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黄河想着这一系列不合逻辑的事情,甚是觉得好玩儿,恍然间,自己竟然住到了美女家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如同梦境,如同虚幻。他在想,这个燕璟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就像是设了一个局,一步一步地让他往里钻……

  黄河的卧室还算宽敞,窗户正朝东,早上起来太阳光就会侧着照进来。

  第二天早上,他一大早便起床了,刷牙洗脸上厕所刮胡子,一鼓脑地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然后换上一套酷毙帅呆的正装,白色衬衣配深色西裤,棕色金猴皮鞋,腰带上扎的是那根扎了好几年的87式军官牛皮腰带,往镜子面前一亮,自我感觉一个字:帅!两个字:超帅!

  燕璟一早就上班去了,把钥匙留给黄河一把,黄河八点钟准时出发,买了一份《前程无忧》,选择了几个自己认为合适的岗位,打电话报道,然后坐公交车分别前去面试。

  一上午,黄河面试了三家公司的三个岗位,一家是国美集团驻齐南市总部招聘行政经理;一家是某大型房地产公司招聘保安部经理;还有一家私企叫华联公司,需要招聘部门经理,黄河在部队时毕竟是个中尉军官,让他放下身子当一个普通的业务员,他实在觉得太跌价了,人都有这种心理,所以他选择的级别都是经理级!

  国美集团自然不用说,这是全国闻名的大集团,招聘正规的要命,求职者排起了长队,黄河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排上队,从面试官的面部表情来看,他应该对自己的初试表现很满意;那家房地产公司也不错,管理处主任给他面试,黄河大谈安保部管理与建设,把主任惊的目瞪口呆,直接告诉他三天以后过来由总经理复试;倒是那个华联公司,让黄河有些大跌眼镜,或许是受了前两家大集团大公司的衬托,让华联公司显得格外不起眼,格外不正规!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联公司给黄河面试的是个年仅二十岁左右的美女,黄河善于明察秋毫,她胸前的工作证上赫然印着‘姓名:陈秀,职务:副总经理’几个大字,黄毛丫头都能当副总,此公司的发展情况可见一斑!这是一家通信科技类的营销公司,主营手机、电脑等通信科技类产品,同时还有其它暴利的投机项目,反正这公司给黄河的感觉是,从外表上看着不错,有两层写字楼的办公场所,三十几个办公间,但是打眼一看,打耳一闻,黄河就知道这个公司的管理状况如何差劲儿。

  面试完这三家单位,已经十二点多了,无巧不成书,从华联公司走出来,向前走了几步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竟然距离明星小区很近,华联公司的对面胡同里,就是那家‘老板美的像花;服务差的像渣’的星星之家米线铺,黄河本来不想去这家米线铺光顾了,但是一想她做的米线确实好吃,也就去了。

  进了米线铺,黄河点燃一支烟,偷偷瞅了瞅正忙着在内屋捞米线的米线西施,她依然如故,板着脸阴着眼,仿佛刚刚被人劫过财劫过色一样,典型的一个冷美人。古代有君王为博妃子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戏弄臣子,黄河倒觉得如果能见识到这位小老板的嫣然一笑,给她上演个烽火戏客人他都乐意!

  这米线西施仍然是以前的那番造型,围着花色围裙,干净利落,香气逼人,也许是因为她的美貌和米线的味道确实不错,才让米线铺不至于太冷清,不然,就她这张苦瓜脸,谁会来这里消费?

  嗒嗒嗒,米线西施又踩着皮鞋有节奏的声音,端了一份米线朝黄河走来。

  依然是板着脸,没有一丝笑容。

  依然是拇指的指甲盖伸进了米线汤里半截,不知道是她没察觉到还是因为汤太满了,她纤细的拇指尖儿上浸了一滴汤水,黄河真想提醒她,但是涉与她的淫威,突然觉得跟这种女人还是少说话为妙,免得好心当了驴肝肺!

  黄河正吃的起劲儿,自外面蹦蹦跳跳地冲进来一个姑娘,黄河顿时一怔。

  那姑娘也不过十七八岁模样,长的挺俊俏,穿着一身花格夏装,浅色马裤,白晰的小腿裸露着,足上蹬着一双时下正流行的深色高跟女士拖鞋。

  “你,你不是刚才去应聘的那个人吗?嘿嘿,你也到这里来吃饭啊?”这姑娘一眼认出了黄河,其实她正是华联公司上午接待黄河应聘的一个内勤文员,叫赵依依,高中还没毕业便出来找了份工作,增加一下阅历。

  黄河自然也认出了她,冲她一笑,那姑娘很外向,大方地坐在了黄河对面,拆开一双一次性筷子,冲内屋喊道:“老板,一份米线,多放辣椒!”赵依依留着及肩发,头发似吹烫过,微卷,耳朵上戴着明光闪闪的耳环,眉毛眼影都画过,嘴唇上也涂了淡淡的唇彩,五个手指甲上了指甲粉,闪闪发光。

  单单看这位女员工的装饰,就知道华联公司的管理水平如何了!

  “这里的米线挺好吃的,就是老板有点儿冷血!”赵依依神秘地把脑袋往前一伸,大眼睛嗖嗖一眨,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脸上的几颗青春痘看的清楚,不过并不影响她面部的美观,反而让她原来美丽的脸庞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味道。

  黄河以笑代答,又使劲儿吃了几口米线。

  赵依依的米线也被盛了上来,她一边吹着碗里的热气一边问道:“对了,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怎么到华联公司来应聘的?”

  黄河不失时机地回答:“我看的报纸,前程无忧上的招聘广告!”

  “嗯,是哦,我们公司这周花了二百块钱登了一期招聘广告,这几天来的人可多了!”

  “对了,你们公司一共多少人?”黄河觉得这是深入了解华联公司的大好时机。

  “二百多人吧!营销一部七十多人,财务部十几个人,市场部业务员有四五十人,还有电子商务部、电信业务部加起来二百多人吧,我们在深圳还有公司呢,大老总现在在深圳跟人合作,正在研制手机呢!”赵依依一口气说完,然后犒劳自己仰着脖颈吃了一根长长的米线。

  黄河听着有些凌乱,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真整不明白了!

  不过这个赵依依似乎很乐意回答黄河的问话,黄河简明扼要地问了几个方面的内容,也差不多把华联公司的基本情况掌握清楚了,甚至有很多面试时陈副总经理没法说出口的公司内幕都透了出来,黄河觉得又好笑又怜惜,一个公司的管理散成这样,能行吗?公司员工着装打扮不合格不说,就连公司的秘密也对外人不设防,稀里糊涂地全吐了出来。

  通过赵依依的话,黄河了解到这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公司总经理叫陈婷,是副总经理陈秀的亲姐姐,公司几个重要岗位的人物都是陈总的亲信,而且那个总经理陈婷年龄也不大,跟自己相仿,她纯粹是白手起家,从一开始跑业务干到了现在开公司,实属不易,也算的上是女强人了!

  吃过饭,黄河兀自地辞别赵依依,去商品胡同里买了二斤臭鸡蛋,回了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家!此时的他,似乎有此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他觉得这三家应聘过的公司肯定都会初试通过,会让他参加近期的复试。

  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自信!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