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 112章 难道是蓄意谋杀(一)

  哎哟。起泡了呢!”令馨叫了一声。惊道。

  黄河顺眼看去。在她右脚大拇脚趾的侧边。果然起了一个花生米般大小的水泡。

  对此。黄河既怜悯又无奈。她出生在豪门。从小便是家人的掌上明珠。哪吃过这种苦?她这双嫩如豆腐的小脚。自然挨不住几个小时的跋涉。被磨的起了泡。或许是她的小脚太嫩了。嫩的像水。嫩的像白葱。平白间添了这一个小泡。怎能不让人怜悯?

  “河子哥。怎么办呀。疼死了!”令馨用手轻轻的触碰着水泡。故弄玄的发起阵阵轻吟。似在博的黄河的同情。

  黄河观察了一下。道:“挑破就行了!”

  令馨担忧的支吾道:“挑破。那。那的多疼啊!”

  “不疼!”黄河从口袋里取出一把瑞士军刀。明晃晃的。直刺令馨的眼睛。

  令馨条件反射似的把脚往后一撤。惊呼道:“不。不会吧。用。用这个啊?”

  黄河点了点头。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觉的异常可爱。

  馨狠的摇头。支吾道:“不行。不行。杀鸟焉用宰牛刀?我害怕!”

  “你连我的技术都不相信?”黄河将那军刀在手里熟练的把玩起来。刷刷刷。竟然像是变魔术似的。那小巧的军刀在他手中狂舞起来。

  令馨心忡忡的点了点头。重新将脚伸开。颤颤的道:“那。那你可要轻点儿啊!”

  “放心吧!”黄河一边安慰她。一边停止了动作。右手握住她的脚掌。左手挥刀。轻轻一点。水泡破了。淌出几滴浓水。

  令馨虽然没觉的疼。却也瞪着大眼。撇着嘴巴。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黄河拿纸给她擦了擦。令馨痴痴的看着黄河为她呵护伤口。心里荡起了一阵涟漪。继而又的寸进尺的道:“河子哥。你好人做到底。我的脚很疲惫了。你帮我揉揉行吗?”脸上掠过一阵微弱的羞笑。

  黄河一怔。再次想起了燕。黄河自打娘胎里出。唯一给一个女孩揉过脚。那就是燕。而且还是以趁机揩油占便宜目的。才苟且揉的。令馨的小脚虽然也似燕那般完美。看着让人忍不住遐想。但黄河却不乐意效劳。如果是在平时。或许会同意。毕竟令馨也并非是一般的美人。放低姿态给她揉揉腰捶捶背的自己也不吃亏。然而。一想起燕来。他便淡化了这意淫。毕竟。燕都去北京四天了。电话也联系不上。他有些担心。哪还顾的上这些意淫的想法。

  “对不起。我没那个雅兴!”黄河从坐椅上站起来。表情有些凝重。

  令馨原本绽开的笑容僵住了。埋怨道:“我只是跟你说着玩儿的。你至于这么义愤填膺吗?”随即轻巧的穿上小袜和鞋子。也站了起来。

  “要不。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把剩下的手机店转完。再回来找你?”黄河跟令馨商量道。

  令馨使劲儿的摇头:“不不不。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你放心吗?”

  “有什么不放心的?光天化日的。谁还敢劫色不成?”黄河逗她。

  “万一。万一有呢?”令馨瞪着黄河。

  黄河也不再作答。朝镇上眺望了几眼。指着一家名叫“兴乐商场”的位置道:“这样吧。你去那家商场里等我。两个小时之后。我去跟你汇合!”

  令馨依然摇头:“不不不。我不去。商场里的坏男人可多啦!”

  “那你想怎样?”黄河有些不耐烦了。

  令馨道:“我呀。我跟着你呗。就算是我的腿跑折了。我也认命了!”

  黄河觉的令馨的话很有幽默味道。不过。像她这种千金小姐就该多锻炼锻炼。便催促道:“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令馨没等黄河转身。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央求道:“再休息一会儿行不行?就五分钟。五分钟而已!”

  黄河感觉出她的小手柔柔的。软软的。其实被漂亮女孩拉着手的滋味儿确实不错。心跳有些加速。也幸亏是在21世纪的今天。女之间拉拉手不算什么。要是放到旧社会。这肯定会被贯以“无耻”“淫乱”的罪名。

  但黄河还是挣开了她的小手。一边朝前走一边道:“不行。一分钟也不行!”

  令馨一怔。原的使劲儿跺了几下脚。愤愤的骂道:“小气鬼!男人就是这样。一点儿也不顾及女人的感受。坏死了!”

