不在医院养伤?来这里做什么?”

  “师父。”童言很乖巧,上来先给叶飞鞠了个躬,神色恭谨,“童话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向那个王八蛋倒没下狠手。医生说都是些不太严重的外伤,不用住院,在家里修养几天就好。”

  叶飞点点头,“没事就回家休息吧,到我这里干嘛?”

  童言有些为难,他已经听林泉说过,为了拜师废了多大力气,现在又把妹妹带来,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倒是童话很大方,替他说道:“叶大哥,我哥哥怕我一个人在家危险,他怕李向再去抓我,所以把我一块儿带来。叶大哥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白吃白住,我会做饭,还会收拾屋子,洗衣服,我可以帮你干活儿……”

  “行了,不用说了,住就住吧。不过,你就是住在这里也不一定安全,我不是每天都在这里。”叶飞倒不在意她住在这里,对童言林泉说道:“你们既然要跟我学武,那我就教你们一些。不过,以你们的资质和年龄看,是不会有太大成就的,你们也不用抱太大希望。”

  林泉早听叶飞说过这话,也跟童言讲过,二人早有心理准备,并不在意。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过去是谁也打不过,现在能打三四个就行,只要出去不受欺负就好。

  “没问题,师父,我们不想当大侠,只要能学些自保的功夫就行,出去不被人欺负就好。”

  “嗯,你们能有这种想法,很不错。”叶飞点点头,继续说:“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们拜我为师,我也不要求你们跟伺候老爹一样伺候我,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如果我有什么吩咐,你们不许推诿,不许打折扣,懂么?”

  “师父,您就放心吧,我和阿林虽然没什么本事,可干点儿活儿还是没问题的,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童言也是个很活泛的人,昨天是因为妹妹被人劫持,所以才显的有些傻,今天没事了,立刻恢复过来,倒是很有些机灵劲儿,不比林泉差,让叶飞很高兴。他可不想收个傻子当徒弟。

  “最后,有些话我要先说清楚。学武是很苦的一件事,你们看我昨天救人的时候那么威风,也想学。可实际上,我跟师父学武时吃的苦根本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鉴于你们现在的情况,想学好功夫,需要吃的苦就更多了。所以,不许叫苦!你越怕苦,受的苦就越大!还有,除了学武,有很多我交代你们做的事也不容易,所以,你们先有个思想准备,明白么?”

  “是,师父您放心,我们两个没别的本事,就是能吃苦!”童言和林泉二人立刻把胸脯拍的山响,表决心。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就这样,以后你们跟着我学武。不过,在正式学武之前,你们要先做一件事。我昨天已经跟林泉说过了,我要做一些治疗阳痿的药,还差最后一步,这一步,需要你们来帮我完成。”既然已经收了他们当徒弟,叶飞也就不再客气,把后面最累最苦的一个步骤教给了

  要他们来完成。

  制药的最后一步,就是把所有的药材凝练到一起,最终完成九阳丹。说是凝练,其实,说白了,就是熬药。把那些药材熬上几天,凝成膏状就行。

  说来简单,可实际上,对熬药人可是个苦活儿。因为叶飞吃不准,用煤气或者用电熬药有什么不同,为了保险起见,叶飞决定用木柴。既然用木柴,那么,这个控制火候可就是个苦差事了,必须时刻有人盯着,火大了要撤下来一点,火小了还要加柴,不能有丝毫松懈。如果让一个人盯,那可真是苦不堪言。本来叶飞是准备自己熬上几天的,可现在有了三个苦力——在伤好之前,童话也要留在这里,叶飞自然不会浪费自愿——他自然乐的轻松,反正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儿。

  当然,是不是免费的,这个要看销售情况,如果卖的好,他是不介意给三个劳力发些劳动报酬的。

  把如何控制火头儿教给了三人后,叶飞的制药大业终于进入了最后一步,拖拖拉拉好多天,总算是开始了,叶飞很开心。

  第一批九阳丹,总计两百颗,预计需时五天。

  现在,除了制药,还有一件大事儿,就是送叶家父母出国的问题。这件事,不需要叶飞操心,由曾全权包办,可他还是觉得不放心。其实,也没什么,出国治病嘛,只要有钱,就无所谓了。曾有钱,大富婆嘛,所以,自然没什么问题。叶飞除了关心一下外,也实在插不上手。他倒是想拿着刀去领事馆胁迫人家领事,可他连领事馆在哪儿都不知道,想去也不成。

  他先是来到曾的别墅,见了爸爸妈妈,然后跟曾在卧室里谈事儿——曾想去书房的,那里才是谈事的正经地方,可叶飞不干,那种地方太严肃了,还是卧室好,气氛好啊,而且还可以顺手干些别的,一举两得。

  曾把他拉到卧室后,神秘兮兮地拿出电脑,要给他放一段儿视频:“给你看样好东西。”

  “什么东西?”叶飞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看看就知道了。”曾很兴奋。

  等视频开始以后,叶飞才知道,原来就是李向主演的那部A片。本来两段东西,被她做成一个,做了简单的编辑弄成了一个类似电影的东西,还配上了音乐,别说,还真的很不错。黄毛这个家伙,还真有些摄像的天赋,用手提摄像机拍出来的东西竟然不怎么抖,很稳,而且还很有条理,层次分明,什么时候拍人物表情,什么时候拍摄重要部位,都弄的干脆利落,很勾人。

  估计,这家伙没事儿自己也会拍些东西吧?叶飞嘿嘿一笑,看向曾的眼神变的不一样了。

  “看什么呢?”曾受不了他那种异样的目光,捶了他一下。

  “嘿嘿,我是想,不如,我们自己也拍些留作纪念吧?好不好?”叶飞笑的很邪恶。

  “去你的,想什么呢?人家才不跟你玩儿这个呢,去找你的大美人去吧。”

  “大美人不就是你么?”叶飞笑嘻嘻地在女人饱满的臀缝上摸了一把。

  “我算什么大美女?林诗儿才是真正的大美女呢!”曾似乎有些吃醋,“今天早上,是不是又陪她去了?”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你派人跟踪我?”

  见他似乎有些不太高兴,曾轻哼了一声,撅着小嘴,不屑地说道:“有什么好跟踪的?你那点事儿,谁还不知道啊?懒的跟着你。”说完,女人把注意力放在视频上,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她很清楚,偶尔耍耍小性子,吃些醋会让男人觉得自己重视他,还能让男人有一种愧疚感。可这有一个度的问题,过了这个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和她比起来,林诗儿的招数显然还略显稚嫩。

  果然,叶飞心里被曾的表情弄的有些愧疚,急忙讨好似的上前,抱住女人的娇躯,“好了好了,是我不对好了吧?你不喜欢就算了,我就是想拍些自己看,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也省的万一流出去影响不好。”

  见他讨饶,曾露齿一笑,轻吻了他一下,“好啦好啦,答应你啦,有机会咱们自己也拍一个。不过,说好了,只能咱们两个看,其他人不许看知道吗?”

  本以为没可能了,突然间又有了希望,叶飞大喜,连忙保证道:“当然当然,我的女人,怎么能让别人看?谁敢看我杀了他。”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