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领,呵……”陈德苦笑一声,举起酒杯一干而尽,随即站立起来,凭窗往外,喃喃道:“岂止会是一个统领那么简单啊,天火世家当年可是直接给我一座城池管理,若是我当年接受,此时虽然不一定比平天强,但在权势上,也不会差太多。”

  “管理一个城?这么好的事情那你为什么要拒绝?”周飞儿极度不解的望了一眼面色深沉,似乎在缅怀着什么的陈德,在她的心中,这个帮助她赢得秦思赌注的人,一定是个好人。

  陈德沉默半晌,深吸了口气,面色转为平静,“那是因为他们太过现实,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小辈心中的想法,从来没有想过要征询我们的意见,一切的责任和承担总要强加在我们的身上,所以,我拒绝了,我宁愿退出天火世家,在这里开个小酒楼,也不愿成为他们随意摆弄的棋子。”

  秦思和周飞儿对视一眼,周飞儿还要再问,却被秦思一个眼神制住,“陈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无疑,你当时的决定非常错误,错误的可笑。”

  秦思轻轻放下酒杯,望了平天一眼,轻笑道:“要知道,一个世家最主要的是生存,若是世家的子弟都如你一般,只顾着自己的感受而不去理会家族的兴衰,不去为了一个家族的事业而牺牲自己,那么,天火世家到了如今,也离衰败不远矣。”

  陈德冷哼一声,虽然秦思如今是鸿蒙神界天尊之下第一人,但并不代表陈德就会惧怕他。对秦思的尊敬是因为他的实力,而若是要性情高傲的陈德低头服人,却不是刚刚接触的秦思所能做到的,就算是天尊来此,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让陈德屈服。

  “秦盟主,我们今日只喝酒。聊天,风花雪月,至于其他。待他日有闲,我们再行讨论,如何?”很显然,陈德并不想就此问题继续深谈下去。阅历丰富的秦思和平天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天火世家的家务事,作为外来人,实在没有必要参与进去。

  更何况,今次前来天火城,无非是为了陪同周飞儿散散心,也顺便给自己紧张的修炼生活放松下神经,与天一水阁一战之后,秦思的神经一直处于极度绷紧地状态之中。又要防备其他各大势力趁机侵占紫玄盟的地盘,一方面又要应付寻找秦霜分身天尊的那些长老会天尊们地盘问。另外还要闭关苦修,这些年来。饶是秦思平日开朗随和,晶莹剔透的心中也渐渐起了阴霾。

  能与周飞儿来此散心。秦思自是不想参与到任何争斗之中,所以刚刚才会让平天出面解决。却没有想到为了一个小小的赌约,周飞儿竟然宁愿帮助陈德,也要将平天击败,这使得秦思有些小郁闷。

  而让他更加郁闷的是平天这个家伙竟然自露了底牌,被阅历同样丰富地陈德顿时察觉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也幸好陈德此人看起来一派正气,实在不想乱嚼舌根之人,更加之平天力战陈德的威风让在一旁观看的神王们皆是心中震撼。想来也不敢胡乱传言。

  想到这里。秦思微笑着点点头,举起酒杯与陈德碰了一下。才轻笑着问道:“天火世家如今有多少出色的年轻人?”

  陈德诧异的看了一眼秦思,又瞥了一眼噘起小嘴巴的周飞儿,似乎有些吃惊,“周飞儿小姐没有讲给你听?她可是老祖宗那个宝贝公主最好的朋友,对于天火城地一切,她几乎都了解透彻。更何况……”

  说到这里,陈德话音稍顿,见秦思等人面无不悦之色,才好笑道:“天火城中,周飞儿小姐可是引得许多年轻人彻夜难眠,思念着你啊,哈哈。”

  周飞儿不悦的瞪了陈德一眼,哂道:“那些人有什么好理会的,不许再提,对了,洛儿在不在?这次来没有事先通知她,她不会去了西极火焰山吧?”

