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 110章 当美女变成老虎

  这个令馨倒是早有算盘。一出公司的大门。便拉着黄河往

  黄河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明说好了去东郊虎皮镇的。她往西干嘛?

  “黄总。今天你说什么也的去见我爸。再不去的话。我可跟你翻脸了!”令馨见黄河满脸狐疑。毫不吝啬地道出了心中的算盘。这个算盘她也不是酝酿了一天半天了。她之所以千方百计想跟黄河结队。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黄河眉头一皱。停了下来:“不行。我不能借着公事干私事儿。这不是我的作风!”

  令馨反驳道:“你就别装高尚装清高了行不行?不装能死人啊?我爸都问过我好几次了。你要是再不去啊。他可真的要御驾亲征了。到时候他肯定饶不了你!”

  “他这么急着干嘛?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最近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

  “我爸找你。肯定是好事呗!”令馨神秘地道。

  “那也不能现在去。现在我们的按照计划去东郊虎皮镇发展代理商。公司目前的境况有些危险。我要是再借着工作的时间去办私事。那我的良心就被狗吃了!”黄河兀自地一转身。朝公交站牌走去。

  令馨似乎也被他的忠肝义胆给感化了。有些无奈。又有些感动。这年头。像这样忠于公司的人真是不多见了!

  令馨不失时机地拦了一辆出租车。招呼黄河道:“黄总。我们打车去吧。公交车太拥挤了。我坐不惯!”

  黄河有些生气地道:“打车公司也不会报销。我们现在是去工作。不是去旅游!”

  令馨心里暗暗埋怨着他的小气。嘴上反驳道:“我不让公司报销。我自己出钱还不行吗?”

  黄河看不惯令馨的无度挥霍。这里与虎皮镇相距甚远。如果打车的话。一个来回少说也的一百五六。这钱花的太冤枉。虽然令馨出身豪门。但也不能如此大手大脚啊?于是黄河愤愤地转过身。丢下一句话:“你打车吧。我没那个雅兴。我坐公交去!”

  令馨的身体已经钻进了半截。见黄河如此坚决。又是愤怒又是无奈。便又重新从出租车里钻出来。对出租车司机道:“师傅。对不起。我不坐了!”然后朝黄河追了上来。

  那司机看着本来到手的生意突然没了。也有些气愤。口里情不自禁地骂道:“神经病!”

  令馨自然听到了司机的不满。要在平时。她非的转过身狠狠地跟他理论一番。但此时却因为要去追赶黄河。不的不强忍了。

  却说黄河正往站牌处走。自他身边停了一辆车。有个戴着墨镜的女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冲黄河道:“黄总。跟我一块吧。坐公交多麻烦!”

  车里正是陈秀。

  黄河不满地道:“小陈总。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在公司里留守。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不能走开!”

  陈秀把墨镜拿开。倒也耍起了小姐脾气。道:“现在公司大大小小的经理员工。基本上都出去做市场去了。我留在家里处理哪门子事情?我也要出去招代理商。而且。我要跟你一块去。我倒要看看黄总你是怎么说服那些商家的!”嘴角里蹦出一丝笑意。

  黄河愤愤地道:“陈秀。你是陈总的妹妹。你不应该这样!这是公司的统筹安排。你不能破坏。赶快回去!”

  陈秀扬眉耍起了小性:“就不。就不回!黄总。你还是上车吧!”

  黄河走近她的车。狠狠地道:“陈秀。你看你现在还像不像一个副总经理?我告诉你。别看你是陈婷的妹妹。不服从公司安排。我照样处罚你。这是陈婷给我的权限!”在特殊情况下。黄河自然也懂的拿出特权来威慑一下她。

  陈秀瞪的眼珠子都快迸出来了。反驳道:“你。你——我告诉你黄河。你不要不识好歹。你打听打听。全公司上下。有幸坐过我车的有几个?没有。绝对没有!而你确装什么呀?我好心好意开车带你。你不光不领情。反而威胁我。你——”

  陈秀的话确实是实话。她这辆车。除了黄河和陈婷。公司几乎任何人都没坐过。尤其是男士。她更是不会让其触碰自己的爱车。就连在公司里一向作威作福的陈强。有一次跟陈秀一块去移动公司谈业务。陈秀却让陈强自己打车去。自己开着空车前往。为此。陈婷对她这种霸道行为也是批评了好几通。但是这陈秀似乎极有个性。不管怎么着。她的爱车不会随便让人乘座。虽然她自己也认为这种做法有些变态。却一直一意孤行。

  倒是令馨此时也赶了上来。见此情景。心里多了一分安慰。不愠不火地冲陈秀道:“陈总。黄总今天和我一块去虎皮镇。我们已经约定好了。连具体方案都策划好了。你就听黄总

  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你去处理!”

