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诚求票票支持,谢谢朋友们——}

  令馨以一名主任助理的身份进入华联公司后,被陈婷安排到了副总经理室办公,和黄河面对面,对此,陈秀一直很不满,一直活泼开朗富有幽默感的她,突然变得郁闷起来,她甚至多次向陈婷进言这样的安排不太合适,然而陈婷根本不与理会。

  当前,公司的形势一片大好,管理秩序井然,营销收入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就连一直以自由松散著称的诺基亚客服中心,也被黄河管理的有条不紊,陈婷搞不明白,黄河究竟给王蕾下了什么药,让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女经理如此服从他的管理,而且在陈婷面前还多次议论到黄河的魄力和能力。

  在黄河的提议下,公司给诺基亚客服中心开发出了第二职能,让它成为公司手机品牌的广告宣传平台,由中心员工向客户间接推广公司的产品,并在周围以发报纸、上门说服的方法动员手机经销商,效果比较显著,仅几天时间,通过客服中心这个平台到公司拿货的经销商就达到了八家之多,王蕾等重点骨干也在黄河的提议下加了奖金,这更加增强了她们的工作积极性。诺基亚客服中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服务水平还是管理秩序,都上升了一个崭新的台阶,在厂家的检查中,获得了厂家领导的高度好评,并给予客服部一万元的现金奖励,以资鼓励。

  然而,陈婷不是一个容易知足的人,她还在探索加大公司发展的途径,她给公司制订了一个三步走战略,首先,她有了一款手机的设计方案,这款手机功能全,外形美观,分男用女用两种,无论是从价格方面还是质量方面都占优势,她决定借此大做文章,加大在深圳的投资力度,全力搞好这款机器,如果这款机器成功了,很可能为公司创造上千万的利润。

  第二步,她要搞山寨笔记本电脑的生产,现在正牌笔记本卖的不是太好,最重要的是价格并不为大众消费者所能接受,她要生产的笔记本,预计成本在一千四五左右,这样出货价两千,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的,再加上把售后搞好一点儿,赢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同时,她还要进军其它科技产品,例如数码相机、无线网卡之类。

  其实华联公司目前经营的很多项目都算是投机项目,在大陆并不怎么允许,在深圳等地却是合法的。但这确是赚大钱的好时机,山寨类产品虽然口碑不好,但还是拥有很强的市场的,毕竟,它在价格方面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只要售后服务搞好,它的客户群相当庞大。

  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每一百人抽样调查中,平均有六十人用的是山寨手机,这也是由于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所决定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比例还在呈现上升趋势,这正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跑到深圳搞山寨产品研发生产的重要原因。

  可以这么说,山寨产品至少造就了上百名千万富翁。因为山寨机在大陆是违法的,所以这些人都把生产基地定在了深圳,深圳一直是山寨机的发源地,全国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山寨产品,都是出自这里。

  陈婷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魄力的,然而,她也不可能搞投机项目搞一辈子,她必须得建立自己的品牌,这便是她的第三步,在三年之内,她要有足够的资金创造自己的品牌,彻底结束生产销售山寨产品的历史。她期望公司会像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大企业一样,在全国乃至世界的通信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

  虽然任重而道远,但是志向远大的陈婷,却从来没有懈怠过,她不断地探索商机,制造能让华联公司一鸣惊人的条件。

  受了某品牌手机的启发,陈婷想放开胆子干一场硬仗,她准备前往她生意场上的老朋友——罗森那里拉一下赞助,或者搞合作也可以,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她就可以在深圳迅速形成生产线,由深圳直接出货,把华联公司也作为一个营销的平台。

  罗森是个靠山寨手机发家的成功典范,两年前,他还只是个移动公司的员工,后来抓住商机,从事了手机生产与营销,去年年底一款山寨手机的成功,让他半年内狂赚了两千多万,摇身一变,成了通信行业的大人物。

  有了这个想法后,陈婷跟黄河沟通了一下,黄河觉得可以一试。

  陈婷在这方面一向斩钉截铁,得到公司几个高层认可之后,她便买好了机票,准备前往深圳拉合作。

  不过陈婷这次没有单打独斗,而是准备带上黄河一同前往,她觉得黄河这人有一定的魄力和能力,带上他的话不仅有利于自己的安全,也有利于让他熟悉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以方便更全面更完善地管理好公司。

  黄河对此很意外,能带自己去见见场面,陈婷这是瞧得起自己。

  对此,黄河的确有些向往,陈婷也算得上是美女中的美女,既有女强人的风采,又有美丽女孩妩媚的一面,黄河倒巴不得跟她好好处一处,进一步地了解一下这个女强人的故事。

  出差前一天,在自己办公室,黄河才把这事儿告诉了令馨,令馨极为惊讶,强烈反对黄河陪陈总出差。

  “孤男寡女的去干嘛?再说了,她就不能带个女的去吗?”令馨愤愤地说着,眼睛瞪的跟牛眼似的。

  “你这丫头整天想什么呢?陈总这次带我去是对我的培养,你知道吗?黄河故意天真地解释道。

  “培养什么?要去我也去,让她也培养培养我!“令馨耍起了无赖。

  “你又不在公司长期干,培养你不白培养吗?”黄河埋怨道。

  ……

  黄河费了多大的工夫才说服令馨,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身边的女孩多了也是累赘,这个令馨鬼使神差地成了自己的助理,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缘分?

  令馨沉默了良久,还是向黄河问了一句:“河子哥,你和陈总一块出差,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吧?”脸上竟然多了一分忧虑和天真。

  黄河差点晕倒,他自然明白令馨所指的那是‘什么事’,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却无耻地暗道:我倒巴不得会发生什么事呢,但是可能吗?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