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京之前,黄河和燕给她送行,在酒店里畅饮久。该章节由{}提供在线阅读()黄河能看的出,这两个女孩之间的言谈有些微妙,而这微妙之言里,似乎自己是个重要的话题。

  火车站,令馨出乎意料地拥抱了黄河,有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她告诉黄河毕业后自己一定会来齐南,一定。

  令馨走后,黄河遵照陈婷的意思,果真把王蕾调到公司总部,成了自己的助理。黄河觉得有些不习惯,本来王蕾是公司的经理,如今却成了自己的助理,用起来实在不怎么顺手,但是他能察觉到,王蕾很认真,各方面工作总是试图让黄河满意。

  此时,深圳的一千部手机已经货运到了齐南,黄河安排王蕾和赵依依,快马加鞭地对前段时间搜集的渠道资料进行回访,一切进展很顺利,没出一天,这一千台货便先预定一空,黄河安排了了一个经理,带着两个主管,专门负责送货上门,这项工作倒是进行的有条不紊。

  下午下班前,黄河看了一下公司的销售报表,一千台货已经全部抛出,甚至还有十几个营销点上没供应到,便赶快给陈婷打电话要货,陈婷对此觉得难以置信,一千台手机什么概念?竟然没用一天便全部抛出,这在华联公司简直是个跨越式的神话。要知道,这一千台货的纯利润应该在十万以上。

  通过这种供不应求的局面,证明黄河以前提出的那个方案,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甚至比预期的效果要强几倍。陈婷在得知一千台抢购一空之后,激动的说话都口吃了,对黄河一阵大加赞赏,因为她知道,这与黄河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同时,黄河还在公司挑选了十几名员工,开始了对三通公司的催账行动。

  周五,八点半,这十名员工在王蕾地带领下,直接到了三通商厦门口。

  她们统一穿着华联公司的工装,在商厦正门十米处停下,排成一排。手里共同举着一个巨大的条幅,条幅上写着几个大字:我要吃饭。

  门口的保安见这阵势,纷纷过来规劝,然而,却被王蕾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保安们一看处理不了,围观的群众已经是一层包着一层,有看热闹地,还有热心肠询问原因的,也有故意驻足观看美女的色男们。

  其实。这都是黄河设地一个局。

  一辆标有‘新闻30’字样地金杯车。缓缓地停在门口。

  齐南市王牌记赵佳蕊。带着摄相一干人等。下了车。朝人群走去。人群中兀自地让开了一条小道。所有人都盯着赵佳蕊。到了那几个员工身边。

  赵佳蕊在王蕾面前停下。拿话筒对着她。道:“请问咱们在这里做什么?”

  王蕾指了指身后地条幅。道:“没饭吃了。要讨饭。”

  赵佳蕊道:“能说地具体点儿吗?为什么要在三通门前挂这么个条幅呢?我们是三通地员工吗?”

  王蕾摇摇头道:“我们不是三通地员工,我们是华联公司的员工,我们公司已经三个月没工资了,我们现在都没钱吃饭了。”

  赵佳蕊假装疑惑地问:“你们不工资为什么要到三通来闹呢?你们可以找公司的领导,不是吗?你们这样的话,三通公司肯定不干。”

  王蕾愤愤地解释道:“不来三通闹我们去哪儿闹?三通公司欠我们八十万,到现在都不还,我们是小公司,哪经得起他们这种无赖式地做法?公司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候,员工的工资不下来,三个月了,但是我们来三通公司要账的时候,反而次次被他们赶出来,我们公司的几百个人,现在都面临失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赵佳蕊又采访了其她地几个员工,听了她们的苦诉,围观地人群开始议论起来,有的在斥责三通地行为,有的却对此产生了置疑,怀疑是恶意炒作。

  其实黄河一直坐在新闻车地后座上,只等着三通的领导露面儿。

  一会儿,保安部经理余光富带着十几个保安围了过来,见这场面,赶快给程总打对讲道:“程总,程总,收到请讲。”

  对讲机里传来回应:“收到,请讲。”

  余光富焦急地道:“速到正门,速到正门,有争事儿。”

  “什么事?”

  “门口纠集了十几个女孩,来不善。电视台的记也来了,我现在还没弄清楚。”余光富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人群,到了王蕾的身边。

  “又是你?”余光富见到王蕾时,吃了一惊。

  王蕾见是余光富,忍不住笑道:“原来是余大经理啊,怎么样,前天下午大水平街玩儿的爽吗?”

  余光富想起了前天的挨打事件,不由得冒出了一阵冷汗,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追问道:“黄河呢,黄河来了没有?”

  王蕾笑道:“他马上就来,我劝你呀,提前上个厕所,免得一会儿尿裤子!”

