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因为燕真诚的泪水,黄河终于做出了艰难的选

  燕

  这个让自己爱至极限的女孩儿,让黄河瞬间没有了推卸的勇气。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今天的局面,既然无论怎样选择都会伤害其中的一个人,倒不如选择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孩,作为陪伴自己一生的妻子……

  幸福的二人,终于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燕破涕为笑,偎依在黄河怀里道:“我爸马上就要来齐南了,下个月就能来!”

  黄河点了点头,对于燕世国,他颇有一种敬畏的感觉,这个极有传奇色彩的商界大亨,身上拥有摄人的大将气质,黄河在和陈婷参加陈安之老师的课程时,见过那位让人望尘莫及的老。很精神,也很有风度。

  燕道:“丑女婿总要见岳丈了呢,高兴不?”

  黄河苦笑道:“高兴,高兴。”却又拥紧了燕的身体,无限感慨。

  燕却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陈秀,不无忧虑地道:“其实陈秀也挺可怜,我倒觉得自己太残忍了……但是”说话间眼睛里蕴藏着无尽的遗憾。

  黄河叹了一口气道:“都是我地错。都是我欠下地风流债。”

  燕道:“那幢房子就算是送给她做补偿吧。虽然物质改变不了伤心。但总比一无所有要强得多。”

  黄河这才记起了燕所送地那幢房子地事情。看来。这是燕早就预谋好了地吧?

  ………

  从燕这里出来。黄河直接拨通了陈婷地电话。

  陈婷很显然对黄河地电话感到既意外又惊喜。她还以为是妹妹地事情出现地转机。

  黄河约她在齐南泉城路上的上岛咖啡店见面……

  二十分钟后,黄河和陈婷先后赶到,要了两杯咖啡,陈婷率先追问道:“怎么,你想好了?你应该知道,陈秀非常爱你,没有你……”她一口气说了妹妹的很多好处,关键时候,这个女强人还是充分地体现出对自己妹妹的关心。

  黄河有些不忍心了,但是该了断的还是要了断,他轻轻地道:“你劝劝陈秀吧。

  ”

  陈婷瞬间就明白了黄河的话意,皱眉道:“你,你的意思是,你会选择燕?”

  黄河点了点头,道:“我考虑过了,我是真心喜欢燕,在我心中,没有人替代她的位置。”

  “但是,但是,你和陈秀已经举行了婚礼”

  黄河不得不坚定地道:“这不是一场婚礼,这是一场闹剧!”

  陈婷的眼神中充满了央求,此时此刻,她甚至想把自己地心和妹妹的心捧出来给黄河看。“黄河,你应该知道,陈秀她太爱你了,所以才想尽一切办法拥有你。她的内心很善良很善良,她虽然喜欢调皮,有些任性,但她的心地很好,她从小就是一副热心肠,她也从来没谈过恋爱,你,你算是她地初恋,难道,难道你就忍心这么伤害她吗……”陈婷的话有些语无伦次,闪烁地眼神证明着她在为陈秀鸣不平,因此她想不遗余力地让面前的这个曾经伤害了他们姐妹俩的男人能够有所转机。

  “我知道。但我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选择。”黄河道。

  “难道,难道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吗?”

  “如果可以,我愿意把陈秀当成是我的一个好妹妹看待。还有你!”

  黄河说了这么一句自认为很弱智地话。因为他知道,自己所伤害的,不光是陈秀,还有陈婷。

  “妹妹,把我们姐妹俩当成是妹妹?”陈婷地眼睛里有些失神。

  黄河无语,他感觉到此时所有的话语都是苍白无力地。

  陈婷接着道:“黄河,如果你这么说,我真的很无语。我和陈秀虽然没有哥哥,但是也会认你做哥哥!”

  黄河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陈婷接着道:“黄河,你辜负了我妹妹对你地一番深情,还有”她本想说‘还有我’的,但是没说出口,想一想自己为黄河付出的一切,她有一种心寒到了极点的感觉。

  但是不属于自己的,注意不会属于自己,不管自己怎样喜欢面前的这个男人,也不管自己怎样为妹妹求情。

  或许,彼此的相遇原本就是一个误会。

  黄河走到陈婷面前,轻轻地道:“陈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你好好劝劝陈秀吧。”

  陈婷顿时摆出了一副冷眼,冷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值几个钱?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但后面的话没说出来。或许,如果陈婷要是知道会是这样一种结局,她绝对不会悄悄地把肚子里的……

  陈婷终于走了,黄河没再继续挽留她,因为这一切都是苍白的。

  他当然不知道,陈婷刚刚出了

  就落了泪。

  黄河一口气把面前的咖啡喝干,没觉出苦涩,只是觉得无味。

  他知道,自己伤害这对姐妹太深太深

  ………………………

  ………………………

  就这样,黄河不得在两个女孩儿之间选择了其一燕。

  他甚至有些痛恨现代的一夫一妻制度!

