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的燕感觉自己好幸福,一段关于陈秀的插曲,已经历了一场浩劫一般,她不想自己和黄河的感情再起什么波澜。**-**

  她轻轻地为黄河铺好床,还躺上试了试,道:“老公,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永远的家。”一边说着一边褪去了两只鞋,那双玲珑小脚便又展现在黄河面前。

  黄河心里一怔,老公?她叫自己老公?

  掐指一算,喊过自己老公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陈秀,燕从来没有这样喊过自己……

  放眼一瞧,燕躺姿惊艳唯妙,两只小脚兀自地逗弄着——这,这算是诱惑自己吗?

  要在以前,黄河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但今天不同,他没有那心情。

  对于失而复得的黄河,燕觉得好珍惜,这一刻,她真希望既成永远,和黄河一生一世不再分享。

  因此,她看黄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和歉意,就是这个男人,让自己或喜或悲,时间上溯到今天,她对他的感情与日俱增,她不得不相信,黄河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他,她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

  她紧紧地拥揽住黄河,留一点儿缝隙,确切地说,她很少主动拥揽黄河。

  黄在她身边坐下,凝望着她那双惊世骇俗的三寸金莲,还有她美若天仙的身躯,他想拥有她,彻底地拥有她。

  但他同时又知道。不是现在。

  因此。这对因为命运而久别鸳鸯鸟。只是互相拥吻着。火热地拥吻着。但却没有企图进一步展。

  她唇火热无比。黄河这是第一次体会她过分地热情。

  “黄河。如果我今天把身子给你。你高兴吗?”燕突然凑近黄河地耳边轻轻地问道。

  黄河淡然地摇了摇头。

  燕一怔:“怎么。你不喜欢我了?”

  “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感情不是靠身体的结合才能体现的,心灵的结合,才是最重要的。”黄河这句话说的很有神韵,连他自己也纳闷儿,怎么这个时候有说出如此正义的话来。

  燕轻轻一笑,道:“那你以前老是对我有非分之想呢!”

  黄河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是因为陈秀的事情,让你不敢再越轨?”燕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黄河叹了口气,道:“即使没有陈秀,我现在也该想通了。”

  燕会心一笑,从床上坐起来,一副幸福至极的样子。

  黄河紧紧地拥着她的肩膀,道:“小燕子,放心吧,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不再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燕将他一军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这就是答案。”

  黄河身子向前一倾,用一记深吻,告诉了她正确答案。

  手机铃声响声——

  是黄河的。

  一看号码,不认识。

  “哪位?”

  “我,我是杜娟儿。”那边的声音显得很焦急。

  “杜娟?哪个杜娟?”黄河问。

  “星星通讯公司里的杜娟,现在,现在王姐被人,被人绑架了,就在她的办公室,有七八个,七八个,黑社会的,把王姐绑在了椅子上……”

  杜娟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了,看的出,她很紧张。

  黄河猛地一惊,正要再继续问,杜娟已经挂断了电话。

  黄河从床上站起来,把外套往身上一穿,眉头紧皱地问燕道:“我出去一趟。”

  燕担心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黄河摇了摇头,道:“没事,放心吧。”

  “可是我总感觉有股火药味儿。”燕俏眉轻皱地道。

  黄河扶着燕的肩膀道:“你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

  燕抓住他的手,道:“不行不行,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

  “要不,要不咱们报警吧?”

  “小事儿,用不着警察插手。”

  ……

  黄河挣脱燕的阻拦,兀自地走出了屋。

  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虽然杜娟说的很匆忙,但黄河能猜测出一些端倪,料想肯定是那次在酒楼里遇到的那些痞子找到了王珊,进行报复,然后再让杜娟打电话给自己,把自己引过去,一块收拾。

  悲愤中,黄河已经攥紧了拳头。

  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心情的郁闷,也或许是他害怕这些人会对王珊做什么过格的举动,黄河有一种英雄就义的感觉。

  就像是电影《猛龙过江》里的唐龙一样,他觉得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在心里狠狠地告诫自己:要像当初收拾恐怖分子一样,把这些社会上的渣子好好修

  如果王珊真的受了什么委屈,那么,自己就应该让这群牲口付出惨重的代价!