  但随即也追了上来。

  黄河带着令馨又逛遍了虎皮镇的大街小巷。对各个手机店铺进行了走访。由于黄河谈话中比较真诚。又有几个手机店的老板当场表态可以跟华联公司合作。这让黄河心生了许多安慰。

  黄河马不停蹄。令馨虽然脚有些疼。但还是紧跟不舍。又一个多小时之后。令馨再次耍起了小性。停下来不走了。弓着腰。两手扶着疲惫的双腿。暗自的呻吟起来。

  黄河没办法。又让她在原的休息了片刻。让女孩子尤其是她这种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出来做这种业务。实在是为难她了。看着她香汗透衣。气喘吁吁的样子。黄河也有些不忍。但是他觉的虚弱不是女人的特权。他有权力帮助令馨把身

  搞上去。便在一旁添油加醋的鼓励她锻炼身体。提高质。

  令馨哪能听的下去?干脆到一个百货商店里买了两枝雪糕。递给黄河一枝。自己则抛弃了淑女形象。如获至宝的吃起来。

  黄河一边吃着令馨递给的雪糕。一边构思着还要进军的方向。虎皮镇已经被他们逛遍了。现在只剩下一条街。放眼望去。倒是有几家蓝色的门头店。虽然看不清楚店名。却能猜测出十有八九是手机店无疑了。因为销售手机的店面。外表一般都是深蓝色装饰。或是以移动通信为名。或是以联通分部为招牌。近几年。动公司和联通公司的明争暗斗轰轰烈烈。再加上网通。三家电信运营商想尽了办法扩大自己的市场占有份额。甚至因此还用大把大把的甩钱来拉拢自己的代理商。尤其是移动公司。更是财大气粗。很多店面本来干着网通或者联通的业务。却被移动公司以无偿装修店面提供资金援助和享受优惠政策等为诱饵。拉拢成为移动业务的代理处。国企尚且如。足见市场竞争之激烈啊。

  对此。黄河突然受到了些许启发。他觉的要想最大程度的发展公司的代理商。必须在合作政策上下一番大工夫。政策好了。商家有利可图。才会考虑与华联公司合作。然后要建立一个专门搞客户维护的部门。有了客户。如果不经常维护。势必会被别的公司以更优惠的政策挖走。因此。成立一个专门的客服部相当重要。而公司现在尚没有这个部门。估计是陈婷抠门。不舍的再增加几个行政后勤人员的名额吧。

  正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是王珊打来的。

  她带给了黄河一个好消息。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她竟然卖出了二十六部手机。每部利润在三百元以上。二十六部就是接近八千元!

  黄河一开始还不相信。但听王珊说的那么认真。也不的不信了。

  珊兴奋的差点在电话那边给黄河打KISS。而且还一个劲儿的感谢黄河。说是这成绩的取的。跟黄河的帮助分不开。她一定要请黄河大吃一顿以表谢意。相信如果黄河在她身边的话。她非的兴奋的赏赐黄河几个香吻。

  河替她高兴。她终于取的了第一次生意场上的成功。从一个钢管舞女历经沧桑。总算是迎来了一线曝光。然而。这个时候。更是戒骄戒躁的时候。手机市场变幻莫测。手机款式日新月异。手机价格极不稳定。黄河还是劝她不要骄傲。继续努力。

  当然。黄河也没有拒绝王珊的邀请。王珊约她这几天过去做客。她会精心准备几个黄河最爱吃的菜招待他。黄河自然能预想到。这次招待很有可能还会发生点儿什么插曲。毕竟。他已经的到了王珊的身体。女人一都是这样。一旦把身体给了一个男人。她就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N次的为他奉献。怕她明明知道这男人并不可能娶她!

  当然。河更为在意的是。想借机协助她研究一下下一步的销售方案。不过是个弱女子。好人做到底。他想帮帮她。

  刚刚挂断王珊的电话。正当黄河暗自为王珊感到高兴的时候。手机铃声紧接着又响了起来。

  黄河一看。竟然是北京来的电话。电话号码是010头。或是公用电话。或是小灵通。

  “你好。请问哪位?”黄河摁了“接听”键。礼貌的问道。心里其实也在猜测着对方的身份。他在北京了六年。从北京来个电话也并非稀奇之事。

  “黄河你个大头鬼。想我了没有?”

  一声甜甜的女音把黄河的耳朵都喊酥了。

  他当然听的出来。这是燕的声音!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还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黄河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的。但还是有些责怪她。四天了没来一个电话。让黄河好生牵挂。

  “本姑娘能失踪吗?老实告诉我。想我了没有?”燕继续调皮的追问。

  “想。太想了。想你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黄河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早已期盼着她赶快回来。

  “没良心!”燕善意的嗔骂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车站接你!”黄河问道。

  “千万别!我坐飞机回去。不用你接我!还有。你今天下班后。下班后……”迟疑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似乎很难启齿。

  “下班后干嘛?”黄河追问。

  “下班后。你。你先收拾一下东西。你。你先搬到明星小区对面的宾馆里住几天……”燕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些迟疑。好像是有什么心事。

  黄河没等她说完脑袋就要炸了。她要赶自己走?

