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记,对这些生理方面的东西,倒是不怎么掩

  黄河害怕会横生枝节,只能推辞道:“佳蕊,你就和衣休息吧,几天后胳膊的伤就恢复了。(@泡@书@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

  赵佳蕊耍起了小性,啧啧地质问:“我为什么要和衣睡?我现在正郁闷着,我怎么换”赵佳蕊挥了挥手中的卫生巾:“怎么换这个?你想让我脏死吗?”

  一连串的质问让黄河又气又笑,敢情她这样一番话,倒好像是自己不尽情理了。

  但是如果让自己心安理得无所顾忌地帮她换衣服换卫生巾,黄河自然还是心有余悸,占便宜揩油是好事儿,但是俯下身子这样伺候一个女人,实在是有失男人气概。然而黄河实在找不到推辞的理由,毕竟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如果没人帮她换,她会

  唉,郁闷和意外参半吧。

  黄河到了赵佳蕊跟前,心想倒霉就倒霉一次吧,帮她脱衣服换卫生巾也是什么坏事,反正自己问心无愧。谁让自己突然赶上这种YYY的事情了呢?

  倒是赵佳蕊突然间扑哧笑道:“嘿嘿,你还真信了呢?我再傻了不会傻到让一个男人帮我脱衣服,我有这么轻佻吗?”

  黄河一怔,觉得这个赵佳蕊的性格倒与燕颇为神似,有点儿喜欢恶搞,貌似女人都有这方面的倾向吧。

  “那最好,你先休息,我回去了。”黄河转过身,心想终于解放了,拜拜了您呐。

  但赵佳蕊却又突然喊住了他:“别走别走呀,我的大英雄。”

  黄河眉头一皱,转过身来:“又怎么了?”

  赵佳蕊一只手撑起身子,风蕴十足地盯着黄河道:“你要是走了,我怎么办?话又说回来了,我现在觉得身体非常难受,下面垫的东西貌似已经,已经饱和了,再不换就,就完了。”

  汗。绕了半天弯儿,赵佳蕊倒是又绕回来了。

  黄河当然明白她这话的意思,虽然很含蓄,但意思很明显:我的卫生巾里面已经满了排泄物,现在不换的话很不舒服

  “那怎么办?要不,你打电话找个女性朋友来帮你换?”黄河建议道。

  赵佳蕊嗔气地骂道:“去你地吧,都几点了,我去叫谁?再说了,人家一来看到我屋里一个大男人,那我还不得绯闻满天飞啊?”

  “说的倒是。”黄河也意识到了事情的棘手性。

  赵佳蕊坐了起来,脸即一红,道:“这样吧,你帮我换,但是不许偷看!”

  黄河差点儿晕倒,心想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不看怎么给你换?自己长这么大,倒是还没有遇到过给女人换卫生巾的情节,太YYY了,太恐怖了。

  呜呜这算什么?

  黄河想了想,也算是豁出去了,不就是帮她换条卫生巾吗?这有何难?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赵佳蕊果然把手里地一包卫生巾递给黄河,黄河脸有点儿红,伫立半天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打开它。但他终究还是打开了,取出了一枚,攥在手里,但它仿佛有千斤之躯,黄河感觉异常沉重。

  赵佳蕊调皮地看着黄河的窘迫,颇有一副胜利的喜悦之情,她喜欢享受这种被男人服侍的感觉,很爽,她也愿意挑逗一下这个充满魅力充满神秘的英俊帅哥,他能给人以安全感,给女人以强悍的冲动。他结实的身体,健壮的身躯,还有他刚毅且充满雄性地脸庞。

  但是到了面前,黄河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赵佳蕊穿着一身蓝色,蓝T恤,蓝短裤,短裤是系扣式的,很精致,有些紧身,但却将她臀部、小腹的线条勾勒地曼妙无比。

  赵佳蕊此时倒像是一个风骚少妇,斜撩着一副长腿,催促道:“快帮我换吧,再不换就,就完了。”

  黄河不再多想了,鼓起勇气,将手停放在她的短裤上方,一咬牙,解开了扣子。

  双手再一协力,轻轻地褪下了赵佳蕊的短裤。

  她,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小裤,三角型,洁白无暇的大腿,与两腿间那一处小小的突起,相映成趣,勾画出了女人最神秘之处的曼妙风景。

