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 111章 一双小脚迷死人

  时候。周围已经多了几个围观的群众。都不知道这两什么名堂。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黄河瞪了陈秀一眼。面带平静地说:“陈秀。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然后拽过令馨。朝站牌走去。

  陈秀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想追上去。却没有。而是呆在原地。

  令馨跟着黄河走了两步。气的小脸儿发青。终于再也克制不住。转身返回到陈秀身边。狠狠地道:“小陈总。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算计黄总。我找人把你的公司给封了!”丢下这么一句话。回头追上了黄河。

  陈秀愕然。眼睛里闪烁着无奈。轻轻地叹了口气。望着二人的背影。她灰溜溜地钻进了车里。她自然道令馨的身份和实力。她也没想到她对黄河这逢场作戏似的矛盾。会让令馨如此恼火。

  她在车里思忖良久才发动了引擎。

  ……

  公交上。黄河和令馨在后门处的座位坐下。令馨埋怨着陈秀的恶劣言语。黄河却一直不动声色。只是在默默思考。

  “河哥。你放心。陈秀不敢怎么着你!”令馨见黄河沉默。以为他是受了陈秀的威慑。

  黄河自然知道陈秀不会怎么着自己。但她这一番过激的话。恰恰反映出她内心的脆弱。他甚至在刹那间觉的陈秀那丫头有些可怜。她这么热诚地希望与自己同路。而自己带给她的。却只是失望。

  “陈没错。你就别埋怨她了!”黄河良久才提醒令馨道。

  令馨大为不解。疑惑道:“她那么说你。你还说她没错?我当时都想拿砖头砸她。她还懂不懂道理啊?你为公司付出了这么多。她反而那样挖苦你!”

  “陈秀是有苦衷的。算了。她心里也不好受!”黄河轻轻一笑。心里竟然掠过一道微微的酸楚。或许。他能或多或少地体会到陈秀的良苦用心。

  令馨把腿伸在后门处的拦杆上。掂弄着小脚。噘着嘴巴板着脸。似为黄河打抱不平。

  黄河的眼神触到了她光滑的玉腿。不禁怔了一下。以前他倒没仔细注意过。今天如此近距离地观看。才发现她的腿部线条竟然这般完好。白晰如黛。光滑璀璨。盘在凉鞋里的小脚竟如燕的小脚那般小巧玲珑。如玉如幻。虽然穿了一双粉红透明的薄短丝袜。却丝毫掩饰不住她小脚的精巧形状。本来就美的让人意淫的小脚。再穿上一双粉红色的小。越发显的神秘。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灵悸动。

  令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盘在拦杆上的小脚猛地抽回来。落地。神秘地转向黄河。道:“河子哥。我知道了。我知道陈秀为什么跟你闹矛盾了!”

  黄河被她这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本来在思考着什么。却被令馨惊扰了。

  “会不会是。会不会是陈秀喜欢上你了?”令馨一语道破玄机。

  黄河脸色一变:“看你瞎说什么呢!”

  令馨闪烁着大眼睛。继续道:“我觉的她就是喜欢上你了。她是吃醋了你知道吗?她看到你跟我在一起心里不舒服。所以才那么恼火。我也是女人。我能体会到她的心情——”

  黄河赶快打断她的话:“行了。你就别乱猜测了。我可没那么大的魅力。你以为我是刘德华啊。谁都喜欢我!”

  令馨依然坚持自己的推断:“你就是天生讨女人喜欢的那种类型。我当不是也被你俘虏了吗?在北京的时候。你到我们家做客。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的你与众不同。潇洒。阳刚。帅气。你身上有种别的男人没有的东西。就像是毒药一样。女人见了你。肯定的中毒!你到我家第二次的时候。我就。我就彻底被你俘虏了。那时候我就在想。这辈子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你……”

  黄河再次打断令馨的话:“行了令馨。今天不是愚人节。我受不起!”心里却在回忆认识令馨的点点滴滴。其实令馨说的没错。当时是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插曲。令馨对黄河极为衷情。只要黄河去令计强家里。她就会亲自下厨。给黄河做菜熬汤。她知道黄河喜欢吃臭鸡蛋。私自买了几斤。按照书上的做法厣在坛子里。因为方法不当。让她的家人足足忍受了半个多月的臭味儿。她的-动甚至连令计强夫妇都查到了些许端|。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黄河了。

