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当然不会相信赵佳蕊的鬼话,她这番莫名其妙的河对她的印象彻底改变了。@泡@书@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

  黄河想走,想离开这个地方,但赵佳蕊却突然间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女人的眼泪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黄河有些不忍了,即使她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但她毕竟受了伤,他能丢下她不管吗?他虽然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但是基本的爱心还是有的。于是他叹了一口气,重新回到赵佳蕊身边。

  赵佳蕊破涕为笑,满怀伤感地道:“黄大哥,我真的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不轻佻,真的!”眉宇之中露出了些许异样的真诚。

  黄河冷笑道:“你以为我信吗?”

  赵佳蕊眉头一,认真地道:“我不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好,但这是事实。”

  黄河不想再和她辩论,因这一切都是苍白的。转变话题道:“你赶快找个朋友来照顾你吧,我回去还有事儿!”

  赵佳蕊嗔气我就要你照顾我!”

  黄河摇了摇头可。”看了看表,已经一点多了,心里有些郁闷。

  赵蕊身体靠近了一些,一只手拉着黄河的胳膊大哥,我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女人,真的不是!我的确是在试探你,真的,我不骗你!”

  黄河笑道:“你想试探我什么?我有什么值得你试探地?”

  赵佳蕊动情地道:“黄大哥在我心。是英雄一样地人物很有好奇感。所以。所以就想试试黄大哥好不好色。会不会趁人之危。所以才。才这么荒唐地试探你。结果。结果让你误会了。但我能判断出。你是一个很正直地人!”赵佳蕊地话很认真。貌似真诚。但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黄河对她地话半信半疑。信吧。貌似再没有比这荒唐地试探了;不信吧。这赵佳蕊这样勾引自己有什么目地?她是堂堂地传奇女记。号称齐南市第一美女。自己何德何能。能让她这样诱惑自己?

  很难断!

  “你睡吧。还能休息几个小时。”黄河轻轻地道。

  赵佳蕊却试探地问:“你相信我了吗?”

  “相信你什么?”

  赵佳蕊利落地道:“相信我的话。我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黄河酸涩地苦笑一声:“这个,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实话,自己一直很欣赏的一个女孩,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黄河心里的确不是滋味儿。尽管她不是自己地女人,自己无权干涉她的性格和特征,但说实话心里的确有些酸酸的。

  就像明明自己身边是个美女,可爱、善良、漂亮,然而有一天,突然现这个令自己心仪地女孩,竟然是个妓女似的。

  这种感觉,相信很多男人体会过。

  不管赵佳蕊是真是假,但黄河都会感到有一些失落。

  黄河没顺着她地话接下去,而是继续催促道:“你睡吧。”

  赵佳蕊见他有意回避,知道再解释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起色,还不如等他情绪稳定一些再想办法。也许,没有人能了解赵佳蕊的苦衷。她既是记、主持人、播音员,同时还兼了另外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只有她和一个姓赵的曰本商人知道。这个身份,让她必须加快速度,实行自己的计划。

  “你呢?“赵佳蕊关切地问道。

  黄河无奈地道:“我今天留在这儿,不走了。等明天我想办法,找个人来照顾你。”

  赵佳蕊面露喜色,瞳孔迅速放大,兴奋地道:“真的?那太好了。”但脸上随即又展现了一丝愁容。“我家里就这一张床,那怎么办?”

  黄河平静地道:“我睡沙吧。”

  赵佳蕊摇摇头道:“不行不行,沙上容易着凉的,我家地沙都是真皮的,很容易着凉。”

  黄河觉得她此时地言语,倒显得格外纯真,全然不像刚才那个说出那些话的‘荡妇’也意到自己刚才地话的确是有些过激了。看赵佳蕊地样子,她怎么会是荡妇呢?即使她是荡妇,自己操什么心?呜呼,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赵佳蕊见黄河默不作声,又道:“这样吧,要不,你睡我旁边儿?”

  黄河一惊,心想你的狐狸尾巴是不是又要露出来了?嘴上却道:“我没那个雅兴。”

  赵佳蕊却天真地道:“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个正直的人,你不会欺负我的。再说了,我现在受了伤,你好意思欺负我吗?”

  汗!

  黄河在心里捏了把汗,心想自己遇到的怎么都是些这样的女人啊?自己究竟哪一点儿正人君竟然让女人们无所防备,竟敢邀自己同床而眠。服了,彻底服了。

  此时此刻,说是不有邪念,那是***扯淡,但黄河还是能守住分寸的,或许如果不是因为陈秀的事情,他倒真有可能趁机占占赵佳蕊的便宜,但是跟陈秀的风流之事,已经显现出了棘手,那个丫头竟然也是个处女,现在正缠着自己不放。如果自己继续风流下去,谁为这冲动的恶果买单?

