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水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朝。该章节由{中文网}提供在线阅读

  刘朝在水里疯狂地扎了几个猛子,然后露出头来,重新脱下上衣,挥在手里,冲主持人喊道:“我不服,我不服,我要加时赛,我要和他再赛一场!我叫刘朝,刘德华的刘,梁朝伟的梁,周润的,我不可能输给他!”

  这种场面倒是大家大吃一惊,谁也不会想到,一个自称培训界名师的培训师,竟然会这样的不冷静。

  赵佳蕊朝着水里的刘朝劝道:“刘先生,你冷静点儿,我们欢迎你下次再来,继续参加我们的比赛,你还有机会的!”

  吴晨哲也使劲儿地朝水里喊道:“刘先生,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过于放在心上,蕊蕊说的对,你还可以参加,你还有机会的!”

  刘朝在水里玩弄了一番,舞动着身体,上演了一出胖子戏水后,回到了陆面。

  这一幕,被黄河看在眼里,看的出,刘朝是一个极富个性的人,他如果到了华联公司,恐怕还真难对付。但愿他不是第二个陈强黄河只能这样祈祷。

  局势已定,黄河仿佛是无人可以逾越一样,再一次创造了神话。

  赵佳蕊激动地宣布:“现在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的黄河黄先生再一次力克群雄,以绝对的优势夺得了冠军,让我们记住这激动人心的一刻,让我们再一次追随英雄的脚步,回到刚才那潇洒的闯关历程!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再一次播映了黄河闯头时的情景。

  欢呼声呐喊声连成一片。

  之后。很多热心观众冲上台去。纷纷抢着跟黄河合影。倒让黄河有些应接不暇了。

  跟黄河抢着合影地。大多是些妙龄女郎。有美地也有丑地。但她们那种崇尚英雄、无比崇拜地笑却是真实地。却是美地。

  有个漂亮姑娘跟黄河合完影后。含羞问道:“大侠。能让我看一下您地真面目吗?”然后伸手就去摘黄河地面具。

  黄河条件反射地一挡。挡开了她地手。

  姑娘哎哟一声。手似乎被挡疼了。

  黄河赶快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地!”

  然而此时,美女帅哥们已经在台前围成了一圈儿,纷纷排队要和黄河合影,另一个姑娘看不惯了,冲到前面,把那想摘黄河面具的姑娘一推,皱眉道:“姐妹儿,干啥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呢,你磨矶什么?闪开,该我了!”

  那之前的姑娘也瞪起了眼,据理力争。

  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差点儿爆。

  幸亏赵佳蕊及时劝解,才不至于继续恶化。

  一时间,黄河成了众人的超级偶像,纷纷争先恐后地抢着跟黄河合影留恋,生怕会错过这次机会。

  当然,抢着跟黄河合影的,大多是年轻的男女,唯独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兀自地等合影热潮进入了尾声后,才走到黄河跟前,但他却不是想跟黄河合影,而是递给他一张名片,轻轻地问了一句:“黄先生,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黄河一怔:“什么意思?”

  “你的动作很潇洒,有武打明星的潜质,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拨打我名片上的电话,我希望你能考虑考虑!”男子只是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黄河看那名片,上面有‘XXX电影公司’的字样儿,以及一个名字:周传涛。

  黄河倒是吃了一惊,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星探?

