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和林泉傻傻地跟在叶飞身边,动作僵硬的就像机械飞表现出的手段,已经把他们看傻了,那种只在武侠小说中才见过的东西,让他们在大开眼界的同时,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热望。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完全相同的想法。

  “还不快去看看你妹妹。”叶飞看了童言一眼,不明白这小子眼中的热切到底代表了什么。他摇摇头,蹲到李向身边,把他扶起来靠在椅子上,说道:“李向,今天这算一警告,明天早上你还有你的手下就能恢复。你我之间的事,你对我本人做什么都无所谓,这是应该的。不过,如果你再敢对别人下手,尤其是我的家人和朋友,李向,我会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我说到做到!”

  叶飞说完,便扔下一脸恶毒愤恨的李向,走到女孩儿身边,“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伤的重不重?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童童摇摇头,紧闭双目,“谢谢你,我,我很好,他,他只是,只是打我,没做别的。”

  “那就好。”叶飞点点头,对童言说道:“背起你妹妹,我们送她去医院看看。”

  临出门前,叶飞再次对李向说道:“李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的!”

  从李向的别墅出来,四个人直奔医院而去。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童童,叶飞忽然发现,自从穿越数百年时空来到现代后,自己的心比过去软了许多,多了许多人味儿。过去,这种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他是很少搭理了,除了皇上的命令,他什么都不在意。可是今天,竟然会救下一个曾经被用来陷害自己的女孩儿,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想象。

  ……

  “你总跟着我干什么?”叶飞很无奈地看着始终跟着自己的林泉,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不要总这么跟着我好不好?”

  叶飞到了医院,知道童话没什么问题后,便替钱包比脸还干净的童言交了医药费,就准备回家。而这个林泉,从他出门以后就亦步亦趋地跟着,既不说话,也不回家,就那么跟着,让他有些搞不懂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我我我……”林泉结巴起来。

  “我我我,我什么我?说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叶飞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这种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人,磨磨叽叽的,一点儿也没有男人的干脆利落。

  “我,我想,我……”叶飞越是着急,林泉就越是说不出话来。他也挺纳闷儿,平时都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竟然连话都说不好了?想起要是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这辈子怕是得后悔死时,竟然还紧张上了。

  “我可真受不了你了。好了,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先走了,再见。”叶飞转身准备叫车,他可不想再让林泉继续这么跟着了。

  见他要走,林泉急忙跟上去拦住他,这回也不再结巴了,“叶大哥,我,我和童言,想拜你为师,您能收我们两个当徒弟么?”

  林泉很激动,很紧张,生怕叶飞拒绝。

  拜师?叶飞很纳闷儿,问道:“拜我为师?你想跟我学什么?”

  “学功夫!”林泉的目的很明确。

  “学武功?呵呵。”叶飞笑了起来,摇摇头,“不行。”

  “为,为什么?”林泉呆了一下,他没想到叶飞会拒绝的如此干脆。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教。”

  “呃,师父求求你,收下我们吧,我们一定努力练武……”叶飞的拒绝方式太干脆了,让林泉准备了许久的话都说不出口,只好使出无赖大法纠缠不放。

  “为什么一定要学?”

  “学了可以……”林泉顿了一下,他只是想学武,却从没想过学来能干什么,只好说道:“学了就不用受人欺负,就可以抬起头来做人,就可以……”

  “好了好了。”叶飞摆手制止他,说道:“武术,只是用来打架的么?我不能教,你不适合学武。”

  “可,可,师父,您说学武可以用来做什么?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师父,求您一定要教我,求求你了。”林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能学武,怎么都行了。

  叶飞叹了口气,说道:“林泉,你站起来。”

  “不,我不,师父,你一定收下我,我一定好好学,你说怎么样都行,只要您教我,求求你了,师父……”

  叶飞无奈,只好另找借口,“哎,你先站起来好不好?其实,就算我肯教你也不行了,?你这个年纪,已经太晚了,学武太晚了。你的身I基本没有什么可塑性了,就算是硬学,也不会有什么成就,还不如不学。”

  “我知道师父,书上都说了,学武越早越好,不过我不怕,能学多少都行。”林泉开始一下一下地磕头,砰砰砰砰的撞击声很响亮。

  “我……”这小子看来是铁了心要学了,叶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了想,说道:“跟我学的话,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不保证能教会你们什么。”

  “是是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个道理我懂。”

  “嗯,跟我学的话,就得听我的话。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如果有一丝违背,就,就逐出师门!”