  余光富脸上已经冒出了微微的冷汗,却装腔作势地道:“废话,黄河他要是敢来,我就跟他把账算清楚。”一边说着一边又猛打对讲:,,收到请讲。”

  收到,请讲。”

  了紧急事件。”

  ……

  围观的群众都听不懂两人的对白,只有赵佳蕊,稍微听黄河说起过,左右四方瞟了瞟,心里却在琢磨,不知道黄河的这条计策能实现吗。

  王蕾不失时机地大声解释道:“记同志,就是他,前天的时候,我和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来三通公司要账,三通公司的副总经理让保安们把我们赶了出来,还一直跟踪我们,六七个保安穿着便衣,在水平县拦住我和副总经理,要打我们,这些,都是他们做的,这就是三通公司的所作所为,以大欺小,想实施暴力不让我们催债。现在,这欠账的反而成了爷爷,他这么大的公司,欺负我们公司小,扣着我们八十万的货款不给清,让我们现在都快到了要饭地程度了。”

  赵佳蕊把话筒移给余光富,问道:“请问你是保安部的负责人吗?”

  余光富本不想回答,但是迫于压力,不甘心情愿地道:“是,我是保安部经理。”

  赵佳蕊又问:“那么,这个女士说的都是真的吗?”

  余光富狠狠地道:“别听他一派胡言,没有的事儿!”

  王蕾地口舌之功甚是了得,反击道:“敢做不敢当是不是?我告诉你,当时的场景都被我用手机拍摄下来了,咱们要不要来个电视台大暴光,让全齐南市人都看看你们齐能集团保安队的形象?”

  余光富当即一怔,他倒没料到,面前这个伶牙俐齿的小美女,还留了一手。

  这时候,三通的程总已经闻讯赶来,见此情景,甚是捏了一把汗。

  不过,他毕竟是根老油条,倒装出一副镇定自若地样子,瞟了瞟当时的情况,他赶紧朝摄相人员一摆手,道:“别拍了别拍!电视台的瞎凑什么热闹!”

  王蕾指着程总告诉赵佳蕊:“这个就是程总。”

  赵佳蕊毫不犹豫地到了程总跟前,递过话筒问道:“程总,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程总眉头一皱,搪塞道:“对不起,我没时间。”

  赵佳蕊紧追不放地道:“程总,现在你们公司地所作所为,已经侵害了其他公司的利益,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咱们欠华联公司的八十万,是不是不准备还了?”

  程总显然对赵佳蕊提出地尖锐问题无法回答,只是生硬地道:“不要听他们信口雌黄,他们这纯粹是栽赃陷害。我们公司是欠他们八十万的货款,但是从来没说过不还,他们这纯粹是虚张声势,故意恶搞。”

  王蕾却不失时机地跟他舌战起来:“程总,你说这话不闲腰疼吗?欠我们八十万,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我真怀疑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

  这时候,躲在金杯车的黄河,见时机成熟,拨通了程总的电话。

  程总拨开人群,找了个角落,接听,问道:“哪位?”

  黄河沉稳地答道:“我是黄河。”

  程总一听是黄河,脸色骤然一变,质问道:“黄河,你在搞什么名堂?我告诉你,你越这样恶搞,我越让你们公司拿不到钱。”

  黄河胸有成竹地笑道:“那你可以试试看!你可以不让我们拿到钱,但是你也别想赚钱,我会在短时间内,让三通公司在整个齐南市名誉扫地,让所有人不再信赖三通,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

  程总冷笑道:“那你就试试吧,我不反对,如果我们公司连这点儿压力也顶不住地话,我们不会走到今天。”

  黄河又将他一军:“程总,我可以告诉你,在今天晚上,你将看到一则很有震撼力的新闻,七点半,希望你准时收看。”

  程总呵呵笑道:“黄河,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我倒要看看你能整出什么名堂来。”

  黄河狠狠地道:“你看看就知道了,你会看到一段很风光地视频,记住,晚间的生活频道,新闻30钟。我告诉你,这才刚刚开始,你不让我们华联公司好过,我会把你们三通公司搞到破产为止,玩儿狠,我也会!”

  程总听了黄河地语气,倒是在心里敲起鼓来,但是他却不相信这个黄河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不就是找了十几个员工在门口闹事儿吗?即使电视台播了又能如何?再说了,他又没有真凭实据,又何以畏惧?

  于是,程总不再理会黄河的威胁,反而是号召保安部员工,清理现场,驱逐赵佳蕊和华联公司地员工。

  王蕾接到了黄河的来电提示,也不再继续,带着十几个员工离开了。

  赵佳蕊试图再采访程总,却被程总严辞拒绝了。

  王蕾和电视台的两伙人马,共同回到了华联公司。

  副总经理办公室。

  赵佳蕊和王蕾相继坐下,疑惑地盯着黄河。

  王蕾不无担忧地问道:“黄总,这就完了,我们明天还去不去?我看那个姓程的好像根本没当回事儿呢!”

  黄河笑道:“放心吧,他会当回事儿的,他会乖乖地求我们,给我们结账!”