  不管是真是假,黄河倒是对拍电影不感兴趣,他退役的时候,有个副局长曾经给他引见过类似的工作,但被他拒绝了。他觉得那不是自己的追求和定位。当时,还有很多大明星大老板出高价请他当私人保镖,也都被黄河拒绝了,黄河觉得真正的事业不是以钱来形容的,所以他才回到老家,开始了自己别样的生活方式。

  游戏闯关都结束半个多小时了,但是人群还没有退去,他们都在兀自地欣赏着闯关大侠的风采………

  之后,当黄河准备从明湖公园离开时,赵佳蕊提出想把黄河邀请到电视台做客,被黄河拒绝了,赵佳蕊只能望而兴叹。黄河趁机追问了一下关于‘斯文禽兽’的事情,赵佳蕊推说自己最近特别忙,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处理此事,但是她已经搜集了很多相关方面的证据,忙完这两天,她就会协助公安人员访办此事……

  从明湖公园往外走的时候,黄河总感觉后面有人跟踪似的,行至门口,敏感的他猛地一回头,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鬼鬼樂樂地跟在后面,直盯着他们的背影。

  难道也是自己的粉丝?

  黄河在心里诙谐地想着。

  继续朝前走,在黄河、燕璟和燕刚就要上车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了一阵略带矜持的声音:“你,你是燕总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一直跟着他们的小伙子,他就站在三人后面,大约五六米处,面带惊讶地望着燕璟。他穿着很朴素,灰白的背心,黑色长裤,头有点儿凌乱,给人一种憨厚纯朴的感觉。

  燕璟顺着声音回头看,见是一个青年,不解地问道:“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吗?”不过,燕璟觉得这青年貌似有些面熟。

  小伙子极不自然地一笑,面色似乎有些紧张地道:“燕总,您不认识我,但我认识您,我在北京天华公司当过保安,那时候经常

  今年刚请了两个月假回来结婚,没想到在这里见到)T么会到齐南来了呢?”

  燕璟若有所思地道:“呵呵,我过来办点儿事情,对了,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在公司负责巡逻的那个保安?”

  小伙子一听燕璟认出了自己,脸上露出了强悍的兴奋,一边点头一边靠近宝马车,挠着头道:“是,我是,我是那个保安,嘿嘿!”一笑间,露出憨厚的笑容。

  燕璟笑问:“什么时候结婚?”

  青年道:“还有五六天!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出来放松放松,第一次结婚,有点儿紧张,嘿嘿。”

  黄河觉得这青年憨的像《天下无贼》里的傻根儿,一看就知道是老实本分的农村小伙。

  燕璟扑哧笑了:“第一次结婚,呵呵,不错,成家嘛,早点儿了却父母的一桩心事!”

  青年笑道:“嗯,俺结完婚热乎两天儿就回北京,回天华公司,我们队长说等我回去给我加工资呢,天华公司真好!”

  燕璟一怔,笑道:“该加,该加!”

  青年又道:“对了燕总,您什么时候回天华公司啊?您走后公司里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大家都很想念你,而且,我们觉得您离开公司后,好像那些经理们工作都不如以前上心了,我还听财务上的一个小妹说,这几个月公司挣的钱远远不如燕总在的时候了。”

  这青年憨的可爱,竟然用‘马蜂窝’来形容公司的状况,不过,这种不是奉承的奉承,倒是别有一番效果。燕璟望着他憨厚的脸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嘿嘿地道:“我叫周唯。

  ”

  倒是燕刚一听乐了,诙谐道:“还周围呢,怎么不叫中间啊!”

  青年解释道:“我的唯是唯一的唯!”

  燕璟被他的憨厚再次逗乐,竟然从坤包里掏出一千块钱,拿个红包一包,递给周唯,道:“周唯,这是公司给你随的份子,不多,你收下!”

  黄河赞赏地看着燕璟,轻轻一笑,他知道,她一向很大方。

  但周唯却推辞起来,不安地道:“燕部,我,我,我不能要,真的不能要,公司对我已经够好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

  燕璟干脆将红包强行装进他的上衣口袋里,道:“收下吧,我这是代表公司给你随的份子,你一定要收下。”

  “这”周唯拘谨地笑着,不好再拒绝,但随后嘿嘿笑道:“那,那结婚的时候,燕总您一定要过来喝喜酒,您是贵宾呢!”说着周唯掏出一部破旧的摩托罗拉黑白屏手机,摁了几下,抬头问道:“燕总,您告诉我您的手机号,到时候我打电话给您!”

