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璟也许是无意中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地方,面部顿时羞的通红,侧过脸埋怨道:“你,你就不能躲在门后接衣服啊?一点儿羞耻感都没有,害得本姑娘——”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却急忙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黄河一想,也对啊,自己傻乎乎不知掩饰地开了道门缝,被她窥到了宝贵的身躯,据门缝的尺度可以判断,她只能看到自己四分之一的身体,但是这四分之一那也不得了,万一这四分之一也包括——嗐,想什么呢,瞎想!

  手中的衣服带着一种香气,不知道是因为燕璟穿过的缘故,还是洗衣粉遗留下来的香味儿,这是一套红色的夏季运动服,吊带背心松紧短裤,背心后面清晰地印着‘23’的数字,这个数字在运动服里很流行,记得以前在部队打篮球时经常是这种装束。

  黄河三下五除二地套在身上,没穿内裤,总觉得格外惬意。其实黄河有一个不雅的嗜好——不喜欢穿内裤,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喜欢裸睡,他觉得这种自然的睡法睡的香,容易做好梦。倒是参军后他的这个嗜好被纠正了过来,部队里事儿就是多,条令条例上也没规定不让裸睡,但是他却因为裸睡被领导开会时点名批评过一通,部队讲究的是共性,埋没的是个性,虽然穿着衣服睡觉极为不爽,但黄河还是坚持下来了,一直坚持了六年多,直到退役!

  黄河刚刚换完,燕璟却又重新返了回来,一边敲门一边喊道:“黄河啊,我家里没有男士内裤,你如果不嫌弃的话,洗澡间里有几条我的,都洗的很干净了,你暂时先应应急吧,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放在洗衣机里了,估计明天就能干!”

  黄河急切地拉开门,燕璟差点儿被恍了进来,见到黄河,脸上露出了一丝绯红,刚才,她正把耳朵凑在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呢。

  “你是说我行李包里的衣服?”黄河问道。

  “嗯!”燕璟点了点头。

  黄河眉头一皱:“我那些衣服是干净的好不好?你真是画蛇添足了!”

  燕璟争辩道:“但是它们被雨淋了,必须得重新洗,不然的话会有腥味儿的!”

  黄河一想,确实有道理,洗就洗呗,美女给自己洗衣服,巴不得呢!

  “这洗澡间里还有我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你也一块帮我洗洗吧!”黄河抬手朝身后挥了挥,示意他的衣服在里面。

  燕璟轻叹一声,无奈地抒发道:“唉,没办法啊,谁让本姑娘天生一副热心肠呢!”一副感慨万端的样子。

  黄河心里虽乐,嘴上却将她一军:“哼,你葫芦里藏着什么阴谋我还不知道呢!”

  哼着小曲,黄河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电视里的军旅歌唱家阎维文正动情地唱着那首经典的军歌《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歌曲之优美沁人心肺,阎大明星的声音更是浑厚中带着无尽的柔情,让人听了心里不禁荡起层层涟漪。“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别怪我保持着冷峻的脸庞,其实我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当兵的日子短暂又漫长,别怪我不懂情只重阳刚,这世界虽有战火也有花香,我的明天也会浪漫的和你一样……”

  再次听到这首军旅歌曲时,黄河心里在暗暗发笑,当兵时真他妈的傻!多少次有妞有泡?多少次面对美女坐怀不乱?多少次对着那几个女兵望而兴叹?数不清了,如今退役了,再也不必受这份约束,俗话说的好,有妞不泡,大逆不道!

  心里诙谐地想着,嘴角中却哼哼着自己为这首歌改编的歌词:“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肩膀,别怪我抱住你胡思又乱想,其实我天生一副热心肠,只要你同意之后马上就能上床……单身的日子短暂又漫长,别怪我偷看你可爱又漂亮,这世界见了美女谁不瞎想,只要一有机会我就和你浪漫一场……”

  说实话,当兵的一旦退伍后,那就是笼里的小鸟突然回归了大森林,要多解脱就多解脱,当兵的缺什么?缺自由缺女人!据不完全统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当兵的退役后最希望去实现的愿望有二:一、傻呵呵地站在大商场里看美女看个够,再想办法整点儿艳遇那就更好了;二、找个干净的小餐馆,点几个小菜,叫几桶扎啤,喝个痛快!

  耳边响起了洗衣机里阵阵的水声,黄河想不乐都难,有美女给自己洗衣服,有美女要自己跟她同居,靠,这等好事就算是打着灯笼往哪里找去?兼于燕璟的出色表现,黄河决定对她的怨恨暂时告一段落,虽然她曾协同余光富陷害过自己,但此时的所作所为,已经将功赎罪了,算了,自己也懒的跟女人一般见识!

  燕璟洗完衣服,坐到了黄河身边。

  黄河转过头望她,她依然是那副雷人坐姿,一只手掩在两腿之间,一只手扶着白花花的膝盖,仿佛谁要强暴她,她积极做出防御姿势似的!

  不过她这套连衣裙实在性感,白晰光滑的皮肤与衣服的色调相遇成趣,使得皮肤更白,衣服更艳,束紧的小腰预示着她腹部没有一丝坠肉,胸部两处的饱满让人忍不住无限遐想,极具震撼力的玉足,轻佻地移出晶莹的迷你拖鞋,自娱自乐地逗弄着——靠,这不是故意勾引人吗?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燕璟突然开口道。

  黄河沉思片刻道:“能有什么打算啊,明天天气好的话,我就去找工作!”

  燕璟提醒道:“你可别忘了我说的那些话,不要只顾眼前的利益,明白吗?”

  黄河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心想:记得你说的话才怪呢!

  燕璟臀部朝黄河一挪,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腮前的酒窝美的让人真想喝一口。“从今天起,你在我家正式住下了,不过咱们得约法三章,你可不要好心当了驴肝肺,借这个机会对本姑娘产生不良想法甚至付诸于行动。还有,这次的衣服是我洗,下次,哼,本姑娘的衣服——嘿嘿,你明白就好,咱们从明天开始实行轮流值班制度,每人值班一周,负责搞卫生、做饭、洗衣服等一切家务;还有,不要随便进入本姑娘的闺房,除非本姑娘同意,还有——”燕璟接着又不怀好意地笑道:“明天我会将具体的内容列好,还麻烦你在上面签字!”

  黄河暗道:废话,一男一女住在同一个房子里,不产生不良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但嘴上却说:“还签什么字呀,搞的跟多么正规似的!”

  燕璟不满地道:“哼,本姑娘为了帮你,冒了多大的风险啊,你知道吗?”

  黄河笑道:“那你知道我冒了多大的风险吗?”

  “你有什么风险?”燕璟疑惑。

  “风险大了,在贵合的时候被你害过一次,谁知道你让我住在你家安的什么心啊!”黄河故意又将了她一军。

  燕璟举起一只手,愤愤地道:“我燕璟今天向天发誓,如果我再对黄河有什么陷害之心的话,就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

  看着她那认真的样子,黄河倒真的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他突然在想:这个燕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

  【坚持每天投一票,梦中情人冲你笑;坚持每天投两票,相貌人品呱呱叫;坚持每天投三票,财色名利随你挑;坚持每天投N票,天涯海角任逍遥……呵呵,保镖的新书需要您的支持哟!】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