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黄河对燕刚的话半信半疑,燕璟那么健康活泼,怎)T绝症?

  他不停地安慰自己:不可能,燕刚是在骗自己!

  然而,他却无法拒绝心里的苦闷与不安。小说网专业提供手机电子电子下载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黄河现燕刚的眼神有些异常,他似乎在向自己暗示什么,抑或又像是在等自己的回答。

  趁燕璟刷碗的间隙,黄河对燕刚道:“我考虑过了,我不会变,不管怎样,我都会照顾燕璟。”

  燕刚却递给黄河一支烟,道:“你不必急于回答我,你要考虑清楚!”

  黄河坚定地道:“不用考虑了,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燕刚思忖片刻,露出一丝轻笑:“你会后悔的。”

  黄河摇头道:“不会!”

  燕刚若有所思地道:“等我回北京的时候,你再回答我也不迟,因为你现在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燕刚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开始喊道:“傻妹妹,快点儿,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

  燕璟在一分钟后出现,匆匆地换了衣服,开车把黄河送到华联公司,再返了回来,她跟厂家又续了两天假,陪哥哥好好在齐南市玩几天。

  黄河到了公司。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接到了陈婷打来地电话。陈婷说。她物色地培训师刘朝今天就正式上班了。她这几天会抽空回来一趟。召开公司会议宣布刘朝地任职事项。

  黄河只是点头。并没有告诉陈婷自己昨天与刘朝邂逅地事情。不过。他能预感地到。这个刘朝一来。好像不是什么好兆头……

  点名。早会。一切完毕。黄河回了办公室。开始策划怎么用好刘朝这个培训师。

  陈不失时机地推门而入。脸上依然带着疲惫之意。

  黄河算是习惯了。她很少准时来公司上班。而且总会找到富丽堂皇地理由为自己开脱。黄河几次想给她开罚单。但还是忍了。毕竟人家是陈婷地妹妹。而且又负责一个大部门。应酬多。时间安排纷乱一些。也是情有可原。

  而陈见到黄河时。眼神之中却闪现出了光亮。

  黄河先制人地道:“陈,你可是又迟到了!”

  陈争辩道:“我昨天跟移动公司的老总谈合作谈到一点多,能这么早过来上班,已经很累了。”

  黄河故意逗她:“那也不行,迟到了就是迟到了!”

  陈嘿嘿一笑,巴结道:“黄总大人,你就饶了我吧,算我服了你,行不行?你是我大哥,我帮你接杯水消消气儿!”

  黄河倒是见好就收,把杯子往她面前一递,拍着她纤弱的肩膀赞道:“这还差不多!”

  陈善意地白了他一眼,果然给黄河接了一杯矿泉水,恭敬地递过来。

  黄河心里偷偷作乐,陈已经超过十次这样巴结自己了,看来,人一旦站稳脚有了势力,什么人都会献殷勤。记得自己刚来公司的时候,这陈还时不时摆起副总经理的架子,让黄河给她接水喝。到现在,反而倒过来了,陈像是成了她的秘,而且,一般都是她主动地为黄河效劳。

  而今天,黄河总感觉陈的表情有些怪异。

  陈把坤包扔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突然关上门,坐在黄河办公桌对面的沙上。

  幸亏她穿了一件喇叭裙,比较宽松,坐下后,用手顺势将裙子一塞,遮掩住了两腿之间的风光,才不至于在黄河面前露点。

  陈手里拿了一份报纸,展开,神秘地看着黄河,高深地一笑。

  黄河不知道这丫头遇到什么美事了,神神秘秘的。

  “怎么了,神神秘秘的,不去工作,坐在沙上!”黄河问她。

  陈抖擞了一下手中的报纸,问道:“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什么事?”黄河问。

  “上次你送给公司的那台电视,究竟是怎么得来的?”陈眼睛像一道箭,盯着黄河,这道箭虽然凝重,却饱含柔情。

  “嗐,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我告诉过你,肯定不是偷来的。”黄河敷衍着,意识到很可能是这陈察觉到了什么。

  陈却道:“那是不是你参加明湖公园的闯关活动得的奖品?”