  “135XXXXXXXX”燕璟告诉了他。

  周唯一边记一边念叨着,记完后还不忘重复一遍确认一下。“燕总,我记下了,到时候我打电话给您,嘿嘿。”

  燕璟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自己公司的保安,竟然是这样的纯朴与天真。

  辞别周唯,上车,回家。

  燕刚问燕璟道:“你还真去参加那个保安的婚礼啊?”

  燕璟道:“当然要去,公司里有这么可爱的员工,我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燕刚提醒道:“反正那时候我陪不了你,你自己小心点儿,这社会上什么人都有,表面上憨厚老实,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人!”

  燕璟善意地埋怨道:“切,好像世界上就你一个人长的像好人似的!”

  燕刚也不再理会她,反而是对坐在身边的黄河颇感兴趣起来,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冷淡,反而多了一分欣赏的笑容,他转头问黄河道:“黄河,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今天的表现实在太精彩了,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动作太潇洒了!”

  黄河轻轻地道:“我以前当过兵。”

  “特种兵吧?”燕刚来了兴致。

  “算是吧!”黄河敷衍。

  燕刚点头赞叹道:“肯定是,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厉害!”

  燕璟听了二人的谈话直乐,她在心里为哥哥对黄河的态度改变而感到高兴。

  回到明星小区,黄河提出要请燕氏兄妹到酒店庆祝一下,燕璟和燕刚欣然同意。

  找了一家中档的酒店,尽兴地吃喝玩了一通后,燕刚和黄河回家倒头便睡,倒是忙坏了燕璟,冷了好几杯开水,一会儿看看燕刚,一会儿看看黄河。

  他们一直睡到下午六点钟,醒来后,燕璟已经准备好了清淡的晚餐。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电视,生活频道正好播放着今天智勇大闯关的节目,生活频道栏目组的效率倒是极高,制作了一期‘闯关高手’的专题栏目,主要内容是精彩闯关镜头回放,黄河自然也位列其中,而且被栏目组的讲解员丫丫的如同神人一般,燕璟和燕刚看着节目,更是对黄河的表现崇拜的五体投地。

  正看的尽兴,黄河接到了赵依依的电话,赵依依很神秘地在那边道:“黄总,快,快,快看生活频道,快!”

  黄河笑道:“正看呢,怎么了?”

  赵依依语气亢奋地道:“里面有个人和你重名呢,而且连身材和声音都很像,他也叫黄河,他的动作太帅了,太爷们儿了,看他闯关的镜头,我都有些春心荡漾了!”

  “有那么夸张吗?”黄河道。

  “真的呢!那个闯关的爷

  定是个帅哥,我真希望他能摘下面具来,让我看一眼T7帅了,被他迷死了,简直就是中国版的超人!”赵依依陶醉地说着,黄河能感觉出她少女般的憧憬。

  黄河逗她道:“你就没考虑过电视上的那个人就是我?”

  赵依依嗔怪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不过如果你参加那个节目的话,我估计你也能闯关成功,至少可以领台彩电呢!”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黄河笑问。

  “不是不信任你,而是,而是电视上的那个黄河太厉害了,他,他根本就不可能是现实存在的人,依我判断啊,他肯定是个高手中的高手!”赵依依天真地说着,憧憬之情更是跃然于言谈之中。

  “好,你看电视吧,别忘了早点休息!”黄河督促道。

  “嗯,不过你得好好向人家学习,都叫黄河,你看人家,多厉害!”赵依依道。

  “一定一定!”黄河敷衍道。

  挂断电话,黄河觉得好笑,想不到,喜欢看这个节目的人还真不少呢。

  吃过饭,燕璟放了一盘陈安之的成功学光盘,燕刚一看这个就没兴趣了,干脆磕起瓜子来。黄河倒是喜欢看,一边看一边跟燕璟闲侃,燕璟倒是对陈安之的成功学课件领会颇深,句句哲理,让黄河佩服不已。

