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哪容得下黄河这样给自己眼色,朝前走了几步,似乎要开干的样子。

  经理和员工们都绷紧了一根弦,他们知道江星的手段,今年一月份,曾经有个商务部的男员工跟他发生争执,被他打的肋骨折了三根,脑袋缝了六针,差点儿残废了。

  尤其是赵依依,更是为黄河捏了把汗,说实话,她也有些惧怕江星的淫威。此情此景,她更怕黄河吃亏,紧绷的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向黄河求情,却听得陈强发话道:“江星,你干嘛跟黄主任过不去?让你点名你就点名得了,装什么B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陈强,全公司上下,也就他一个人敢这样跟江星说话。

  江星回头冲陈强道:“老陈,这事儿你别管,我看这小子不顺眼,刚来几天先牛上了,我靠,想给我们整点儿下马威?”

  陈强眉头一皱,从队伍里走出来,拉着江星的胳膊过去站队。

  江星一步一回头地瞪着黄河,咬牙切齿。

  黄河倒也不生气,冲陈强报之感激地一笑。

  看来黄河那招还真管用!关键时候,这个陈强还真能帮自己一把!

  黄河再次整队,沉思片刻,语重心长却不失严厉地冲大家道:“从今天开始,我希望所有员工都能以公司的利益为重,公司实行点名制度是为了规范公司管理,为统计考勤提供依据,同时也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工作条件,让按时上下班的员工得到重视,让迟到、早退和违纪的员工受到应有的处罚!公司的制度现在已经修订完善,各部门注意加强学习,下一步,我将严格按照制度规定进行管理,不管你是经理也好,主管也好,员工也好,一视同仁,不搞特权,让表现好的员工受到奖励,表现差的员工受到惩戒,同时,也希望大家监督配合我的工作,我黄河向你们表示感谢!”

  毕竟是部队特种军官出身,黄河的声音浑厚,字字震撼,活像是一名指挥官在教导他的士兵。

  员工们自觉地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此时此刻,黄河的形象,在大部分员工的心里,开始急剧地转变,这几天,很多员工一直认为黄河的人力资源部主任之职只是个摆设,也没见他做什么工作,开会也很少讲话,今天一闻,嘿,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不论是从语气上,还是理论上都像是个领导,而且,在他的话语里,还透露着一种强悍的魅力,这种魅力,似苦口婆心,又有阳刚的成分;似语重心长,又有管理者所具备的风范!

  尤其是赵依依,听了黄河的话后,心里美滋滋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美,但这种感觉却是清晰的!

  “下面,开始检查工装的落实情况!”黄河环视了一圈儿,目光停留在赵依依身上。

  “赵依依,你现在登记一下未按规定穿工装人员的名单,然后把名单送交财务部,按照奖惩制度,经理每人罚二百,员工每人罚五十,直接从本月的工资里扣除!”黄河像命令一个士兵一样命令赵依依,他心里有数,赵依依虽然调皮,却最喜欢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因为她不怕得罪人!

  赵依依从队伍里出来,拿了纸和笔,逐一地登记着,其实没按规定穿工装的人并不多,只有少数的几个经理和平时不怎么听话的几个员工!

  现在,几乎所有人的心都绷的紧紧的,这是他们入职以来接受的最严厉的训话,大有沙场点兵的味道,他们就像是一群接受检阅的士兵,被一位英姿飒爽的指挥官指挥着,那位指挥官仪表堂堂,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着无穷的震慑力!

  这种震慑力不是天然就有的,而是一种强悍的威严,这种威严在军人身上常见。

  黄河炯炯地盯着赵依依登记名单,叮嘱道:“赵依依你负责任一点儿,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违反着装规定的违纪人员,我们要让自觉遵守着装规定的员工明白守纪的好处,让不自觉的员工知道违反规定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

  此时,全场了无声息,甚至连呼吸都是加以控制的。

  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黄河,心里却在敲鼓。

  然而,赵依依到了江星身边,登记他的名字时,却出了动静。

  江星一扬头,板着脸威胁道:“看你敢不敢登记我!”

  赵依依脸色通红:“黄主任让登记的,你没按规定穿工装,就得登记!”

  江星骂道:“靠,黄主任让你陪他睡觉你也陪?”

  黄河听着江星的话,知道他是在故意挑衅,但却没有发作,他倒要看看,这个江星能跳到什么程度,等他的尾巴彻底露出来之后,再给他剁掉!说白了,自己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人没收拾过?此时,这个江星就是他立威的靶子!

  陈强在旁边提醒道:“江星,你少说两句,干嘛跟人家文员过不去?”

  江星这次没有理会陈强的劝解,怒斥道:“妈的,老子受不了了,陈强,你丫的这会儿怎么成了孬种了?我们被人这样耍着,你还挺听话,这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啊!”

  江星当然不知道,陈强已经被黄河潜移默化地‘熏陶’成了自己人!

  这方案,这制度规定,都是陈强经手并提了意见修改的,他能拿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吗?他能不维护吗?

  黄河见时机成熟,冲江星喊道:“江星,闭上你的嘴,在队伍里不要乱说话!”

  江星一昂头,狠狠地反驳道:“操,黄河,老子告诉你,这里不是部队,别拿部队那一套威慑我,不管用!”

  黄河笑问:“那你说,什么管用?”

  “什么都不管用!在我面前收起你的官腔,你怎么管别人我不管,反正我不吃你那一套!”江星说着,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似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黄河呵斥着,又冲赵依依喊道:“赵依依,你记下来,江星无组织无纪律,公然破坏点名秩序,不服从管理,跟未按规定穿工装这一项一块处理,给予罚款四百元,呆会儿整理出来报到财务部,直接从本月工资里扣除!”

  陈强一看事态严峻了,劝黄河道:“黄主任,算了吧,你也少说两句!”

  然后陈强又跑过来拉江星入列,江星反复地反抗着,不让他管。

  黄河觉得有些好笑,陈强果然没让他失望,他的表现,比黄河预想的还要好,看来,没白奉承他抬高他!

  可怜的陈强,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一直喜欢耍别人玩儿别人,却被一个他认为不怎么起眼儿、新加入到公司里来的人力资源部主任给玩儿了一把!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和作风,却又都在黄河的掌控之中!

  也许,他无形中已经成了黄河手中的一枚棋子!

  ━━━━━

  【PS:坚持每天投一票,梦中情人冲你笑;坚持每天投两票,相貌人品呱呱叫;坚持每天投三票,财色名利随你挑;坚持每天投N票,天涯海角任逍遥……呵呵,新书需要您的支持哟!保镖在这里向诸位朋友们求票喽,拿票把俺砸晕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