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肩周疼,非常疼,这个月更新了十多万字,柿子有些吃力,今晚争取第二更,这几天让柿子先休息下,每天先两更吧,抱歉。

  “那要是那个陈德赢了呢?”周飞儿眨巴着眼皮问道。

  秦思一笑,“你说吧,你想要什么赌注?”

  “嗯……如果陈德赢了,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周飞儿很郑重的说道。

  “呵呵,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我还没想到,总之以后我可以任意提出一个条件,到时候你答应了便是。”周飞儿蛮横的说道。

  秦思一愣,随即道,“不是吧,难道你想让我去死我也得答应?”

  “嘻嘻,才不会,我可舍不得你死,放心好了,我保证不提过分的需求。”周飞儿手挽着秦思的胳膊摇来摇去,嬉笑着说道。

  “好吧,就这么办了。”秦思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平天的绝招还没出,显然还有余力。若是全力以赴,想要赢这个陈德,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俩在台下有说有笑,平天与陈德已经打的愈发激烈起来。两条长鞭带起无数的鞭影,似乎已经覆盖了整个擂台,让人避无可避。

  平天手持着锋月剑勉强抵挡陈德的疯狂进攻,看似已经到了极限。“蓬!”平天的身影急速后退,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擂台的边缘。那漫天的鞭影终于有一道避过了平天的防守,结结实实打在了平天的身上。

  “定……”情急之下,平天竟然给自己施展了时间静止法则,稳定了体内的能量,才破除掉,这才致使自己没有冲出擂台。

  “好险好险!”平天拍着胸口,看着身后便已经是擂台外围,长出了一口气。

  “竟然给自己施展时间静止法则,了不起。了不起啊。”陈德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赞赏的说道。“不过你挨我这一鞭,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你的身上应该有上品天神器的战甲吧。”这后半句,陈德直接给平天传音问道。

  “上品天神器战甲?”平天嘴角透着一抹笑意,“这个我可没有,不过……”平天说着。手里的锋月剑轻轻地抖动着,发出低低的嗡鸣声。

  那锋月剑,每抖动一次,便会震颤数万下,而每一下的震颤,都会直接产生一道剑气。只是抖动一次,便会有数万道剑气攻击。而就在这短短地时间里,带着轻轻嗡鸣声的锋月剑已经抖动了数百下。

  陈德的面色越发凝重起来。那些剑气看起来毫不起眼,但他绝对不会单纯的认为,只靠自己地。便能轻松抵挡这些剑气。

  或许,几百道是可以抵挡的吧。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整个擂台上已经布满了这种细小的剑气,至少也有数百万道,甚至更多。

  “我的绝技……裂剑技!”平天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数百万道的剑气,转眼已经遍布了整个擂台,几乎没了闪避的空间。

  擂台上地战斗就是这点不好,即便你想瞬移,也就只有这么点空间。瞬移也只能限于擂台内的空间。而目前的情况。对于陈德来说,便只剩下了硬拼一途。

  “哗……”台下一片哗然。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外来地不起眼的神王,竟然将陈德逼到了这部田地。

  “平天还真地有两下子,这下那个陈德可就危险了。”周飞儿一脸担忧的看着台上,至于现在,他可是非常希望陈德能赢下这场比斗。

  “定……”两个陈德几乎同时喊道,那数百万道的剑气顿时静止住了,紧跟着,两个陈德同时出手,擂台中漫天的鞭影晃动,与那无数的剑气对撞,只一瞬间那充斥着整个擂台的剑气便已经消散了大半。

  只是,他破的快,平天那边制造的更快,仅仅抖动一下,根本不费什么力气,任凭陈德费尽力气去破。

  “哼,也不能让你小瞧了。”陈德浑身震颤,体内元力鼓动,两个陈德手中地鞭子突然布满了虚无业火,两条鞭子挥动间,便带其一道道虚无业火。

  “竟然是火属性地二流鸿蒙灵宝,虽然火源之力比不上火源灵珠,但也不差了。”秦思惊讶的看着陈德,自言自语道。

  能释放虚无业火地二流鸿蒙灵宝,也已经极为珍贵了,更何况,陈德手里的鞭子已经一分为二,威力似乎一点都没有削减。

  “陈德,好样的,加油。”周飞儿在场下又蹦又跳,看着陈德大发神威,她已经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秦思一阵无语,这个小丫头片子,为了能赢得一个条件,竟然帮别人加油,不顾自己的脸面。