  看了几张光盘,已经是十点多了,黄河洗了个澡,便回了卧室,准备休息。

  卧室

  燕刚的到来让黄河感到很意外,看的出,他的表情有些凝重。

  坐下,燕刚轻轻地道:“我过两天就要走了。”

  黄河预感到他似乎想表达什么,而且很可能会和燕璟有关。他见燕刚的表情似有些疑虑,追问道:“为什么不多呆几天?”

  燕刚道:“北京那边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已经呆的时间够长了!”

  “哦,那你肯定也有自己的公司和事业了,是不是?”黄河试探地问道。

  燕刚点点头,似乎不愿多做透露,凝神片刻,又道:“黄河,我临走之前,有一件心事,希望你能诚恳地告诉我。”眼睛逼视着黄河,似在提前警告他不要撒谎。

  “你说吧!”黄河道。

  燕刚静立片刻,问道:“你,你是真心喜欢我妹妹吗?我想听实话。”他的眼睛就像是一件测谎的仪器,盯视着黄河。

  黄河点点头:“是的。”

  “你敢向天誓?”燕刚眉头一皱,似要肯定什么。

  黄河再点点头,道:“誓不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实话,我不会轻易地对一个女孩子产生感情,直到遇到了燕璟,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儿!”黄河不忌讳跟燕刚坦白,或许这是他的个性使然。

  燕刚追问:“那你喜欢燕璟什么?”

  黄河笑道:“喜欢一个人是很微妙的事情,我喜欢她的全部!”

  燕刚从凳子上站起来,神情显得有些复杂,他若有所思地道:“或许,你知道她的某些事情以后,你就不再喜欢她了!”

  黄河一怔:“什么意思?”

  燕刚鼓起勇气地道:“我不想欺骗你,其实,其实你和燕璟不可能有结果的!”

  黄河愣了:“为什么?”

  燕刚道:“因为你们都会受到伤害,燕璟她,她身患绝症,活不了一年半载了,你跟她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她会拖累你的!”

  一听这话,黄河的脑袋就像要爆炸了一样,他拼命地摇着头道:“不,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在骗我!”

  燕刚坚定地道:“我没骗你,这件事情燕璟自己并不知道,去年她得了一场病,被送到医院后检查出了绝症,我们没敢告诉她。但之后,我们一家人什么事情都顺着她,不然的话,我们不会由着她的性子来,让她跑到齐南市来当一个导购员,她想做的事情,我们很少阻拦,因为我们想让她在最后的日子里,过的快乐一些……”

  “不,不,不可能!你,你告诉我,她得的是什么绝症,难道,难道现在的医学水平还治不了吗?”黄河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无法想像,一个美如天使的聪慧女孩,竟然患了绝症,这,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燕刚反问道:“连医生都查不出她得的是什么绝症,只知道她的病情很严重,你说怎么治?医生说她顶多还能再活两年,而且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黄河感觉自己要瘫倒的样子,燕刚的这一番话,就像是给他注入了一针强悍的痛苦剂,他的情绪,刹那间低落到了极点。

  燕刚紧接着又道:“你自己考虑清楚,如果你能不抛弃燕璟,能陪她走完最后的时光,我很欣慰,即使你选择马上离开她,我也可以体谅你,你好好想想吧,我不会怪你,我等待你的决定!”

  燕刚说完后便走了,他的话久久地缠绕在黄河心里。

  这一切会是真的吗?

  天啊,怎么会呢?

  黄河脑子乱极了,这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突然破碎了他所有的梦。

  但他心里有种坚定的声音告诉自己,即使燕刚说的是真的,他也不会抛弃燕璟,绝对不会。

  黄河几乎一夜无眠,他想了很多杂乱的事情,关于燕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