  王蕾仍然难解疑惑:“你这么确定?”

  黄河点了点头:“这次我们要感谢赵记的帮忙,王助理,到财务报点儿钱,晚上我们请赵记吃个饭。”

  赵佳蕊脸带微红地道:“这

  了吧,我,我觉得自己也没帮成你们忙,那个程:了,不接受我的采访。”

  黄河笑道:“他不接受采访反而更好,你能出现在三通门口,对他们已经是个很强的震慑了。”

  赵佳蕊问道:“有这么严重吗?我能震慑他们?”

  黄河又点了点头,冲王蕾一扬头,示意让她赶快去财务部支点儿业务招待费。

  “哦”王蕾站起身,朝财务部走去。

  赵佳蕊伸手想拦,却没拦住。

  “这多不好意思啊,还让你们破费。”赵佳蕊客套道。

  黄河道:“你帮了我们大忙,更何况,还有那件赵柄全的事情,你也一直跑前跑后,真是辛苦你了。”黄河故意这样说,是想间接地询问一下她那件事情地进展。

  赵佳蕊当然能意会,道:“哦,赵柄全的事情,现在进展很顺利,这样吧,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把他女儿赵依依一块叫上,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她进一步了解一下情况。”

  黄河点点头道:“这个好办!”

  这时候,突然自财务室传来一阵嘈杂的争辩声,黄河仔细一听,确认是王蕾和财务经理谢东的声音。料到是王蕾去财务部领招待费用没能成功,便和谢东争执了起来。

  黄河正要过去看看,王蕾已经愤愤地赶了回来,脸色很难看,愤怒中带着委屈地向黄河诉苦道:“黄总,谢东不让领,他说现在正在控制费用。这个谢东,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看来,你得亲自出马了,他不买我地账!”

  黄河眉头一皱,但上升起来的火气又落了下来,没有作,毕竟,谢东控制成本是对的,黄河不想跟他计较。“算了,这钱我出!”黄河轻轻地道。

  王蕾坚决反对地道:“不行,那不行,公是公,私是私,你是为公司办事,怎么有让你自己出钱呢?”

  黄河劝她道:“公司能挽回损失,比什么都重要,这些就先别计较了。”

  王蕾想再争辩,却没有,毕竟是当着赵佳蕊的面儿,也不好过分争执。

  但是黄河在王蕾的心里又多了一分神秘感,她实在想不通,难道面前这位副总经理能这么高尚?花自己地钱,办公司的事情,这种损己利公的事情,他真地这么乐意去做?

  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这么高尚的人吗?

  疑问,外加一丝敬佩。

  黄河看了看表,对王蕾道:“王助理,你叫着赵依依,跟赵记一块先找个酒店,点好菜,我一会儿就到。”

  王蕾疑问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块去?”

  黄河推辞道:“我还要给三通打个电话,再巩固一下,加深一下那位程总心里的恐惧感。”

  王蕾笑道:“那就替我也加深加深,我看那个程总特别不顺眼。”

  ……

  王蕾和赵佳蕊等人走后,黄河又给三通公司去了电话。不过这次他拨通地是余光富的手机号。

  电话那边的余光富一接通电话,口气还挺硬,冷笑地问:“黄河,你怎么闲着没事儿,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黄河平静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余光富:“什么不幸的消息?”

  黄河:“今天晚上生活频道新闻30,会播出一段视频录相。”

  余光富一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心里却开始敲鼓。

  黄河:“因为那段录相是在水平街拍摄的,很有价值。”

  余光富假装镇定地道:“那跟我也没关系。”

  余光富当然记起了王蕾在三通门口地那番话,她说她将前天的事情都用手机拍了下来,余光富瞬间预感到了事情地严重性和危害性。如果那段视频录相一播,那三通公司的名誉就会大大受损,他这个保安部经理肯定就会被痛快地撸掉,谁也救不了他。不光是他,甚至程总都要受到牵连……不觉间,电话那头地余光富已经出了一头冷汗。

  黄河继续道:“你可以认为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我的耐心是有限地,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具体该怎么去做,我想,你应该清楚,程总也应该知道。”

  说完后,黄河兀自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黄河才像是吃了颗定心丸,站起身,准备赶往酒店。

  刚离开办公桌,还没到门口,就见财务部经理谢东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黄河当然知道他所来何事,干脆重新退回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谢东一进门就冲黄河质问道:“你想用公款请别人吃饭?亏你做的出来!”

  谢东颇有兴师问罪的气焰,外带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现在,他对公司越来越熟悉了,平时一直表现矜持的他,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毕竟,他是陈婷的老同学,又是同乡,况且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心气儿高,被陈婷请吃了几顿饭,说了几句感激的客套话,他便觉得这公司有三分之一姓谢了,他对黄河公款请客的做法极为不满,因此,他怒气冲天地闯到了副总经理,来找黄河理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Paoshu8。co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