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周,求推荐票票,呵呵。}

  很有戏剧性——

  在黄河的参与下,两家化敌为友,酒桌上,在了解了华联公司的基本情况后,令馨突然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请求——想到华联公司暑期打工两个月。这让在场的人无不吃惊,陈婷更是惊的不知所然,一个清华大学的学子能到她的公司打工,她自然感到荣幸,更何况令馨还是市长的宝贝千金。然而,她去了能干什么呢?一个月给她开多少工资呢?她会不会把公司搅和的天翻地覆?

  当令馨提出这个要求时,陈婷感到有些为难。

  倒是黄河暗自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宝贝令馨的性格,很古怪,记得去年她放暑假的时候,竟然跑到小区里当起了女保安,还当的洋洋洒洒,春风得意,美名其曰体验生活。让令计强这个当父亲的脑袋都快涨晕了,他不知道自己女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令馨的这次选择,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一则她可以挂个暑期锻炼的名号,二则她还可以更多地接触到自己曾爱慕已久的黄河,所谓是鱼与熊掌皆得也。

  “令小姐,这个,这个恐怕,恐怕不太好吧,我们是小公司,你在我们公司实习,恐怕是大材小用了吧!”陈婷举起酒杯,给这位泼辣的千金小姐敬了杯酒。

  令馨调皮地道:“什么大材小用啊?陈总,你放心,我保证服从公司的管理,工资我可以不要,就是想积累一下社会经验!”令馨一边说着,一边不忘给黄河的碗里夹了一只肥虾,让黄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婷见令馨执意如此,也不再客套,试探地问道:“那令小姐想从事哪个岗位呢?”

  令馨眉头一皱,放下正在用手剥壳的大虾,道:“哪个岗位都无所谓,只要别让我闲着就行!”转而瞅见了黄河,突然来了灵感,补充道:“对了,我河子哥在你们公司做哪方面的工作啊?”

  黄河在心里暗暗叫苦,说实话,他并不怎么喜欢‘河子哥’这个称呼,太难听了,令馨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贯上了这么一个名字,听着特别别扭。

  陈婷道:“黄河在我们公司是办公室主任,主要搞行政管理这一块!”

  令馨打量着黄河,脑袋轻轻一点:“嗯,这还差不多,我就说嘛,我河子哥这么大的本事,怎么也得当个大领导才对。这样吧,我学的是是高级文秘专业,我呢,就先在你们公司当个文员,陈总觉得怎么样?”

  黄河使劲儿地揉了眼睛,再揉了揉耳朵,他在心里朝令馨大喊道:令馨,求求你了,别再叫我‘河子哥’了行不行?难听死了!

  陈婷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合适的位置,她完全可以让令馨给黄河做助理,这样的话,职务不至于那么寒酸,陈婷正好也算是圆了她曾经对黄河的许诺。黄河的工作确实比较忙,也比较用心,这一切,她还是心知肚明的。

  “令小姐,这样吧,不如你给黄主任做个内助,怎么样?”陈婷把自己的想法亮了出来。

  令馨眼珠子机灵地一转,兴奋地道:“这个建议不错,我同意了!”

  陈婷这才算如释重托,偷偷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她往身边一瞅,陈秀的表情却似乎不怎么乐意,陈婷表情一怔,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但令馨突然表情又凝重起来,冲陈婷道:“陈总,你以后别令小姐长令小姐短的叫我了,我听着别扭极了,叫我,叫我令馨就行了!”她的表情变化多端,脸上喜怒哀乐溢于言表,神情实在是丰富极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倒也颇有兴致。

  散席后,令馨记起了张秘书刚才交待的话,把黄河拉到楼梯口,道:“河子哥,你跟我去我爸那一趟,我爸一直在找你呢!”

  黄河摇头:“我不去,不想去!”

  “为什么呀?”令馨焦急地问。

  黄河感慨良多地道:“革命尚未成功,无颜面对老领导啊!”

  令馨善意地刮了下黄河的鼻子:“你呀,还是这么固执,我爸找你找的都快疯了,那个张秘书,因为办事不利,被我爸昨天骂了个狗血喷头,你要是再不出现啊,张秘书可是要有生命危险了!”令馨夸张地扬着脑袋,浩瀚的青春气息让黄河久久的陶醉着。

  “有这么严重吗?”黄河道。

  “怎么没有啊,我爸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想干的事情,别人要是给他干不好,他的官威就会发作,他就会骂人了!”

  令馨这话倒是事实,记得自己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有一次,令计强派司机把黄河接到自己家中,就因为司机接的晚了几分钟,这令计强便大发雷霆,把司机骂的狗血喷头,欲罢不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令计强是个当官的高手,他对下属骂归骂,但该关心的时候丝毫不含糊,这也正是他仕途得意的重要原因吧。

  “令馨,你回去告诉你爸,就说我现在事业无成,无脸见他,等我有一天飞黄腾达了,真正有了实力,我再去好好地拜谢他!”黄河在心里思忖再三,还是不想去。

  令馨眉头一皱,埋怨道:“怎么,河子哥,你不会是想让我爸亲自三顾茅庐来请你吧?你架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儿吧?”

  “令馨,怎么说你才明白呢?这样吧,等我把公司近段时间的工作忙完,我就去,怎么样?”黄河还是退了一步,他可是领教过令馨的厉害,依她的性格,不把自己拉到市府大院,她是不会罢休的,对付她必须得用迂回战术。

  “这还差不多!”令馨满意地笑道:“反正我以后就是你的助理了,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令馨轻轻一握拳头,可爱地在黄河面前挥了挥,播酒了一阵香气。

  黄河兀自地在心里暗暗叫苦道:令馨这个幽灵到了自己身边,自己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

  却说张秘书和令馨回到市府后,把黄河的消息添油加醋地一说,令计强很满意,口里直赞扬张秘书的办事能力。本来,令计强准备因为撞车的事情好好训斥一下令馨,但是如此一来,却只象征性地提了几句,心里的火气竟然被得到黄河这个老下属的音讯所带来的惊喜,给冲的淡淡的。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