  有了虚无业火的帮助,那无尽的剑气所能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小,只是平天手中的锋月剑依旧不停的抖动,而陈德也无奈的用他手中的二流鸿蒙灵宝一次又一次化解着平天的攻击。

  很多人都看不出,两人看似没出什么力气,可无论平天还是陈德,体力都是消耗极大,现在两人僵持着,便是看哪一个先体力不济。

  “嘿,竟然这么半天都没搞定,我来帮你一把……”周飞儿趁着秦思没注意,偷偷的运用了时间静止……

  “厄……”原本平天的精神全神贯注的盯着陈德,根本没想到有人会捣乱,更没想到的是,捣乱的人竟然是周飞儿。

  时间静止法则,对于平天来说其实没什么作用,只是毕竟需要时间破解,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对于一个神王级别的高手已经足够了。

  明显感到压力大减的陈德也没想为什么会这样,两条带着虚无业火的鞭子挥挡开那些剑气,便看到了平天整个身体全都暴露在自己眼前,也没多想,两条辫子便一起挥了过去。

  “蓬、蓬”两道有节奏的响声,原本打算消防刚才,给自己施展一个时间静止的平天,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擂台外面,也就是说,他已经输了。

  “这……”别说是平天,就连陈德都没弄明白,自己也没怎么就赢了。

  “我输了……”虽然输的很郁闷,但平天也不是输不起的人,稍稍一拱手道,“陈老板果然身怀绝技,在下输的……心服口服。”虽然不太甘愿,但也没什么办法。再说了,他已经知道,偷偷给自己施展时间静止的是周飞儿,不光如此,就在他后退的一瞬间,周飞儿还对自己施展了一个时间加速。

  “对不起,盟主,我输了!”平天沮丧的来到秦思、周飞儿跟前,很郁闷的说道。

  “行了,不关你事。”秦思摆摆手,随即面向周飞儿,“你这小妮子,为了你那一个条件,竟然偷袭平天。”秦思狠狠的敲了一下周飞儿的脑袋,虽然后来发现了,但再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只能认个倒霉。

  “哼……”周飞儿冲着秦思一撅嘴,“你又没说我不能帮那个陈德。”

  “刚才……怎么回事?”陈德也发现事有蹊跷,身影一晃已经到了三人跟前。

  “厄……一言难尽啊……”平天一脸的苦闷,秦思则是严肃的表情,而周飞儿,则是得意的窃笑。

  “一言难尽?那好办,到我酒楼,我们一起喝个痛快。”陈德很爽快,拉起平天就走,同时回头道,”秦盟主,周大小姐,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给个面子,到我酒楼里喝几杯,也算我陈德尽了地主之谊。”

  “人家请你喝酒呢。”周飞儿笑嘻嘻的拉着秦思的胳膊,甜腻腻的说道。

  “是请你还差不多吧,你可是帮了人家大忙。”秦思没拒绝,任由周飞儿拉着,跟在陈德和平天身后。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那时已经快要气力不济,若不是周大小姐相助,恐怕我已经输了。”陈德逼着平天说出了原委,可是听完,心中也有一丝苦闷,不过转瞬即逝。

  “也未必,其实当时我也累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谁先支持不住,还未可知。”平天说的是实话,别看那轻轻的抖动看似很省力,但实则不然,至少平天所会的攻击方法中,这裂剑技是最为消耗体力的了。

  “秦盟主,陈某佩服,想不到就连平天这样的神王都甘愿在您麾下听从调遣,不愧是天尊之下第一人……”陈德原本对秦思的事迹多半抱着怀疑的态度,不过看平天如此实力都甘愿在其麾下,想来这个说法不会错了。

  “陈老板客气了,什么天尊之下第一人,朋友们的谬赞罢了。”秦思客气了一句,随后问道,“不过话说回来,陈老板,秦某是在不明白,以陈老板的实力怎么会屈居一个酒馆老板,若是入天火城,至少也该是统领的职位吧。”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