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们,多多支持,保镖感激涕零}}}

  对于谢东的这般行为,黄河只是平静地告诉他:“谢经理,我告诉你,我这不是公款吃喝,这属于公关应酬的范畴。该章节由{}提供在线阅读()”

  谢东气势丝毫不减,绷紧脸道:“还说你不是公款吃喝?”

  黄河仍然平静地解释道:“难道刚才王蕾没跟你说清楚吗?我是准备请赵佳蕊吃顿饭,她帮了我们公司的忙。”

  谢东颇具讽刺口气地道:“她帮了我们什么忙?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见了美女就想表现表现,我作为财务部经理,要坚决抵制这种公款吃喝的作风,不管是谁,在我这里,别想占公司的便宜,吃个饭也想让公司出钱!那不可能!”

  黄河按捺了一下心里的火气,道:“谢经理,你的责任心让我佩服,但是你这种不问青红皂白就下定论的做法我不敢芶同。本来这次的公关费用我打算自己掏钱,但是兼于你这种态度,这费用,我还非报不可了!”

  黄河倒也跟他较上劲儿了。

  谢东也坚持自己的立场,狠狠地道:“财务部只要有我谢东在,你这次吃喝不可能报销,财务部出纳要是敢私自给你报销,我马上让他打辞职报告,一分钱的工资也不给她!”

  黄河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谢东较起劲儿来,还真是难缠,然而,黄河毕竟是公司的副总经理,不管谢东和陈婷关系多么好,他毕竟只是一个经理,敢这样跟自己说话,而且摆自己的道,倒让黄河心里非常不爽。黄河没那么高尚,别人得罪他欺负他,他能视若无睹吗?

  于是黄河对谢东提醒道:“谢经理,我再跟你重申一遍,赵佳蕊这次帮了公司大忙,公司请她吃饭是人之常情。而且,我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同时也兼管你们财务部,我有决定财务支出的大权!”黄河逐字逐句地吐出,眼睛里已经迸射出一股神光,特具杀伤力。

  谢东触到了黄河凶狠地眼神。猛地一怔。但随即笑道:“那么。我就要问一问黄副总你了。这个赵佳蕊帮了我们什么忙?不就是跟着你去三通采访了两句吗?你跟她交往我没意思。你跟她吃饭我也没意见。但是你富丽堂皇地拿公司地钱作为和她交往地赌资。我说什么也不答应!”

  黄河本以为谢东这个人有些古板和咯应。但是却没想到他能咯应到这种程度!

  对此。黄河终于压抑不住心里地怒火。猛地一拍桌子。骂道:“放你妈地屁!”

  然后站了起来。

  这声音震撼了整个公司。

  更震撼了谢东。谢东猛地打了个冷战。愤愤地盯着黄河。

  黄河接着说:“谢东,我告诉你,我是在为公司工作,赵佳蕊是我请来帮助公司的。

  公司的八十万货款,时时刻刻都在我地脑子里画弧,我一心想把公司的账款追回来。可你呢?如果不是你,三通公司也会跟华联公司较劲儿,那八十万早就结清了,正是因为你的鲁莽,才让三通地领导有了借口,你应该为此事作出深刻的检讨!”黄河反过来抓住了谢东的辫子,反咬一口,他本不想追究这事儿,但见这家伙此时如此无礼,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谢东似被戳中了伤处,静立了片刻,但随即反问道:“你敢保证你这次的计划能成功吗?你敢保证你能把八十万货款追回来吗?你要是能保证,我可以姑且把你这次请人吃饭划到公关费用里面,但是你能保证吗?”

  黄河觉得跟他多费口舌,简直是浪费时间,而且,再这样争辩下去,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跟他动手。于是黄河转而道:“谢东,趁我现在还有一点理智,你给我出去。但是我告诉你,我还会追究你办事不利的责任!”

  谢东哼哼一笑,轻声道:“追究我?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看!”

  黄河听了他的这句话,猛地一惊。

  想一想,其实谢东的话不无道理。谢东是陈婷的同学,又是儿时地玩伴,自己虽然是副总经理,但却也是个外人而已。

  但黄河毕竟是黄河,即使自己是外人又能如何?他决不允许这些没有自知之明且所谓的陈总的亲信们,在公司为所欲为,自以为是!