  忍不住,黄河有些热血沸腾了,能不热血吗?这场面

  赵佳蕊故意分开了点儿腿,盯着黄河褪去那件三角小裤,直到一件巧夺天工的玉体,彻底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黄河没多想,这种场面自己见得多了,邪念是少不了地,但他还能控制住自己,然而,手里拿着那片护舒宝卫生巾,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因为他的确不知道女人的这个东西是怎么垫进去的。

  赵佳蕊见黄河愣住了,催促道:“怎么了?想多看看我的身体?”

  黄河使劲儿摇头,不好意思地道:“我不知道这东西往哪儿塞。”

  赵佳蕊扑哧笑了,嗔骂道:“傻瓜。”然后指了指黄河手里的卫生巾,道:“那上面两边儿有胶,把它粘在内衣上就行了。”

  “哦。”黄河拎起来看了看,还是不明白怎么个粘法儿,倒是赵佳蕊来了灵感,指着下面的内衣道:“傻瓜,我看看我内衣里那片旧的怎么粘的,不就明白了?”

  黄河一瞟她内衣里那鲜红的薄片儿,恍然大悟,是自己太紧张了,做什么事情都乱了阵角。

  把旧卫生巾解下来地同时,黄河终于明白了原理,原来卫生巾是这样用的,把它拆开,用卫生巾涂胶地地方粘贴在内裤两侧,固定稳,然后再一穿,就正好护住了女人的,这一天便可安枕无忧了。

  黄河小心翼翼地帮她垫上卫生巾,由于距离比较近,手总是自然而然地触碰到她地,那方寸之地的曼妙,触到他手腕儿地瞬间,浑身像遭了电击一样,太敏感了。相信能拒绝得了这种诱惑的男人实在太少了,那种无法想像的成熟女人地,那处无限神秘的方寸之地,令人血脉贲张,欲罢不能。而黄河,却是凭着一种超凡的毅力,抗拒了最为深刻的诱惑,当为她一切就绪,轻巧地穿上内衣地时候,黄河已经出了一头微汗。

  总算是换完了,黄河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真雷人!不愧是齐南市媒体第一人,敢让男人帮他换卫生巾,这胆量,实在是太强悍了。

  黄河坐下,回想着刚才给她脱下衣服的那一瞬间

  有些回味的余地。

  赵佳蕊斜视着黄河,拿被子盖住身体,娇柔地问道:“黄大哥,你可是第一个看过我身体的男人!”

  黄河打肿脸充胖子:“你以为我愿意看吗?”

  赵佳蕊一噘小嘴:“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黄河惑地道:“你想让我明白什么?”

  赵佳蕊伸着漂亮的小舌头,睁大眼睛且饱含柔情地道:“我的身体随时对你开放。”

  黄河吓了一跳,随口问道:“什么意思?”

  赵佳蕊却一反常态地道:“这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体最后地部位都给你看了,这说明了什么?只要你愿意,我的身体可以随时给你。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只是床上的伙伴儿,我不会打扰你地正常生活,你看怎么样?”

  黄河差点儿被雷倒,心想这个赵佳蕊怎么会是这种人?从她受伤之后,她的言行举止仿佛跟以前不一样了?遥想刚刚遇到赵佳蕊时,她是一个开朗大方但在生理方面很矜持的女性,可现在,她竟然说出这种话!实在是让人汗颜无比,匪夷所思啊。要知道,赵佳蕊在整个齐南市甚至整个山东省,她的威信之高,她的粉丝之多,超乎人的想像。在人们心目中,她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女神,才华横溢,美丽脱俗,如果让世人知道她此时的丑恶面目,必将掀起惊天的巨浪。

  黄河此时算是已经在刚才地无聊情节中苏醒过来,看着身边含情脉脉的赵佳蕊,回想着刚才自己傻乎乎帮她垫卫生巾的情景,觉得实在是太不合逻辑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不管是谁想一想,这种戏剧性的情节,在现实中实在是难以生,除非是那些靠出卖色相糊口的妓女们,才会轻佻到让男人帮她垫卫生巾的水平!