  黄河一怔,试探地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陈善意地讽刺道:“黄总啊,你隐藏的真好,连我都被你蒙住了,原来,我们公司高层还潜伏着一个超级高手。我昨天看过生活频道的那期闯关节目了,里面恰恰也有个叫黄河的选手得了冠军,虽然戴着面具,但他的声音、身高和身材、动作,都跟你一模一样,而且,主持人介绍说,他也是在一家公司当副总。况且,昨天的时候,正好是你请了一天假,难道,你还想否认吗?”

  黄河没有作答,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陈接着把一份《齐南早报》递到黄河面前,指着上面的一个版块道:“看吧,都登了报纸了,说你是空中飞人,还说你是闯大大侠,我相信自己的眼力,如果不是世上有鬼,那么那个人肯定就是你!”

  黄河一看报纸上的题目,小吃一惊,他没想到报社竟然会用那么大的篇幅,刊登了昨天智勇大闯关月赛的情况。题目很雷人,是‘智勇大闯关栏目月赛再现空中飞人,戴孙悟空面具的闯关大侠演绎惊世风采’。标题很长,字也很大,下面还刊登了几张月赛时的图片,里面有很多黄河闯关时的精彩剪影照。

  不过,上面刊登的几张照片倒是效果很好,连黄河都不敢相信,自己闯关时的动作,竟然是那么潇洒。

  见黄河沉默,陈起身,到了黄河身边,调皮地追问:“黄总,现在你承认了吧?”

  黄河正想敷衍,却听到一阵轻巧的敲门声。

  “请进!”陈脸色一变,有些扫兴,自己马上就要让黄河现出原形了,却被这敲门声给打断了。

  这时候,王梦璐推开门,面带笑容地在门口礼貌地道:“黄总好,陈总好!黄总,有个人过来找你,说是今天来上班的!”

  王梦璐说完,从她一旁出来一个胖青年,穿着一件极白的衬衣,黑

  站在门口笑着,他一笑,露出两颗硕大的门牙,眼T道缝隙。

  黄河认识他,他就是昨天跟自己一块闯关的那个刘朝,也就是陈婷费尽心机在陈安之国际培训机构挖来的培训师。

  “进来吧!”黄河响亮地道。

  刘朝胳膊里夹着一个黑色的长方形公文包,戴着近视镜,衬衣扎在裤子里,自认为穿着得体,仪表堂堂。他分别看了看陈和黄河,目光停留在黄河身上,笑道:“我是陈婷介绍过来的,她让我找一个姓黄的副总。”刘朝看着黄河,似乎有些惊讶,他突然觉得,这个人似乎似曾相识。

  黄河明明知道他的名字,也和他见过面,但此时偏偏将他一军,故意问道:“叫什么名字?陈总介绍你过来干什么?”

  刘朝一只手一扶眼镜,自信地道:“鄙人姓刘,全名刘朝,刘德华的刘,梁朝伟的梁,周润的。是陈婷介绍过来当培训师的。”刘朝顿了顿,继续注视着黄河,又道:“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吧?你的声音好耳熟啊。”

  黄河笑道:“刘老师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次在陈安之老师的宣传会上,我们见过面的!”

  刘朝这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道:“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但随即眉头又一皱,置疑道:“不对啊,你这声音好熟悉好熟悉,好像昨天……”刘朝突然脸色一变,像是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黄河道:“你,你是不是昨天那个闯关月赛的冠军,戴着孙悟空面具的那个?”

  黄河眼睛余光一瞟陈的脸色,没回答刘朝的置疑,而是友好地一摆手道:“刘老师,先坐下休息一下,一会儿咱们再具体谈谈!”