  这时候,陈秀闻声赶了过来,见办公室里洋溢着火药味儿,皱眉问道:“怎么了?怎么回事啊?”

  谢东神气地道:“你问他吧,一心想着占公司的便宜,想花公司的钱,办自己的事情!”谢东一扬头,眼神里迸出一丝不屑。

  黄河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正想站起来骂他,却听陈秀冲谢东开口道:“不可能吧?黄总不是那种人,他什么时候占过公司的便宜?”

  谢东解释道:“他,他想从财务部支钱请客,我没同意。”

  陈秀反问道:“黄总要支钱,还有必要让你同意吗?”

  谢东一怔,争辩道:“我是财务部经理,凡是财务上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管!”

  陈秀却看了一眼黄河,转而冷笑道:“你管财务是不假,但是黄副总是管你地!你要知道,现在黄副总统筹负责华联公司的一切,公司里除了陈婷,所有人都得听他的。我姐把你叫到公司里来帮忙,不是让你来顶撞领导来了,知道吗?”

  这一番咄咄逼人的说辞,让谢东差点儿羞愧的无地自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陈秀会这样让他下不来台。

  黄河感激地望了陈秀一眼,关键时候,她还是向着自己,这丫头,有些时候倒是挺有魄力地。不过黄河也暗自庆幸陈秀的插手,否则,如果不是陈秀及时赶到,这个谢东肯定会更没面子。黄河会让他永远抬不起头!而此时,既然陈秀替自己解了气,他心里地愤怒也淡化了不少。

  倒是谢东对陈秀,又是另外一番嘴脸,他知道陈秀是陈婷的妹妹,他们以前也有过交往,但是对于陈秀地这番话,他没有辩白,但是脸已经涨的通红。

  陈秀是个得理不饶人地角色,继续指责道:“谢经理,你要弄清楚公司的隶属关系。现在陈婷不在,所有人必须以黄副总为中心,开展工作,你们财务部也不例外!”

  黄河差点笑出来,盯着陈秀这强势地样子,觉得甚是好玩儿。

  谢东终于在陈秀的这一番说辞之后,灰溜溜地走开了。

  陈秀凑到黄河身边,冲黄河神秘地一笑,邀功

  “黄总,过瘾不?”

  黄河点了点头,笑道:“过瘾,超过瘾!”

  陈秀调皮地噘嘴道:“那,那你怎么感谢我呀?”

  黄河却笑道:“其实如果不是你来的话,谢东会更惨,你应该知道,把我惹火了会是什么后果!”

  陈秀嗔怪地道:“哼!我这么帮你糗他,你还不领情!讨厌!”

  黄河不怀好意地道:“这样吧,让我奖励奖励你,怎么样?”

  陈秀乐道:“好呀好呀。”

  “转过身去!”黄河道。

  陈秀不解地转过身,背对黄河,不知道他搞什么名堂。

  黄河拿了一本书,轻轻地朝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调戏道:“奖励你打一个屁屁!”

  陈秀转过身来,脸涨地有一丝微红,愤愤地道:“黄总你真坏,骗人家!”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美滋滋的。

  黄河一看表,时间不早了,道:“对了,陈秀,我晚上请赵佳蕊吃饭,不如你也一块吧。”

  陈秀一怔,惊讶地道:“你说的是那个生活频道地女记?”

  黄河点了点头。

  陈秀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疑惑道:“你怎么认识她的?”

  黄河将请赵佳蕊帮忙的事情一一道来,陈秀却置疑道:“这样能行吗?三通公司也是大公司,现在又有齐能集团当后盾,他们会怕媒体的评价?”

  黄河笑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陈秀却不无担忧地道:“我总觉得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呢。”

  黄河道:“有些事情是我们想复杂了,其实很简单而已。”

  陈秀不自然地笑了笑:“但愿这次能够成功,这八十万可是我姐的一块心病啊。”

  黄河点了点头,道:“行了,你收拾一下吧,跟我一块去陪赵大记吃饭,或许,以后我们公司用着她的时候还多呢。”

  “我去,方便吗?”陈秀问。

  “方便,怎么不方便!”黄河道。

  “那好吧。”陈秀笑道。

  两人商量妥当,准备出时,在门口碰到了刘朝。

  刘朝笑眯眯地问:“干嘛去啊你们?”