  但黄河没问她为什么。他怕问了反而自己会更伤心。本来。接到燕的电话后他很激动高兴。但燕突然提出让他搬出去住。这不能不让人疑万分。对此。黄河只是沉默语。但他骤变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吧。我回去就搬!”黄河平静的道。

  燕追问:“你道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黄河摇头:“知道了又能怎样?”

  燕

  “这样吧。这件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等我回齐再慢慢跟你解释。行吗?”

  黄河“嗯”了一声。没再继续说话。

  令在旁边目睹了黄河打电话的全过程。虽然黄河还故意掩饰。敏感的她也能听出几许端倪。不觉间。手里的半截雪糕也没心思再吃了。任由它化成了水。滴落在的上。待黄挂断电话。令馨忧心忡忡的问:“燕姐打来的电话?”

  黄河点头。

  “你。你和她。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令馨急迫的追问。

  黄河默道:“关系很好!”

  令馨俏眉轻促:“你告诉我。我。我听的出来。好像。好像你们都住一块了。是不是。我想听你跟我说实话!”

  黄河不想跟令馨解释太多。却也不想欺骗她。便轻轻的点了点头:“不错!我们是住在一块。但不是在一张床上!”

  令馨刹那间蒙了。她甚至感觉到了心灵的黑暗。原本带有曝光的一颗心。被这突来的噩耗击的粉碎。她对黄河的感情。已经到了很深的境界。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跟他出来受这份罪。她之所以选择在华联公司实习兼职。完全是为了黄河。为了能和他增进感情。她以为自己能感动他……

  而他。然跟另外一个女孩同居了。而且。那女孩还是她的好朋友!

  “你。你很喜欢她吗?”令馨眶里已经浸满了湿润。呆呆的望着黄河。

  黄河些不知所措。良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们。你们是不是。是不是已经——”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但足以让人明白她想说什么。

  黄河摇头。却不作声。

  令馨用手轻轻划了划脸庞。将眼底的湿润。揉到了脸颊。她把头转向一方。似在自言自语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呀?……燕姐比我漂亮比我能干。而且比我家境要好。我。我输的心服口服但。但是我仍然不会放弃。只要你还没结婚。我。我还有机会。我可以等——但。但是你放心。我不会拆散你们!”杂乱的思绪。让她的话语有些不合逻辑且语无伦次。但却不难让人体会到一位少女的浩瀚真情。

  黄河听出了她话里的端倪。追问道:“你说什么?你说燕比你家境要好?”心里却在想:令馨是市长的女儿。她母亲也是国务院里的重要干部。能比她家境好的。实在是屈指可数了。

  令馨没有回答黄河的问话。而是故作平静的拉着黄河的手。指了指前面的那趟街。道:“我们去把剩下的这条街走访完吧!”

  黄河迟疑了片刻。却也没再继续追问。

  黄河的心里像是被打碎了五味瓶。其实这个时候。他多么不想伤害令馨啊。然而。他却不想一直瞒着她。此他不想说谎。作为一个男人。没人喜欢是悲哀的。喜欢的人多了却是一件麻烦事。尤其是像黄河这样的。被多个美女同时垂青。他实在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个。然而。在这个一夫一妻制的现代社会里。他没有别的选择。尽管。他的内心是多面性的。他何尝不想像韦小宝一样。让喜欢他并被他喜欢的女人。都簇拥在自己左右……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下午五点钟。二人结束了对虎皮镇的走访。带着不小的收获坐车回公司。

  一路上。两人无语。令馨几次欲言又止。

  他满怀心事。她也满怀心事……

  公交车停在了距离公司几十米远的站牌前。下车。往公司走。

  黄河远远的看见陈强正站在公司门口吸着烟。老远的向他招手。

  他想干什么?

  黄河觉的陈强的表情有些怪异。虽然表面上看似友好。却隐藏着一种轻微的冷笑和的意。

  “黄总。今天战果如何啊?”陈强朝黄河吆喝道。

  “还行吧!”黄河回答道。

  “一会儿下班后我请你喝一壶。咱兄弟俩好久没在一块玩儿过了!”陈强笑道。

  黄河没回答。只是轻轻一笑。他觉的陈强今天有些热情过度。在离自己几十米远的的方。就开始冲自己招手问好。又是喝一壶又是问战果的。这家伙该不是又的了什么好事儿了吧?难道。又有一个无知的女孩败倒在他的金枪之下?在黄河的印象中。这位陈强每次推倒一位“美女”后。都是这德行。

  然而。就在黄河把注意力集中在陈强身上的时候。她的身后。有一辆红色的奥拓。正疯狂的冲着他的背后驶来。

  当黄河听到后面的马达声。转过身看的时候。为时已晚。那辆奥拓车眼看着就要撞到自己的身体——

  黄河吓了一身冷汗。预谋。蓄意撞人……他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几种猜测。

  一场车祸。似乎再所难免。因为。当黄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那飞奔的奥拓车距离黄河的身体仅有三四米远。而且速度超快。〈后来。据当时的目击者称。那撞黄河的奥拓车时速超过了一百M以上……)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