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强终究还是没能制止江星,这家伙就像一头下山的猛虎,一触即发,他是一个放荡惯了的人,猛地受到黄河的束缚,自然不乐意,在他的字眼儿里,没有纪律二字可言,当初陈婷把他千辛万苦地请到公司里来之后,就注定了他在华联公司的牛B形象,他的想法就是,老子只要给公司出业绩,谁也别想束缚我!

  “妈的,黄河,我告诉你,老子就是不吃你那套,你算老几啊?这些经理主管们也得听你的?你不就是一个管行政后勤的主任吗?跟我牛B你还排不上号!”江星像黑社会骂街一样指着黄河骂着,他的造型,不加入黑社会,实在是可惜了!

  但即使是黑社会又能如何?黄河既然决定拿他开刀,就不会有半点儿的退缩!

  黄河朝江星一摆手道:“江星,你过来!”

  江星猛地冷笑道:“怎么?想单挑啊?你行吗?你不就是当过几年兵吗?我靠,还有人敢找我单挑,奇迹啊,奇迹啊!”

  这也不足为怪,江星小的时候没好好念书,反而是上了八年的体校,跆拳道、拳击、中国武术都练过,后来他混社会的时候,就是凭着这身本事打遍了齐南市的大街小巷,成了一个十足的霸王小混混,直到他玩儿累了,在别人的引见下,被陈婷召到华联公司当主管,他人际关系广泛,因此业绩一直很好,虽然他并不怎么努力!

  陈强不失时机地凑过黄河面前,轻声提醒道:“兄弟,江星以前是混社会的,上过体校,你挑不过他的,这事儿你别管了,交给我去处理!”

  但是此时的矛盾已经如同上了弦的箭,根本不可能收回,江星雄纠纠地跨到黄河身边,蔑视地一笑,他喜欢打架,喜欢在打架中体现自己的本领,他也喜欢把别人凌驾于脚下,就像陈强一样,只不过,陈强比他更懂心计,而他,却是一介莽夫!

  “陈经理,没事儿,你放心吧!”黄河平静地道。

  大家眼见着江星和黄河进了会议室,然后一声锁门的声音。

  陈强和几个经理都凑到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道:“黄河,江星,你们出来,你们给我出来,瞎闹腾什么,一会儿大陈总就来了!”

  却听黄河在里面道:“陈经理,你们先回一部,帮我组织学习一下公司制度,我就想跟江主管谈谈心,没别的意思!”

  “真的只是谈谈?”陈强问。

  “是谈谈,好好谈谈!”江星也用一种格外的语调喊道。

  陈强静心一听,见里面并无动静,以为黄河真的是在和他谈心,便招呼几个经理回了一部。然后,陈强果真组织大家学习起制度来,然而员工们此时还能学的下去吗?他们的注意力,都密切地关注着会议室的一举一动,虽然看不见,心里却揪着,尤其是几个跟黄河关系不错的员工,更是揪心。

  赵依依也是如此,她何尝不知道江星的恶毒,虽说是以谈心的名义,但是要真正打起来,黄河不得被他打死?江星是什么人?那就是一个十足的痞子流氓,打架挑衅是他最大的专长,而且,他还混过社会,混过社会的人,下手会轻吗?

  ——然而,江星和黄河是在谈心吗?

  本来,黄河的确是抱着先礼后兵的态度,想找江星座谈一下,但江星会跟他谈?一进门江星就抓住了黄河的衣领,威慑道:“妈个B的,我告诉你,别惹急我,惹急了老子大不了不干了,也要把你整死!”

  其凶狠的程度让人不寒而栗。

  黄河平静地道:“江星,我要告诉你的是,这里是公司,是集体,绝不允许个人主义的疯长,我希望你能融合到公司的共性里来,而不是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跟公司制度背道而驰!”

  陈强骂道:“操,别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只想听你一句话,你是不是非要跟我过不去了?”

  黄河轻轻一笑:“谁跟公司的制度过不去,我就会跟谁过不去,这是我的职责,如果你还有一点儿集体荣誉感,你就不应该这样威胁我!”被陈强抓了衣领,黄河却显得非常从容,他知道跟江星这样的人说这些没用,他不会听的,但他还是要把话讲明白。

  江星咬牙切齿地看着黄河,斜着脑袋,抓着黄河衣服的手又绷紧了一些,怒骂道:“你他妈的是不是今天非得跟我较这个真了?”

  黄河严肃地道:“不错,这个真,我是跟你较定了!”

  “操你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江星一边骂着一边挥起了拳头。

  黄河镇静地看着江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倒把江星看的心里有点儿发毛了。

  江星心里纳闷儿:自己打过这么多年的架,倒是没见过拳头面前不动声色,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傻B!江星兀自地在心里骂了一句,拳头朝着黄河的面部击来。

  黄河终究还是没有防击,也没有躲闪,只是轻轻一转脸,拳头不偏不倚在打在了他的左脸颊上。

  江星本以为自己这一拳会打的他捂头呻吟,然而,拳头打在他脸上,竟然没有半点儿的反应,他依然是那样从容,那样镇静,以他的力道,这一拳下去,不把他的颅骨打骨折也得把他的腮帮子打爆,但黄河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江星足足吃了一惊。

  江星没有过多的犹豫,反而是继续挥拳袭了过来。

  这次黄河依然没有躲闪,而是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他挥拳的手腕。

  江星一愣,胳膊顿时动弹不得。

  黄河怒目以对。

  江星施展了吃奶的劲儿,想挣开黄河的手,但任他怎样使劲儿,都无法逃脱黄河抓腕的束缚。而且黄河的动作和神情依然很平静,平淡的眼神里却透露着一种异样的杀气。

  见江星挣扎的出了一身汗,黄河瞬间松开他的手腕,轻笑道:“江主管,我不喜欢跟人打架,那是一种很低级的行为!你要是真想跟我打架的话,先赢了世界散打冠军再说!不然的话,你永远没资格!”说这些话的时候,黄河音量很小,却带着一种强悍的霸气。

  江星的眼神有些扑朔迷离,他突然间意识到面前这个黄主任的高深莫测。他的手腕生疼生疼的,被黄河抓的印上了五道红指印!他能看的出来,虽然他没有反击,但是他刚才抓住自己手腕时的那速度,那力度,那定力,都在他心里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单凭他抓自己手腕的一个动作,就能看的出他的实力有多强!

  这正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江星久久地立在那里,眼神扑朔着,再看看自己被抓伤的手腕,惊讶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他突然在想:如果他真要是出手的话,那自己还能站着走出去吗?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