  陈德一怔,显然没有料到周飞儿与秦思大驾光临,竟然没有事先通知天火城与西极火焰山地人,想到西极火焰山的老祖宗们没有告知,天火城如今只余地那些年轻人盛气凌人,若是不小心惹到了秦思这位煞星,恐怕都难以讨得了好处去。

  微微沉吟了一下,陈德笑道:“飞儿小姐,不如这样,我先派个人去西极火焰山通知下洛儿,否则就算你们到了天火城城主府,也找不到她。呵呵,你也知道,自从你领悟了神王之后,洛儿便一直被老祖宗们关在西极火焰山中,明令她若是不领悟神王境界,便不许离开半步,所以,嘿。”

  陈德虽然与天火世家脱离,但毕竟出身于那里,并不希望天火城如今的年轻人们惹到秦思三人,若是在天火城中被三人教训,这份脸面可是丢的大了。

  秦思饱含深意的瞥了一眼陈德,瞬间便明白了他的心思,微微笑着点头,“既然陈兄弟有此好意,我等自然无法拒绝,那么,就麻烦陈德兄弟为我三人安排住处,就在此等待洛儿小姐归来吧。”

  “这个……”陈德有些难堪的望了一眼周飞儿,低声道:“说句实话,秦盟主,你别怪我,西极火焰山中如今修炼居住的都是天火世家真正的高手们,西极圣王以及那些天尊们也都居住在那里。而天火城,虽然名为天火世家地总部,但因为这里并没有可以修炼天火地环境,而只能作为锻炼年轻人的地方,所以,若是你们真地想要散心,倒是不妨前往西极火焰山一行。”

  “呃……”秦思怔了一下,自从进入天火城之后,他就有种不太对的感觉,如今听到陈德的话,总算明白了心中为何会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天火城太干净了,天火城周围的环境太好了,而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居住的最佳位置,只不过若是用来修炼天火,却是差的太多。

  秦思的本源灵珠便是火源灵珠,火源灵珠的威力他自小便了解的极为清楚,如果真正修炼起来,一旦火源灵珠的威力爆发,周遭千里都会化为一片焦土。

  而天火城周围却是郁郁葱葱的青草,秦思轻轻叹了口气,“难怪,原来是这样的。”

  说罢,瞪了一眼周飞儿,训道:“都是你胡乱带路,才否则直奔西极火焰山也不至于来回折腾。很早便听说了西极火焰山这个地方,却没有想到天火世家原来竟是有两个总部。”

  周飞儿一脸冤枉,可怜巴巴的反驳着,“人家每次来找洛儿,都是直接来到天火城的,西极火焰山不允许外姓人进入的,那是天火世家长老和天尊以及家主静修的地方。”

  陈德也解释道:“秦盟主,飞儿小姐说的没错,那西极火焰山只有家主及长老们才可以随意进出,洛儿小姐若不是因为飞儿小姐领悟神王境界后,被家主强行带入,恐怕也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你们天火世家,可真够古怪的,既然修炼天火,那倒不如直接将总部放到西极火焰山,而这座城作为普通的城池管理便是。”秦思无语的喝了口酒,摇头暗想:“这天火世家可与鸿蒙神界的其他世家大不一样,其他世家基本都是所有人都在总部之中,从不胡乱挪窝,而这天火世家竟然搞出来两个总部,也算是有趣儿。”

  “既然不允许外姓人进入,那么,我们又怎能进的去呢?”一直静听的平天闻言不禁迷糊起来,陈德一会儿说天火城是总部,一会儿又说西极火焰山是家主修炼的地方,此时又说外姓人不许进入西极火焰山,绕来绕去,让他不由得有些头疼。

  “呵……这就与秦盟主有关了。”陈德笑望秦思,“如今秦盟主所带领的紫玄盟可是名扬整个鸿蒙神界,整个神界之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紫玄盟的。而秦盟主自身也被评为天尊之下第一人,想来好战成性的家里那些老祖宗定然会手痒难耐,想与你切磋一番,加之秦盟主如今地位显赫,那些老祖宗们自然会亲自邀请你前往西极火焰山。”

  秦思摇了摇头,没有言语,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带着一点点不确定,又带着一点点希冀的声音:“飞儿小姐?你是雷罚城的飞儿,周飞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油头粉面,脸色惨白的青年,秦思愕然回头望去,却听到陈德传音过来,“尉迟旱魃,家主的第四个儿子,也是最不争气的儿子。”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