  无可想像。

  他觉得唯一能让自己有勇气买单的人,只有燕。有些时候,他这个人的确有些固执,认准了一个人,就很难改变了。

  一样,不谈则已,一谈他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别的女不会再稀罕,顶多就是逢场作戏一番,满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要。然而,是与陈秀的**事件,或多或少地点醒了他,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风流,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不知道陈秀还要纠缠自己多久,他总觉得对她有些歉意。虽然陈秀当时没能见红,但她后来地一番表现,地确让黄河对她的处女身份,有些相信了。

  生活的戏剧性,远远要比小说更真实。尤其是一个不平常的人,一生中会经历太多太多的遗憾与巧遇,或是艳遇。但是人啊,什么程度才能满足呢?

  这是黄河久久思考的一个问题。

  心里正在这样想着,赵佳蕊又说话了:“怎么,你还怕我玷污了你不成?”

  黄河批评她道:“赵佳蕊啊,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你觉得我们在一个床上睡,那现实吗?如果你是三岁的小孩子,或我是三岁的小孩子,或咱们都是三岁的小孩子,那样可以,无所谓。但你要道,咱们都是成年人,成年地一对男女在一个床上睡,鬼都知道会生什么!”

  这一通批评看弱智,但敏感的赵佳蕊能听得出来,这是极大的讽刺。黄河就是利用了这种看似傻里傻气的小白话,来表达对自己地不满。她倒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这么高尚地男人,白送的美女不要,美女提出睡一张床,他还不乐意的?这种男人,还有吗?

  “黄大哥,在农村有个说法,‘蹬腿睡’,知道吗?咱们可以一人睡一头啊!”赵佳蕊道。

  关于‘蹬腿睡’说法,黄河自然知道,毕竟他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所谓蹬腿睡,就是两个人睡一张床,一个睡床头,一个睡床尾。

  这种睡觉的方式,在床较小地情况下用的机会比较大,没想到这赵佳蕊还别有创意,让黄河跟她蹬腿睡。

  黄想这样吗?

  说,那是假地。赵佳蕊是何等级别的美女?这是一个笑容就能让人回味终生,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意淫半天地超级天使级美女。能跟她睡在一张床上,就是不生什么事情,那也已经很*何况,如果真地睡在一张床上,能不谁能保证不会生什么?

  “算了吧,赵佳蕊,我去看电视吧。”黄扬风格地道。

  赵佳蕊眉头一皱能不叫我蕊吗?叫我佳蕊或蕊蕊。”

  黄河只是一笑,却不作答。

  赵佳蕊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心里有些失落。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她突然觉得他真的好深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令人既有些畏惧,又特别想了解他,亲近他。而且,他的身份,更是让人充满求知欲。想起了那位曰本商人跟自己说的一番话,赵佳蕊到现在还觉得汗颜。她真的不想伤害黄河,然而,他已经答应……

  无奈,她特别地无奈。

  赵佳蕊正想像着什么,黄河已经走出屋。

  她想召唤他,但没出口。

  黄河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斜躺在沙上,夜的宁静,让他的思路更加清晰。这一连串的经历,让他的心情蕴含着五种不同的味道。回顾每一个细节,总感觉这一切不像是真的。赵佳蕊的轻佻和天真,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他实在不知道应该相信她的哪一面。

  电视上正演着根据金庸的经典名著《笑傲江湖》改编成的电视剧,黄河平时很喜欢看,但此时却没有心情认真欣赏。他的脑子里,装了太多的事情。关于他身边的几个女人,一瞬间全都播映出来,想着想着,他觉得脑子有些涨了。

  一阵手机铃声惊扰了他的思路。

  打开一看,是赵依依的来电。

  黄河极不耐烦地问道:“这么晚了,打什么电话?”

  赵依依焦急地问道:“你们现在在哪里?赵记呢?”

  黄河:“在她家呢。你在干嘛?”

  赵依依:“哎呀,那些警察真麻烦,问东问西,一直到现在才放我出来。”

  黄河突然间来了灵感:“要不,你过来一下吧,我批准你三天的假,你陪赵佳蕊养伤。”

  赵依依倒是很乐意,疑惑道:“那可以。你现在在她那儿?”

  黄河:过,我告诉你地址。”

  赵依依:“好的,你说吧,我这就打车去。”

  黄河告诉了她地址,心里突然轻松了不少,看来,自己终于可以解放了。

  挂断电话,黄河伸了伸懒腰,突然感觉一身地疲惫,困意十足,便躺在沙上,准备小打个盹儿,没想到这一睡,就睡熟了。

  当他醒来地时候,见自己身上已经披了一条毛毯,斜眼睛望去,见赵佳蕊坐在茶几的一侧拿笔写着什么。不过,为她的右手受伤了,她是用左手写的,看的出,她写的很艰难,却很认真。

  赵佳蕊见黄河醒了,赶快把笔纸收起来,笑道:呵呵,你到卧室去睡吧,我想写点儿东西。”

  黄河觉得这个赵佳蕊怎么又神经起来,半夜三更的,写什么东西?但嘴上却说:“想写的话明天再写吧,这么晚了,你不困啊?”

