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虽然喝了不少,但还不至于烂醉如泥,不过酒精的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出来,脑子里想的东西也多了,什么邪念歪念淫念都暴发了出来,王珊的巨大的转变让他极感兴趣,他甚至想如果能与她同床共枕哪怕一次的话,那他妈的就是坐牢也值了。她的笑仿佛就是风雨后的彩虹,让人感触至深,人生其实也不过如此,一个平时总板着脸冷眼看自己的美女突然之间对你笑脸相迎,甚至崇拜的五体投地,这种感觉才是最美好的感觉,才会让人有真实的感动。

  正如一个经常做好事的大善人做了一件好事,那很平常!而一个无恶不作杀妻拭子砍人劫色的大恶人,如果突然间对你好的要死,甚至拿五百万给你当零花,路上见了要饭的马上请到家中大摆筵席,遇到这样的情景你肯定会感动的要死!

  王珊也是一样,平常冷眼对人,此时无限温柔,不禁让人心猿意马,热血沸腾。

  黄河打车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脑子里盘旋着王珊那美妙的身姿和笑容,一路上心猿意马无限YY。

  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燕璟家,燕璟的脸色突然由焦急转换为庆幸,但随即眉头一皱:“你喝酒了?怎么才回来?”她嗅到了一阵强烈的酒气,而且黄河的身体有些微晃,脸色也有些微红,色迷迷地看着自己。

  黄河本想把刚才的经历告诉她,但没有。他的注意力此时已经原原本本地转移到燕璟身上。

  我的天,是仙女下凡吗?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起了长发,脸上充满了雍容华贵的气宇,粉红色休闲连体裙,无袖,露着两根白葱似的圆润胳膊,腰间的丝带系成一个美丽的蝴蝶结,长未及膝的裙下摆处,一双修长如玉的美腿看的让人抨然心动,足上依然是那双扎着蝴蝶结的女士小拖鞋,映着一双天下无双的玲珑小脚,她的身体找不到一丝缺憾,给人的感觉是完美,完美,太完美了,不是天使怎么会如此完美?

  黄河轻轻一笑,色色地问:“怎么,想我了?”眼睛却盯着她盈盈的小脚,不怀好意地一阵心猿意马。

  “想你个大头鬼!没出息,喝这么多!”燕璟一边埋怨着,一边拿过拖鞋弯腰放在黄河的脚下。

  就在她弯腰的一瞬间,黄河冷不丁地瞅到她胸里的两处坚挺,虽然被白色的胸罩包围着,那圆润、白嫩、美好的形状还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得到的,真想不顾一切地伸手进去探索探索!

  燕璟倒了一大杯茶端给黄河,黄河夸张地坐沙发上,大气凛然地看着电视,燕璟也坐在身边,问他复试的事情他却没怎么在意,反而是故意驱动着身体,不动声色地朝燕璟身边凑,越凑身体越躁热,越凑身下越强悍,酒壮英雄胆嘛,人一旦喝了酒,展现在眼前的美好的东西会更美好,丑陋的东西会更丑陋,原来想牵牵手打个KISS就足够了,喝过酒之后则会想着如何攻破她身体的每一道防线!

  挨近了,黄河原来抚在自己大腿上的手,突然触到了一处光滑带着体温的地方,那是燕璟滚圆滚圆的大腿,哎哟妈呀,那种触电的感觉奇妙极了,心里如同开了花,瞟一瞟,她的大腿白晰细腻,亭亭的小腿,如玉的三寸金莲从拖鞋里移了出来,两只小脚轻盈地逗弄着,在电视屏幕的荧光照射下,格外的晶莹剔透,黄河亦能嗅到燕璟身体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略有些醉的黄河更醉了,歪心思不停地荡漾着,沸腾着,就要爆发,就要爆发!

  见燕璟没反应,黄河更是得寸进尺,见电视上的一对情侣正相拥拥搂而坐,便搞起了模仿秀,猛地把手搭在燕璟的身后,面部表情却故作平静。

  燕璟被吓了一跳,惊诧道:“你干嘛呢?”

  黄河语无伦次地道:“没,没干嘛,就是想搂搂你,占占,便宜而已!”

  其实喝了酒的人脑子是清醒的,但是自己的言行却不听大脑支配,故而喝酒之后,胆子会更大,不敢干的事情会大胆地去干,不敢说的话会大胆地去说。

  燕璟把黄河的胳膊拿开,埋怨道:“看来你是真的喝多了,早点休息吧!”

  黄河虽然觉得困,但是美女在身边,困意倒也不那么强烈了,他当时真想说:“你陪我一块睡吧!”但还是克制住了,因为他还没醉到那种程度!

  “你早点睡吧,今晚我陪你!”燕璟拍了拍黄河的胳膊,想搀扶他回卧室。

  黄河的酒似突然醒了一半,她要陪自己睡,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你,你刚才说什么?”黄河追问。

  “我说让你去睡觉休息,我会陪着你的!”燕璟说话的时候心安理得脸都不带红的。

  得到燕璟的确认后,黄河感到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这是真的吗?她要陪自己睡觉,苍天啊大地啊,这不会是真的吧?自己的处男时代真的要在这一刻改写了?突来的惊喜让黄河感至浑身的激情,身下那不听话的小家伙已经整装待发,随时为它的主人浴血奋战,不管这事儿合不合逻辑,像燕璟这种摩登拉风的天使级美女,能与她同眠一次,此生夫复何求?

  虽然有酒精的麻醉,但是美事儿到来时,却格外振奋人心!

  “那好,那好呀,我们,我们去睡,去睡!”黄河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一把拉过燕璟的小手。

  燕璟挣开他的手,突然宛尔地笑道:“你先去吧,我随后再过去!”

  黄河色迷迷的点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黄河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衣服,身体一丝不挂,因为他有裸睡的习惯,但一想还是矜持一点儿好,就又重新穿上了那条平角的黑色小裤裤。

  黄河已经沉迷于一种亢奋的状态,平时穿着松紧适度的小裤裤此时显得格外拘谨,他感觉那不争气的小家伙似乎要破衣而出了!

  第一次都是美好的,充满幻想的,黄河没有过多考虑燕璟的反常表现,却在心里编排着如何珍惜这突来的惊喜,他在心里期盼着,期盼着,期盼着燕璟快来,快来与自己一同燃烧这难以抑制的欲望之火!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