  ………………………

  ………………………

  星星通讯公司。

  由于现在正在放年假,公司里人并不多,只有王珊和轮值的杜娟。

  然而,一伙来不善的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涌进了公司,并在五分钟内制服了王珊和杜娟。

  王珊被五花大在她的办公椅上,杜娟则在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的威逼下,拨通了黄河的电话号码。

  王珊认识这伙人,正是不之前,自己和黄河在酒店喝酒时,遭遇的那一伙人,领头的小胡子叫李哥,其它几人中也有在那个酒店里被黄河教训过的,还有几个新面孔。

  杜娟被逼着了电话,王珊体会到了强烈的火药味儿,心里盼望着,黄河不要来,千万不要来!

  刚才,为了盘问王珊黄的下落,李哥还以威逼的手段解开了王珊上衣的几个扣子,不过他并没有先行施暴,他要当着黄河的面儿对王珊进行施暴。那样会很过瘾,也是他经常玩儿的游戏。

  其李哥知道黄河的下落,青龙帮在齐南的势力很强大,别说是一个公司老总,就算是政府官员,想查谁也查能查的清清楚楚,李哥之所以盘问王珊,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刺激的游戏还能继续,他喜欢那种折磨女人的感觉,还有一个扣子一个扣子解开女人衣服的成就感,看着对方无辜的眼神和无助的表情,他就觉得非常满足。

  青龙帮的几个痞子们,都痞十足地站在一旁,只等着猎物的出现。而李哥,则坐在王珊身边,对她进行调戏。

  “小人儿,一会儿等黄河那混蛋来了之后,我会让他眼睁睁地看着我宠幸你,然后,我会让我的兄弟们,活活把他砍断四肢,让他彻底变成废人。他不是牛B吗?我现在就让你瞧瞧,究竟谁更牛B!”李哥一边叼着烟,一边盯着王珊的脸蛋儿淫笑道。

  王珊狠狠地呸了一下,骂道:“你们这些禽兽,不会有好下场的,黄河他是不会来的,一定不会来的,你们休想暗害他!”

  李哥冷笑道:“你要是不来,顶多就是少了一个很好的观众,但我会让我的兄弟们轮流糟蹋你,直到糟蹋到黄河来为止!在齐南,敢跟我们青龙帮作对,就注定没有好下场,包括女人在内!”

  王珊狠狠骂道:“我咒你全家死光光,缺德玩意儿,黄河不会上你们当的!”

  李哥继续冷笑道:“他上不上当已经不是很重要,想收拾他,我们随时可以动手,只不过就是想让他看一出好戏,他的马子被我当着他的面儿强行XX,他会心痛到什么程度,这一定是一副很刺激的场面……”

  “黄哥,黄哥他不会来的,不会的!”

  “我说过,他来与不来,你都是同一个下场。不过他来了,至少还有人会同情你一下,他不来,那你只有哑巴吃黄连了!”李哥得意地说着,还故意松了松自己的裤腰带,以示流氓之气。

  王珊有些害怕了,刚才,她听到这些人逼着杜娟给黄哥打电话,黄哥如果知道真相后,一定会来这里,只要他一来,李哥的手下就会群起而攻之,这次不像上次,这几个人都是青龙帮的精英,而且个个揣着砍刀!!

  “你,你能放过黄哥吗?”王珊突然担忧地问了一句。

  “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放了他?”李哥吐了一口漂亮的烟雾,问道。

  “那你们说,怎么样才能放过他?他那天喝多了,其实不是故意想招惹你们,要不,要不我给你们钱,给好多好多钱,只要你们不伤害黄哥,什么都行!”王珊着急间竟然又使出了上次使用过的利诱计。

  但这个对青龙帮的人似乎不起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黑社会不光喜欢钱,更是为了争一口气,为些,他们又怎能为了区区多少人民币而放弃自己报复的计划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是你天天陪着李哥我上床,我也绝对不会放过那小子,因为他坏了我的规矩,他要为此付出代价!”李哥一边摇头一边瞧着王珊波涛起伏的胸脯,淫心四起。

  “那,那你们想怎么对待黄哥?”王珊又问。

  李哥从腰后甩出一把砍刀,砰地一声剁在了桌子上,淫笑道:“我们不多勒索,就是想要他的一条胳膊!”

  “没有别的余地了吗?”

  “没有。他必须要受到惩罚!”

  王珊在心里急切地念叨道:黄哥,黄哥,千万别来,千万别来啊………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