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怪,就这样,燕璟在黄河屋里守了一夜,黄河虽然醒了多次,却再也没有了过分的想法,他能感觉的出来,燕璟的善良不是伪装出来的,他在心里永远记住了这一幅画面:自己在床上躺着睡觉,床边的凳子上坐着一个天使般的美女,专心致志地看书,眼睛时不时地朝床上瞟一眼,只要一只动静,她就会焦急地端起水杯凑过去——

  早上吃饭的时候,燕璟做了一道凉菜——小葱拌豆腐,而黄河一见此菜顿时没了兴趣,筷子一扔,干吃起馒头来。

  燕璟吃饭自然少不了辣椒的陪伴,‘老干妈’‘老干爹’之类的辣椒制品摆了一桌子,她吃辣椒就像吃菜一样平常,根本看不出她有半点儿辛辣的感觉。不觉间已经吃的香汗淋漓,四周飘香,但是仍然吃的很带劲儿。

  黄河像看古森林怪兽一样看着她吃辣椒的样子,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都说是女人的吃相不雅观,但是面前的燕璟,如此夸张的食辣动作,不仅没有半点不雅的感觉,反而具备着震撼人心的美感,以至于让人心跳加速,无法自抑。

  连吃辣椒都能吃出美来的女人,实在是世上罕见啊!

  燕璟见黄河只干吃馒头,却不吃菜,疑惑地问道:“怎么,你不喜欢吃豆腐啊?”

  黄河点点头,幽默地道:“我不喜欢吃豆腐,但我喜欢吃女人的豆腐!”

  燕璟知道他又在耍什么花花点子了,将计就计地说:“那你就把这碗里的豆腐当成是女人做的豆腐不就行了?”

  黄河呵呵笑道:“此豆腐非彼豆腐也!此豆腐吃了就没了,而彼豆腐吃了一次还能接着再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

  “什么乱七八糟的!”燕璟装起了糊涂。

  黄河抬腕看了看表,表情有些得意,狠狠地咬了几口馒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美事儿。

  燕璟表情一怔,问起了黄河工作的事儿,黄河一一作了回答,燕璟听了有些纳闷儿,嘴上念叨着:“那个陈总让你当人力资源部主任是何用意?她怎么会用一个从来没搞人事的当人事部经理呢?”

  黄河解释道:“那个陈总啊,看中的是我退役军人的身份,她想让我把公司的内部管理搞上去,她很欣赏军人的执行力,这正是我的专长方面啊!”

  燕璟点点头:“这就对了,不过你可要谨慎一些,该灵活的方面要灵活,别被人给利用了!”

  黄河胸有成竹地抚了抚自己的板寸发型,笑道:“没问题,保证两个星期内让公司的管理步入正轨!”

  燕璟放下筷子,咂了咂嘴唇,眼睛飞快地旋转了两圈儿。若有所思地说:“那你一定要注意几个方面!首先要低调,吸取你在贵合的教训,但是在管理中要讲原则,把公司里可以利用的角色都充分为我所用,既然是管理者的角色,你可以用一招绝的——先罚后立威!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一定要烧好,别把自己烧进去不行了!”

  黄河点头道:“行啊你个小丫头,跟我想的一样一样的,真有你的!”

  燕璟又道:“不过,你千万不要把自己真正当成一个人力资源部主任来当,这样的话你的水平永远不会提高!”

  “为什么?”黄河不解。

  “站的立场越高,你会看的更远!不管在哪里做事,你都要把自己当成是公司的主人,你就要让自己站在老板的高度,公司该怎么运营,公司采取怎样的营销手段能够争取到最高的利润?各个部门关系该怎么协调,资金该怎么运作,公司需要哪些激励性的政策,等等等等,你都要懂,都要考虑,不然的话,你这个人力资源部主任就是一副空壳!”燕璟富有哲理地道。

  晕,这丫头怎么懂这么多?

  燕璟接着道:“你这个岗位虽然属于行政后勤,但是利用好了,一样能有大作为!还有,有四个字你必须牢牢记住,那就是‘请示汇报’,当你准备做某些比较重要的工作时,一定要多向老总那里请示,工作过程中和结束时都要积极沟通和汇报,这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啊!”

  黄河半丝迷惑:“请示汇报有什么学问?这是很正常的一项工作啊!”

  在部队,有专门的请求汇报制度,社会上也一样,很多单位很多企业,也有类似的成文规定,但黄河倒是想不通,这里面还有什么深刻的学问?不就是下属跟上级之间的沟通合作吗?难道还会有什么内涵?

  燕璟道破玄机:“如果你不懂得艺术化的请示汇报技巧,那么即使你做再多的工作,老板也不会知道你认可你!请示汇报对于下属来说,是让上级知道你做了哪些工作,是怎么做的,付出了多少努力!不然的话,谁知道你在本职岗位上都做了些什么成绩?所以说,这请示汇报啊,是下属间接邀功晾自己成绩的最好手段,这一招用好了,你就能叱咤职场,在公司呼风唤雨了!”

  黄河恍然大悟地道:“行啊丫头,够阴险,看你年龄不大,却好象阅历很丰富啊!”

  燕璟谦虚地道:“行了,你就别挖苦我了,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还要靠你自己去体会,当然,别让老板把你给束缚了,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暂时给他打工,你要利用这个平台,为自己以后的创业铺路,明白吗?”

  黄河自信地道:“明白!只要给我一个平台,我就能撬动地球!”黄河借用了某位科学的名言,貌似是杠杆原理里的一句话。

  “你就吹吧!”燕璟笑道。

  燕璟的一番话,让黄河更加敬佩不已,她对职场商场的见解似乎颇有道理,她的年龄,她的身份,和她的这一番话这一番见解极不相称,难道她是从书上得来的这些道道?不象是,没有真正实践过是不可能真正理解和运用这些的,而且,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导购员,竟然能把问题看的如此透彻,实在算的上是个奇迹了!

  莫非,她就是传说中的超级巾帼?

  或者是在未来世界重生回来的职场和商场高手?

  抑或是——

  她的种种迹象,不能不让人产生种种的猜疑,以她的能力和智慧,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做一个小小导购员?她明明有机会有能力跨出前进的一大步,但她没有!

  黄河欣赏地看着她美丽的芳容,突然想到:一生如果能有此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看我干嘛呀?”燕璟噘着小嘴善意地埋怨道。

  “看你长的俊呗!”黄河用一句土的不能再土的话回答。

  燕璟天真地一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那我长的有多俊呀?”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像是个孩子,眼神里充满了幼稚的色彩,歪着脑袋凝神看着黄河,轻启的嘴唇露出一排洁白的编贝。

  “你啊,跟我老婆一样俊!”黄河故意逗她。

  “你有老婆了?”燕璟一怔。

  黄河笑道:“有啊,做梦都娶了好几个了!”

  燕璟呵呵地指着黄河的手腕,道:“看看几点了,你还不上班去,第一天上班你就想迟到啊!”

  黄河一看表,靠,果然时间不早了,赶快停止了与燕璟的调侃,整理了一下衣服,匆匆地往外赶。

  燕璟冲着黄河的背影,炫耀地哼起了不成调的歌曲:“今天我休班啦今天我休班,休班的日子自由又自在……”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