  黄河觉得,赵佳蕊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严重地损坏了。

  原来,原来她竟然是如此轻佻,轻佻的让人难以置信。

  在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完美,而此时,却将人性地丑陋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她,她竟然暗示要做自己的性伙伴!

  人呐,总是难道琢磨。

  黄河若有所思地对赵佳蕊道:“赵记,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实在想不通,我真地很惋惜,很惋惜。”黄河心里涌入了一种强悍的惋惜感,是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么美丽的一个公众美女,这么有威信地一个集记、主持人、播音员于一身的传奇人物,竟然如此轻佻,如此荒唐,怎能不让人痛惜?怎能不让人悲愤?

  赵佳蕊似乎看穿了黄河的想法,笑道:“你觉得我很轻佻,是吗?”

  黄河的回答是肯定的:“不错,你不是一般的轻佻,简直是很淫荡,很无耻,我对你很失望!”黄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她并没有做对不利的事情,也没有伤害自己,自己为何如此反感于她?要在以前,如果有美女这样,他巴不得与她生点儿什么呢,但此时,他似乎显得异常悲愤。

  或许,这是一种异常的失望吧!

  在黄河心目中,赵佳蕊一直很完美,虽然黄河并不幻想与她生什么爱情的火花,但是她的美丽,她的出色,着实让黄河很受感触。他喜欢她,这种喜欢不算是爱,却强胜过爱,因为这是社会交往的一种境界。不为色,不为名,不为利,不为了利用对方而交往,只是觉得喜欢,觉得想和对方成为朋友。这种真诚的感情,却在此刻幻化成了泡影。一个优秀的女孩,万众瞩目的美女主持人,竟然是个如此轻佻的落妇,这种巨大的落差,何以不让人心痛?

  赵佳蕊挨了黄河的骂,倒不生气,反而露出一丝笑道:“我淫荡?你说我淫荡?你既然知道我淫荡,为什么刚才没有拒绝帮我换卫生巾?那个时候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我的轻佻吗?黄大哥,不要隐藏了,男人,就没有不好色的,你也别装出一副清高仗义的样子,这样实在太虚伪了!”

  黄河不知道赵佳蕊在搞什么名堂,愤愤地道:“我可以实事求是地告诉你,我黄河不是什么高尚的人,我也好色,也喜欢男欢女爱卿卿我我,但我决不会跟你这种人那样,因为你的身体不值钱,你让我瞧不起你!”

  黄河一边说着,一边想走,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他心里的怒气冲到了极限。

  要知道,一个在心里根深蒂固的美好形象,刹那间损坏,那是很具有杀伤力的。

  但黄河刚刚走了一步,还没迈到门口,又对赵佳蕊道:“忘了告诉你,刚才我之所以会帮你,是因为我想知道你在搞什么名堂。一个正常的女人,哪怕再无耻的女人,也不会让男人帮她换卫生巾!”

  赵佳蕊却回道:“你错了,有一种男人,可以这样做!”

  黄河懒的再理她,看着床上的赵佳蕊,此时这轻佻的形象,黄河实在有些意想不到。人啊,怎么会是这样?她变得也太快了点儿吧?

  “老公,老公可以毫不隐讳地帮助老婆换卫生巾,这是一种关爱!”赵佳蕊见黄河默默无语,道出了正确答案。

  黄河觉得侮辱的她还不够,重新返了回来,冷笑道:“你觉得跟我谈论这些话题,有意思吗?”

  赵佳蕊笑道:“有意思,很有意思,至少你让我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黄河一怔:“什么意思?”

  赵佳蕊用左手盖了盖真丝被子,似乎又变了一种语气和态度,道:“你难道没感觉到,这是一番试探吗?”

  “试探?”黄河真想煽她一个耳光:“我倒没听说这种富有创意的试探,再说了,你要试探我什么?”

  赵佳蕊倒是天真地笑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轻佻形象,又恢复了以前那种玉女般的青春形象。她告诉黄河道:“这的确是一种试探,只不过,为了这次试探,我付出的代价的确有点儿高了。但是,你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你不应该因此而怀我的,你应该知道,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吗?”

  黄河怎能相信她这富丽堂皇的理由?试探?亏她编得出来!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