  不然的话,他完全有能力……

  只可惜,说什么都晚了。

  其实黄河本想再回华联集团帮一帮这对姐妹的,毕竟,虽然在自己的努力下,华联集团步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阶段,但是就目前看来,他是把陈婷姐妹俩彻底得罪了,想帮她们她们也肯定不会接受自己。万般无奈之下,他还是回归了燕氏集团。

  燕对黄河的加入颇感兴奋,当即承诺会找个合适的时机,以最合适的方式,让他接任燕氏集团在齐南市所有的管理经营权,职务上是总经理。

  同样都是总经理,但是燕氏集团的总经理,不知要比华联集团的总经理强大多少倍,十倍,还是一百倍?

  甚至一千倍?

  都可以这么想。

  对于这个局面,燕倒是觉得颇有意外。这一切,虽然与自己原定的计划有所冲突,但是毕竟还是圆了自己的梦。看来,她对黄河的培养和关注,没有白费。

  随即,燕提出让黄河继续住在自己的别墅里,黄河觉得也没有推辞的道理,也便答应了。

  很奢华黄河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字,是否还有别的词语能够形容别墅的高档。

  确实地说,他并不是一个贪恋钱财的人,他之所以选择燕,不是为燕家的财,而是为了一份真爱。即使燕是个身无分文的小职员,哪怕她真的是齐能集团麾下的一个小导购员,黄河也是喜欢她的,而且是深深地喜欢。

  当天晚饭,黄河又尝到了燕的手艺,她包了一顿韭菜馅的水饺。

  燕告诉黄河,水饺象征着团圆,这顿水饺是为二人破镜重圆而做的。

  水饺很好吃,即使再普通的食物一经燕之手,也会变成美味儿。燕不是一个技艺精湛的厨师,但却是个秀色可餐的绝版天使,像这种女孩儿,只要往大街上一站,就能倾倒一片。

  但黄河吃起水饺来,却别有一番酸涩。

  吃过饭,黄河早早地洗了个澡,回了卧室。

  燕也跟了过去,她能看的出来,黄河心事很重,而且她知道,这是因为陈秀的缘故。

  燕进卧室的时候,黄河正在专心致志地吸烟,一盒将军烟被他摆在床头,还有一个水晶的烟灰缸。

  “黄河,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燕说了一句。

  黄河叹了口气道:“这烟,恐怕是戒不了了。”

  燕在黄河身边坐下,道:“现在市场上有一种如烟,我改天买给你一支。”

  “如烟?”

  “嗯,是一种烟。”

  “多少钱一盒?”

  “论支卖。好像是二三百块钱一支吧。”

  黄河道:“我可没那么奢侈,照我这个抽法,一天不得抽掉四五千块钱的如烟?”

  燕扑哧笑了,道:“你误会了,我说的如烟不是烟!”

  黄河疑惑道:“不是烟那是什么?我倒是记得电影里的妓院里经常有这个名字,难道是个女人……咳咳……”黄河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都想了些什么呀,乱透了。

  燕一语道破玄机:“如烟是一种戒烟的烟。”

  “还有戒烟的烟?”

  燕点了点头,道:“电视购物上经常播放,它的烟是电烟,对人体没害,而且能帮人戒烟。”

  黄河摇了摇头,道:“我不戒烟,戒不了。”

  燕道:“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必须得戒!”

  黄河站起来,自嘴角处迸出一丝苦笑,道:“我要戒的,是色,不是烟。”

  这句话说的很平静,但黄河却感到很沉重。

  是啊,太沉重了。

  燕马上反驳道:“不行不行,你要是戒色,那我怎么办,我不成寡妇了吗?”

  黄河瞅了一眼美丽纯真的燕,像个天使。“我说的是戒野色,不包括你在内!”

  汗,一时鲁莽,自己竟然自造了个词汇野色!

  燕幸福地偎依在黄河身上,道:“我双手赞同和支持!”

  黄河喃喃地道:“唉,早该戒了,早戒了的话,就不会伤害那么多人了!”

  燕再看黄河时,竟然觉得他像是看破红尘一样,喃喃自语的样子,让人觉得他已经悟透了人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