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璟进来的时候,手里端来一个大杯子,腋窝里还夹着一本《陈安之成功学》。

  半醉的黄河已经等候多时,兀自地意淫了好一阵子,见燕璟终于走了进来,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燕璟在床边坐下,关切地问道:“黄河,要喝水吗?喝多了酒后要多喝水,不然身体很容易脱水的!”

  黄河蛹动着身子往燕璟身边凑了凑,轻轻地抓住了燕璟的小手,暗示道:“燕璟,你,你也早点上来睡吧,我,我都等不及了!”浑身躁热的他已经无法抗拒强烈的反应,迷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半醉中又带了一种陶醉,美人是容易让人醉的,像燕璟这样的美女何止胜过酒精作用的几千倍!

  燕璟脸即一红:“你,你说什么呀?我怎么睡啊?”说话间给黄河整理了一下身上盖的薄毛毯,却突然瞟见他的下半身象被什么东西撑起来似的,隆起了一个大包,不觉间脸更红了。

  黄河感到此时酒劲儿开始往上漾,不由得打了一个咯,他以为是燕璟害羞,干脆主动发起攻势,从后面一把搂住她燎心的小蛮腰,粗喘着气,身体随时都会爆发。“燕璟,睡吧,早点儿睡吧,我真的等不及了,感觉身体像是要爆发了一样!”手往上一挪,电流狂涨,竟然触到了她丰挺的一处,那柔软的尤物,握在手里好舒服好惬意,致使黄河的手在不停地颤抖,颤抖,再颤抖。

  燕璟的喘息声变得有些急促,瞳孔急剧地放大,她感觉到自己的臀部一处坚硬的东西顶了一下,麻嗖嗖的,脸当即加浓了红润。她怒视了黄河几眼,挣开黄河的两只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斥责道:“你想干什么?你,你真是个超级大色狼!”整个表情像是受了极大的震撼,惊恐地望着黄河,义愤的眼神里迸发出千层浪。

  黄河料不到她会是这等反应,妈的,郁闷至极!

  “你刚才不是说,要陪我的吗?”黄河掩住火气,温柔地问道。

  燕璟噘着嘴,表情略显委屈地道:“黄河,你,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小姐吗?你要是想找人陪你睡的话可以出去找小姐,多少钱的都有,本姑娘可不是你的玩偶!”

  郁闷,黄河除了郁闷还能有什么呢?

  刚才,她明明说,要过来陪自己睡的,怎么这时候反而——

  妈的,又涮我!

  这是黄河的第一反应!

  燕璟熄了熄怒火,重新坐了过来,不过这次她没有坐在床边,而是从桌子底下扯过一条凳,拿起那本《陈安之成功学》,随手翻了几页。黄河看着她曼妙的身姿直上火,美女就在身边,却无法攻破她的防线,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跑到自己屋里来看书?而且她刚刚明明说过要陪自己,又怎么会做出那么剧烈的反抗呢?这不会是燕璟故意用的一招‘欲擒故纵’吧?她这是故意装纯情装处女呢!

  疑惑归疑惑,黄河还是埋在了心里,他不喜欢强扭的瓜,那种瓜不甜!

  于是黄河转过身去,屁股向着燕璟,眼不见心不烦,随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燕璟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见黄河渐渐没了动静,突然问道:“黄河,你要喝水吗?”

  “不喝!”黄河生硬地道。

  “要是渴了你就吱一声,知道吗?”燕璟提醒道。

  黄河没再做答,燕璟轻轻地叹了口气。

  此时的燕璟,对黄河很是担忧,她意识到是黄河误会自己了。她刚才说要陪黄河,其实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她只是怕黄河喝多了会出什么事儿,才决定一边看书一边照顾黄河一晚上。今天她刚刚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有个男的喝多了酒,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个劲儿地口渴要水喝,妻子就睡在旁边,没当回事儿,也没搭理他,结果第二天醒来一看,她男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脱水烧心而死!

  正因如此,燕璟才做出这个决定,她是一个异常谨慎的女孩,她不想黄河晚上口渴没人管他而和那男子同样的下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黄河并没有烂醉如泥,但是出了事儿的话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她才决定为黄河守夜,冷了两大杯凉白开,为黄河准备着,反正自己明天休班,今天晚上不睡也无妨。

  用心良苦的燕璟,或许是受了那一则新闻的恐吓,每看几页书都会观察一下黄河的动静,生怕他会口渴。

  而黄河怎么能睡的安稳?要说自己当兵时,能做到坐怀不乱,但那是因为纪律的约束,现在退役了,美女就坐在自己床边,自己还能睡的踏实吗?虽然已经翻过身面朝着墙,眼不见心不淫,但是燕璟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却是清晰的,还有她翻书的声音,甚至是喘气打哈欠的声音,在这静静地夜里,又怎能充耳不闻?

  这一夜,黄河好生难受,醒了很多次,也矛盾了很多次,最后终于忍不住地翻过身来,冲燕璟喊道:“燕璟,你能不能回你屋里看书去?”

  燕璟轻轻一笑,摇了摇头:“我不放心呀!”

  黄河狠狠地道:“但是你在这里我怎么能睡的着?”

  燕璟惊诧道:“我,我没打扰你吧?”

  黄河干脆从床上坐起来,质问道:“你跑我屋里来看书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是想故意试探我对女人的免疫力有多强吗?”

  燕璟见黄河不理解自己,怔了怔,回客厅里取了一份《齐南时报》,将一条新闻标题用笔圈了圈,递到黄河手里。

  黄河疑惑地瞄了燕璟一眼,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新闻的标题是‘男子醉酒,脱水而死’,下面的几行小字写道:6月31日晚,明泽小区的王先生与朋友喝的酩酊大醉,回家后倒床便睡,半夜里突然直喊口渴,妻子不以为然,未予理睬。第二天清晨才发现,王先生已经停止了呼吸,脱水而死。事发后,王妻后悔莫及,一杯水,毁了一条生命……

  看完这则新闻,黄河总算是读懂了燕璟。

  燕璟递过一杯水,轻轻地说:“以后尽量少喝酒,喝酒之后要多喝水!”

  黄河突然觉得口渴无比,将杯中的白水一饮而尽。

  之后,黄河握住燕璟的小手,久久没有松开。

  ━━━━━

  【诚求票票推荐哟,鼠标轻轻一点,保镖动力无限!】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