  “是是是,师父,您说什么我都听!”

  “哎,好吧,既然你什么都行,那我就收了你这个徒弟。”

  “真的?太好了,师父,师父我给您磕头了,师父……”林泉兴奋的要死,他已经开始幻想今后学武有成的情景了。只是,如果他知道叶飞此时的想法,估计就不会如此兴奋开心了。

  叶飞的想法很简单,收下林泉的目的,就是想多一个可以免费使唤的人。尤其是正准备闭关制药的时候,能多两个徒弟帮忙,他可以省很多事,至少不用自己天天守在家里跟坐牢一样。至于教人家武术,这个以后再说吧,正像他所说,林泉这个年纪再学武,已经很晚了,能学到什么程度,实在不好说。

  叶飞说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跟我学,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不过,做徒弟,可不光是学东西,师父有什么吩咐,你都要不折不扣的执行,明白么?”

  “明白明白。”这个时候,林泉还没从兴奋劲里缓过来,叶飞说什么都是满口答应。

  “好,那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然后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叶飞把林泉带到了那个租来的房子处。一进门,满屋子的药材就把林泉吓了一跳,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跳进人家的陷阱了,反而更加认定叶飞高人的身——想想那些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人,不都是什么都会么?除了武功,什么琴棋书画,什么炼丹治病,没一个不会的。看来,这个师父,也是这种人了。

  “好了,坐吧。我现在就教你第一课。”叶飞把林泉领进屋来,指着那些已经准备好的药材说道。

  “现在就教?教什么?”林泉有些惊讶,他以为,要想学武,怎么着也得等明天早上呢,今天就是来认认门。

  “教你怎么制药。”叶飞拿起一个小盆子,里面装满了各种碾成粉末状的药材。

  “炼丹?”难道是传说中的……?林泉心里想起了一个所有武侠小说爱好者都知道的名字,跟大白兔奶糖一样有名的少林寺特产,可以把活人吃死死人吃活的超级灵药——大还丹。

  “炼丹?”叶飞觉得这种说法这么别扭呢?摇头道:“炼丹是那帮子没事儿就爱吃铅的道士干的,我这个不是,我就是制药,做一种可以治病的药。”

  “哦,那,这个药是治什么的?”

  叶飞瞥了眼满怀希冀的林泉,淡淡地说了俩字:“阳痿。”

  “阳痿?这是什么病?没听过。”林泉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阳痿就是阳痿,不举听过么?太监知道么?笨蛋!”

  怎么是治这个病的?林泉有些想不通。就算不是少林寺特产大还丹吧,可也至少应该是什么黑玉断续膏之类的吧?怎么,怎么就是个治阳的药呢?

  “怎么?不愿意学?不想学就算了,我不拦你,自己走吧。”

  “啊?怎么会?师父您教什么都是有用的。再说,阳痿这个病,这个病他难治啊,这年头,有多少人都有这方面的问题?要是真能治,可就发财啦。”林泉的脑子比较灵活,立刻想到了这种药的广阔钱景,有些小激动,也不像刚刚那样排斥了。

  “倒没那么厉害,如果是真的阳痿,光靠这个药也不行。这只是一种特效的春药,改善性能力。可要是真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的那种,就没用了。”

  “嗯,我知道了。那师父,这种药叫什么名字?”

  “九阳丹。”叶飞应了一声儿,“现在,我教你最后一步,怎么把这些草药变成真正的九阳丹。然后呢,你就负责这最后一步,替师父我把这些药弄出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