  “什么愚人节啊。你明明知道本姑娘说的是真的。哼!鼻子里塞洋葱——装相!”令馨善意地一声嗔怨。不自觉间。竟然以纤纤小手搭在了黄河的大腿上。

  黄河对美女免疫力极强。但是对令馨之类的超级美女。免疫力就差了许多。她的这个动作。让黄河顿时如同触电一般。然而。令馨虽然出落的如花般娇艳。又是那种让人意淫和心猿意马的绝妙美女。黄河却对她不敢有非分之想。毕竟。她还是学生。像这种女孩只能远观且

  |玩也。

  而此时。黄河却不想跟她继续延伸这些话题。不是他对令馨没有好感。而是他不能。令馨年龄还小。又在读书。她老爸现在是齐南市市长。这注定了他们很难走在一起。而且。黄河也不是那种脚踏多只船的人。退役后的他。虽然有风流的迹象。却没有下流的行径。他既然把燕当成是自己最佳的侣。那么对于其他女孩。只能是逢场作戏。甚至根本没有机会逢场作戏。

  ……虎皮镇到了。

  一下车。便看到了一个偌大的迎接广告牌。赫然立在虎皮镇的镇头。广告牌上绘了一只凶猛的考虎。着大口面朝东。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虎皮镇欢迎您。

  关于这虎皮镇的起源。在历史上倒有一段有趣的传闻。说是在宋朝的时候。有一个青年男子到深山采药。迷失了方向被困山中。饥饿寒冷之时遇到了一只老虎。奇怪的是那只老虎不仅没有吃他。反而将自己捕获来的猎物分与他吃。然而。温饱问题是解决了。刺骨的寒风却无法抵挡。当男子快要冻僵的时候。老虎竟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为了让男子摆脱困境。老虎竟然一头撞死在石壁上。男子剥了虎皮穿在身上。才躲过了一劫。

  后来。这老虎托梦给男子。其实它是十年前被男子救过性命的一只幼虎。十年来一直在寻觅恩人……再后来。男子便来到这被困时的山下。固了家园。娶妻生子。这里便形成了一个小镇。被命名为“虎皮镇”。是为了感激当年老虎舍命相救的恩情。

  ……

  历史典无从查证。也有些丫丫。但这段故事。听起来却异常感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走访。逛遍了虎皮镇大大小小的手机销售店。收获倒也不小。有三家有意向跟华联公司合作。黄河把详细资料登记好。只要新款手机一出厂。就可以马上跟他们进行联系。

  走了个多小时。令馨一个女孩子家。自然有些乏力了。见黄河仍然活力射。干脆耍起了小性。赖在原地不走了。冲黄河埋怨道:“我都快累死了。走了两三个小时了。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黄河见令馨已经香汗透衣。倒也起了怜悯之心。恰巧旁边有个木质的小亭。便携她到小亭的坐椅上坐了一会儿。

  令馨哪吃过这样的苦?大热天的。一连走了两个多小时。顿时觉的四肢无力。也不管坐椅干净不干净了。干脆躺在上面。嗔声地呻吟着。怨叹着身心的疲惫。

  黄河最见不的女人的睡姿了。尤其是美女的睡姿。见了就要起意淫之心。于是便催促令馨道:“令馨。休息十分钟!我们今天必须还要再完成走访三十个手机店面儿的任务。争取再说服和拉拢三个以上的代理商!”

  令馨一听这话。刷地坐了起来。眉头一皱。委屈地骂道:“你是黄世仁啊?有你这么剥削人的吗?再走访三十家。那时候腿都要跑断了。又不是你家的公司。你至于这么拼命吗?”

  黄河偏偏就想磨砺她的韧性。故意坚决地道:“我今天就当一当黄世仁了。但是我这个黄世仁能带头亲自干!令馨。你要知道。工作是给自己干的。年轻时不吃点儿苦。你以后怎么干事业?”

  “的!”令馨打断黄河的话。不满地道:“别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都懂。但我毕竟是女孩子。我能跟比吗?你是什么人?你曾经是首长身边的贴身警卫。你是当过兵的。反正我是受不了。我现在脚上都起泡了。疼的不行。”令馨一边说着。一揉起了小脚。脸上俏眉轻皱。还不时发出轻轻的哎哟声。

  黄河眼见着令馨互蹬着褪去凉鞋。将两只小脚移到了坐椅上。看的出。她的粉红色小袜底端已经有了一些湿润。那是汗浸的缘故。

  令馨轻巧地褪去小袜。一双洁白无暇的玉足便映入眼帘。

  好美的小脚。竟然跟燕那双小脚十分相似。无论是尺寸还是秀美程度都极为相近。

  黄河的心灵再次受到了震撼。这双小脚从袜中渐渐展现的过程中。带着一种强悍的雌性香气。如玉般完美。如水般剔透。如花般清香。如莲般小巧。这是黄河长这么大。见过的第二双极具震撼性的玲珑小脚。简直美到了极致。

  这让黄河想起了燕。她走了四天了。还没回来。致使黄河有些担心起来。他甚至有了一种极为不祥的感。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