  赵佳蕊道:“我不困,我精神着,

  写点儿东西。”

  黄河心里有些汗颜,心想不会是被自己刚才打击的神经过敏了吧?

  正在这时候,黄河的手机又响了,是赵依依打来地。她说她已经到了楼下。

  黄河挂断电话后,对赵佳蕊道:“我下去接个人。”

  还没等赵佳蕊反应过来回话,黄河就出了门。

  下楼,见赵依依在单元门门口张望,黄河匆地走了过去。

  十月份的天年已经开始凉,而赵依依却穿了一身白色的夏装,身上充满了凉意。赵依依身体有些抖,两只手抱住肩膀,嘴里出阵阵唏唏声。

  她见到黄河,脸上顿时露出了喜悦,问黄河问道:“你不会一直呆在现在吧?”

  赵依依凑近嘴巴又问:“一男一女呆到了大半夜,能不生点儿什么?”

  黄本来心里就不爽,听她这样一说,马上板脸道:乱说。看你冻的,都快僵了,赶快上楼吧。记住,要好好照顾赵佳蕊,你这几天地假期,我给你照样算考勤。”

  赵依:感激地道:“黄总真仁慈,了工资请你吃饭。”

  “不用了。”黄河一扬头,示意让她快儿上去。

  但赵依依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不解地问道:“你不上去了?”

  黄河点了点头:房间是。你上去后告诉赵佳蕊,就说我有事儿回家了。”

  赵佳蕊却跑过来拉住黄河的胳膊,调皮地细声细气地道:“黄总,你也别走了,这么晚了,你回去干嘛?”

  黄河推辞道:“我还有个应酬呢,你去吧。”

  赵依依见黄河执意不肯上去,也便作罢,自着‘嗒嗒嗒’地高跟鞋声音,上了二楼。

  而黄河,则带着一身的疲惫和失望,走出小区,看着公路上零星的行驶的车辆,在里面寻找出租车的影子。

  等了大约有十几分钟,才等来了一辆,想直接回明星小区。

  由于晚上行驶的车辆少,行人也少,路灯又亮,出租车跑地特别快,没出十几分钟,便经过了华联公司门前,穿到了华联公司对面那家小胡同里。

  黄河一眼看见王珊的手机店里,还亮着灯光,不由得心里一惊,心想都几点了,难道这个王珊还没睡?

  这样想着,心里却多一份牵挂,便让司机暂时停了车,自己进行打探一下情况。

  门已经锁上了,只是卷帘门还没拉下来。

  黄河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因为是在寂静地夜里,这几下,倒显得格外响亮。

  一阵脚步声,王珊迎了过来,开了门,见是黄河露出了强悍的笑容。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王珊见她穿着一身浅红色地睡衣,赤脚穿着一双加厚底儿拖鞋,身体的线条被束地朦朦胧胧的,手里还拿着一支笔和一个黄皮本。

  “我路过,见你这里还开着灯,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你这么晚了,还不睡,在干什么呢?”黄河问道。

  王珊神秘地道:“我呀,算账呢。”

  黄河瞟了瞟屋里的柜台,问道:“货出的怎么样了?”

  王珊兴奋地道:“你猜?”

  黄河摇头道:“我没处猜。我又不是神仙。”

  王珊伸出两个手指头,得意地道:“半个月赚了两万块钱。”

  两万?汗。

  黄河被雷了一下,一个小小的手机商铺,半个月能赚到两万,这是什么概念?看来,自己没白帮她,她也没白努力,事实证明,她已经初显成功了。

  “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前途一片光明啊!”黄河赞叹道,忍不住在她的小脸上轻轻捏了一下,趁机揩了揩油。

  王珊却道:“这么晚了,你还回家?干脆别回了,留下来帮我规划一下吧,我想把店面儿再装潢一下,扩大经营范围,再招聘两个营业员。”

  黄河质问道:“你以前不是早要招聘营业员吗?怎么现在还没招来?”

  王珊笑道:“一直太忙了,没来得及招呢,还。”

  两个人刚刚聊了几句,在外面等候的出租车司机不耐烦了,冲里面喊道:们儿,你还走不走?”

  这就走,稍等一会儿!”黄河冲他挥手道。

  那司机倒是愤愤地埋怨道:见过这样的人,半夜三更打车回家,还不忘跟自己的小情人约会约会……”

  王珊听到司机的埋怨,走到了门口,冲出租车喊道:“你瞎嘀咕什么?看看跑了几里了,我给你钱,他在这里不走了。”

  司机反唇相讥道:“不走了?不走了你让我里等什么?等着看你们亲热吗?无聊!”

  这种霸道的司机黄河见得多了,不想和这种人纠缠。但想辞别王珊,回家。但王珊说什么也不让黄河走,非要让黄河留宿。黄河看了看表,已经将近三点了,心想留宿就留宿吧,反正又不是没留宿过。不过,就是有点儿对不起燕。

  给司机递了钱,二人便回了屋。

  黄河不禁在心里暗道:自己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到处有可以留宿的美女战壕……(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