  令馨不说这些话。陈秀倒也不十分气愤。一听她言。心里委屈的不了。怒视着黄河。恨他不明白自己。恨他看不出自己这柔情似水的眼神的含义。

  “回去吧陈秀。我们的出发了。时间不等人啊!”黄河再次催促道。

  陈秀干脆耍起了小性。噘着嘴巴道:“就不回去。怎么了?”

  在黄河的印象中。陈秀可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她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很多时候表现的相当老练。而此时她的表现实在是出人意料。跟个小孩似的。不讲理。黄河眼珠子一转。了策略。继续威慑她道:“陈秀我告诉你。我数三秒钟。你再不回公司。我马上给你开罚单。就是陈总从深圳回来。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其实黄河不过是想吓唬她而已。这陈秀却较上真了。脸胀的通红。瞟了一眼旁边的令馨。愤愤地道:“切。黄河。你玩儿的也太过火了吧?哦。凭什么你带着美女出去周游。我却憋在公司里无所事事?有本事你就罚我。我不怕。我要警告你的是。别拿自己不当外人。你现在虽然是副总经理。陈婷很器重你。但是别给你点儿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儿微笑你就当爱情了!我是陈婷的亲妹妹。换句话说。这公司也是我的。你有什么权力处罚我?再说了。你处罚了我有用吗?你不过是我姐借刀杀人的工具而已……”

  陈秀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讥讽让黄河很意外。心里特别别扭。他不知道陈秀为什么会这样充满火药味儿地对自己说话。他觉的她很怪异。以前的不是这样。绝对不是……此时的陈秀。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样。开口便咬人。出口便伤人。

  “陈秀。你说的很对。我是外人。我不过是个外人。你想怎么做我不管了。公司是你的。你就搅和吧。使劲儿搅和。早晚有一天。公司会毁在你的手上!”黄河发泄完这番话。想转身离开。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再不可能对陈秀刚才的那番话没有半点儿的触动。或许。她的话也没错。自己就是陈婷借刀杀人的一把顺手的工具。公司里的经理基本上都是她的亲信。她不方便去管理他们的罪他们。却把这的罪人的差事交给了自己。

  然而搞管理就是这样。不的罪人根本搞不好管理。虽然黄河的手段还算委婉。就连曾经不可一世的商务部主管江星也臣服于他。但那会是真正的臣服吗?那只是表面上的顺从。心里说不定怎么骂自己呢!还有公司里被他批评过教育过的员工。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口服心服。肯定也有一部分是心里咒骂他……

  其实陈秀这样打击黄河。却不是有意要讽刺他。而是藏在她心里的一个小秘密在作怪。从内心来讲。她是欣赏黄河的。黄河在她心中是一个近乎于完美的钢铁男人形象。他幽默忠诚。有魄力有能力。他给公司带来的良性改变陈秀自然看在眼里。但是她却不能容忍黄河屡次拒绝自己的接近。要在平时也就罢了。偏偏是她心里的小秘密被彻底激发出来的时候。她意识到了很多。她想把心里的小秘密告诉黄河。因此她一次次试图接近他。找机会向他摊牌。但是黄河却不受她的左右。反而拿着自己的权利来威慑自己。她能不气愤吗?

  见黄河如此表现。陈秀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语言开始略晃温柔起来:“黄总。今天。今天你留下跟我一块在公司值班。你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天天出去跑算什么?我们。我们再研究一下具体的营销方案。据电信运营商透露。业务快要放开了。我们的打好提前量!”

  陈秀这变色龙般的反应。让黄河又好笑又好气。“这个等我回来再研究吧。你放心。我不会白拿你们陈家的一分钱。只要我在公司呆一天。我就会想办法为公司创造利润。现在公司的燃眉之急是配合好手机部门做好新款手机出厂前的宣传。关于电信业务方面。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黄河自然知道陈秀留下自己研究方案。其实是个借口。陈秀在电信业务的营销方面已经是个老手。她完全可以一个人搞定。

  陈秀的怒火再次被激发了出来。干脆从车里钻出来。愤愤地对黄河道:“黄河。你今天要是敢不听我的。我会让你一无所有地滚出公司。一分钱工资都不发给你!”

  黄河正想携令馨离开。却被陈秀的这番话激的转过身。

  黄河轻笑着盯着陈秀。觉的自己以前真是低估她了。她可真够狠的!

  心里不由的暗暗感叹。当美女变成老虎。其实不需要什么理由!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