  陈凑近黄河的身边,轻轻地埋怨道:“黄总,你还想抵赖吗?人家都认出你来了。”

  黄河轻轻一笑,转而道:“陈,刘老师来了,麻烦你帮刘老师倒杯水吧。”

  陈眼珠子一瞪,差点气晕。要是给黄河倒水,她是乐意的,但是给别人倒水,她倒还没那个习惯。然而,她却也是个识大体的人,不好折了黄河的面子,于是忍气吞声地到财务部招呼来王梦璐,让她倒了一杯水,送到办公室来。

  刘朝坐在沙上,翘起了二郎腿,盯着黄河,再次问道:“黄总,昨天的孙悟空到底是不是你?”

  黄河倒是幽默地答道:“如果你是猪八戒,那么我就是孙悟空。”

  陈被二人的话弄的摸不清头脑,什么孙悟空猪八戒的?但是再瞅一眼齐南早报上的画面,突然间明白了原委。

  刘朝却还想将黄河一军,道:“但是我不服你这个孙悟空。”

  黄河笑道:“服的话,你就不是刘朝了。”

  虽然只接触过两次,但黄河已经对刘朝了解了不少,这是一个自以为是、眼里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强的傲慢人物,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目中无人,即使对手再强大,他也不会认输,他会想办法证明自己比对方强,这就是刘朝,这就是他改变不了的个性。

  刘朝倒是不认生,来到这个崭新的环境,并不拘束,他向黄河提议道:“给我安排办公室吧,我想早点儿投入工作,我觉得公司里有了我刘朝,肯定会焕然一新,公司的业绩肯定会突飞猛进,我相信自己的能力。”

  黄河倒是没见过这么自信骄傲的人,确实地说,黄河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或许,从他第一次出现,和他看陈婷的那种眼神里,黄河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这绝对不是个吃素的人物,如果一开始自己压不住他的话,他入职以后,就很可能尾巴翘到天上去。这种判断虽然出自于直觉,但黄河相信自己的直觉。

  再确切地说,这很可能是个比陈强还要危险的人物。

  因此,黄河又将他一军,道:“入职嘛,先不着急,虽然你是陈总介绍进来的,但是我作为兼管人事的副总经理,必须按照程序对你进行面试考核。”

  刘朝当即一愣,他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和蔼的副总经理,还会这样为难自己。“黄总,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刘朝眉头一皱,刚才自信的神情化成了一种义愤和不满,写在了他胖乎乎的脸蛋上。

  陈也不解地凑近黄河的耳边,轻轻耳语道:“黄总,算了吧,陈婷引见的,就别按程序走了。”

  黄河顺手拿出一张招聘登记表,连同一支笔一块递过去,解释道:“刘老师不要误会,我之所以要按程序走,是为了方便存档。麻烦你先填个表,一会儿我们正式进行面试!”黄河说完后,把笔和表递给刘朝,刘朝想了想,还是埋头填了起来,但他脸上的不满情绪,已经是溢于言表。

  黄河走出办公室,到了楼梯口,点燃一支烟。

  陈跟了出来,冲黄河质问道:“黄总,你在搞什么名堂?我姐认准的人你也要面试?我姐知道了会生气的。

  ”

  黄河吐了口烟气,道:“我这是按程序走。”

  陈反驳道:“你这分明是故意刁难他。”

  黄河冷笑道:“你可以这样理解,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之所以会这样做,是为了公司的利益。”

  陈轻思片刻,叹了口香气,她真拿黄河没办法,只好无奈地道:“那,那你可要把握住分寸啊,我相信你。”话虽这样说,心里仍然抿灭不了疑惑。

  吸完烟,回到办公室,黄河像面试一个普通求职一样,对刘朝进行了为时五分钟的面试,刘朝虽然心里有意见,但还是配合了。

  面试完毕,黄河并没有急着给刘朝安排办公室,而是嘱咐他先在公司适应环境,具体正式工作时间听候公司安排。

  其实黄河心里早已有了一份用好刘朝这个培训师的具体方案,只是现在他还不能私自做决定,他必须得等几天后陈婷回公司时再进一步商议。毕竟,一个培训师,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是很重要的,他必须慎之又慎才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Paoshu8。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