  陈秀冷冷地道:“去吃饭。”

  刘朝厚颜道:“能不能带上我?”

  陈秀想拿脚扁他,没见过这么厚脸色的人。

  但嘴上却推辞道:“对不起刘老师,我们有点儿私事儿。”

  刘朝遗憾地感叹道:“唉,陪美女吃饭地事儿,轮不到我刘朝呀,悲哀,悲哀啊!”

  黄河很反感他的无厘头形象,见了美女眼睛直,动不动就说我刘朝怎么怎么样,我刘朝以前多么牛B,听了让人烦。反感归反感,黄河还是试图以工作的角度去衡量他,于是对他道:“刘老师,你下午弄一份公司的培训计划,下周交给我看一下。”

  刘朝似乎不想受人左右,眉头一皱,应付地道:“OKK,我下午写一写。”

  “辛苦了。”黄河不忘表扬他一句,然后携陈秀往外走。

  刘朝对着二人的背影长吁短叹地暗道:“悲哀啊,为什么别人吃饭都有美女陪伴,我刘朝到现在还是光杆司令?”

  不过,他突然想起了星期天要带人听课的事情。他已经物色了三个人选,一个是王蕾,一个是王梦璐,一个是赵依依。其实再高尚的人,选人的时候也多少带着有色眼镜,更何况,刘朝还是一个对异性特别痴迷地人,不过他有一个优点,对异性的喜好从来不加掩饰,这或许就是他和陈强之间的不同之处吧。

  然而,刘朝东找西找,才知道赵依依和王蕾都不在公司,只有王梦璐在,老虎不在家,猴子成了霸王,他把王梦璐叫到副总经理室,以商量星期天听课的事情为由,跟王梦璐聊起天来。

  ……

  却说黄河和陈秀,开着陈秀的车,赶往了事先约好地索尼伦酒店。

  车上,陈秀突然问黄河道:“黄总,你觉得王蕾给你当助理,合适吗?”

  黄河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让王蕾让助理是大材小用了,她本来是一个很优秀的部门经理,现在却窝在了我身边,简直是公司对人才地浪费啊!”

  陈秀俏眉轻皱地道:“我姐为什么要让王蕾给你当助理呢?她完全可以让你再招聘一个,没必要让王蕾当,我真搞不懂我姐的心思。”

  黄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追问道:“陈秀,你能告诉我,王蕾和你们家究竟是什么关系吗?”

  陈秀若有所思地道:“就沾点儿亲戚而已,不过我姐跟她关系特别好,我姐对她啊,有时候比对我还亲。”

  黄河一怔,算是肯定了自己曾经地置疑,他不得不佩服陈婷的智商。毕竟,自己是个外人,而华联公司是个家族式企业,随着自己在公司势力和扩大和威信地提高,让陈婷既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真能给公司出力,忧的是怕自己会走陈强的老路,所以她就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一个亲信,相当于卧底。

  这么简单的一个小算盘,怎么能瞒得过黄河的眼睛?

  然而,黄河还是有很多疑惑不能释解……

  黄河正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手机铃声响起。

  打开一看,竟然是王梦璐打来的。

  王梦璐在那边问:“黄总,你星期天有时间吗?”

  黄河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王梦璐道:“刘老师让我星期天跟他去听一堂培训课。”

  黄河笑道:“可以啊,去吧,多参加一下名师的培训课,有好处。”

  王梦璐道:“你星期天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你也一块去行吗?”

  说实话,黄河真想去,然而,星期天他早有了自己的安排。于是推辞道:“我星期天有安排,去不了,你跟刘老师先去吧,再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去。”

  “哦”

  “……”

  挂断电话,陈秀问黄河道:“王梦璐打来的?”

  黄河点了点头:“是,刘老师要带她去听培训课,免费的。”

  “哦。”陈秀突然加大了油门,这时候,索尼伦大酒店,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了。

  黄河没注意到,陈秀面部表情的微妙变化……(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