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吧!”

  庙宇里传出一道苍老的低声,雷山连叩三个头后才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走进大殿。

  “这些凡人,搞的宗教力量却是厉害,雷山这小子难得能入我的眼,居然也被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高空中,秦霜重重的摇着头,在凡人界生活了这么久,对于凡人的宗教力量秦霜可是深有了解的。

  庙宇的龙头骨架下,盘膝坐着三个苍老的库亚人,这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瘦,非常的瘦,不穿衣服可以看清楚他们全身的骨架,这和外面那些壮壮实实的库亚人有着天壤之别。

  雷山面对三个枯瘦的老人,眼中只有尊敬和崇拜,待三个老人微微点头,猛然抓起地上一把刀子就向自己的腿上割去,阮灵玉被他用特殊的手法给封在了大腿的肌肉里。

  “滋!”鲜血猛然涌出,雷山竟然看都不看自己的腿,因疼痛而不断颤抖的手里捧着那颗玉石,恭敬的呈给三个老人,紧咬着嘴唇,“雷山幸不辱命,终于将阮灵玉带回来了。”

  最右侧的老人急忙起身,手上也不知道拿着一块黑糊糊的,秦霜都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就朝着雷山的腿上敷去,雷山眼中闪过道激动,不过身体并没有动,直到中间那老人接过阮灵玉。

  “胡闹!”秦霜再次摇头,对那块特殊的元灵石他没有兴趣,不过却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个唯一在凡人界能让自己入眼的小凡人就这样变成了残疾。

  庙宇中,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秦霜看都不看那三个老人,径自走向了雷山,不等雷山有反应,一股仙灵力已经笼罩在雷山的身上,开始为他修复起身上的伤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雷山终于反应了过来,随即似乎又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变的愤怒,“你,你跟踪我!”

  “你这傻小子还用得着我跟踪?我要不是顺便路过这里,恐怕你这只腿就彻底的废了!”秦霜不断摇头,“你还真声狠,筋都给挑断,你小子是不是想以后都拄着棍子走路!”

  雷山腿上的伤口恢复很快,快到还没把要问出的话说出口就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完全恢复,惊骇的他看着秦霜使劲的蹬了几下刚刚恢复了的腿。

  “前辈,不管您和雷山什么关系,多谢您救回了他的那条腿,雷山是个好孩子!”手上还握着血淋淋阮灵玉的老人,突然躬身对秦霜行了个弯身礼节。

  “其实我和他没关系,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只是个愣头青!”秦霜微微摇头,转身就要朝外走去。

  “前辈请留步!”三个老人一起喊到,虽然秦霜一身青年打扮,但他们也知道,相貌有时候是可以轻易改变的,能避过他们三人的灵感,恐怕就是大乘期的修真者,也难以做到。更何况,但听刚才他教训雷山的语气,也绝对不是个普通青年那么简单。

  秦霜心中暗笑,但却只是停住脚步,并没有转身,打算听听三个老人有什么话讲。

  “前辈,我们知道您没有恶意,刚刚您救了雷山,我们代表库亚族感谢您,希望您能留下接受我们的谢意!”中间老人再次弯身,用上生平最客气的语句邀请秦霜。

  “这就对了……”秦霜心中盘算着,他本来也没打算走远,现在有人出面挽留,正如心意。

  当天晚上的谢宴其实也只有三个长老和雷山参加了,不过库亚族的物品缺乏,这谢宴的酒还是秦霜给准备的。

  “雷山,这阮灵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你甘愿废掉一条腿来保护它,还惹得修真者的追杀?”席间,互相熟络了之后,秦霜忍不住问道。

  “您……您不知道阮灵玉?”三个长老明显一愣,连雷山也停了下来,怔怔的望着秦霜。

  看到三个老人面有难色,秦霜微笑道,“你们也大可放心,不管那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会出手抢夺的。”

  三个长老对视一眼,最终大长老甘明起身又施一礼道,“前辈误会了,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前辈竟然不知道阮灵玉。”

  “我才来到这个星球不久,对这里,还并不是很熟悉。”秦霜欣然受了这一礼,并没有隐瞒什么。

  “前辈从外星来的?”三个长老看秦霜的眼神明显变了,他们想到了秦霜的不凡,可是从外星来还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其实说起来,阮灵玉才出现不过五年的时间。”二长老祁连忙介绍:“至于阮灵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颗星球并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只是阮灵玉上带着的信息,让整个库亚族都为之兴奋,也让苏羽星上的修真者为之兴奋。”

  “阮灵玉总共有五块,五块合在一起,便可将我们带到一个富足的地方,有足够的食物,足够的资源,足够的灵气……”祁连说着,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这么简单?”秦霜听的一愣,这……这也太容易了吧。的确,对于他来说,即使把这星球上的百来万人全都转移走,也不是什么大事。

  “简单?”三长老肖青顿时一瞪眼,“到另一个星球,一个拥有无尽的食物、资源和灵气的星球。别说是我们库亚人,就是那些能御剑飞行的修真者,他们中的最强者——二劫散仙,想要飞到另一个星球都是困难的很。”

  “不错,即使假设他们体内的真元力无限,想要靠着二劫散仙找到一个富奢的星球,恐怕至少也要几万年。”雷山也忍不住插嘴道,显然对秦霜那句‘简单’不满意。

  秦霜心中也完全明白了,二劫散仙,这颗星球的最强者,也根本无法进入太空,恐怕根本到不了下一颗星球,便会因体内真元衰竭而死。这么看来,阮灵玉对他们的吸引力还真是够大的。

  “可是……”秦霜想了想,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们就不怕这阮灵玉上的信息是假的?”

  “这个问题我们也想过。”甘明一脸严肃:“以目前苏羽星的状况,我们也只能信以为真了。找不到更好的资源星球,我们和修真者迟早要拼个你死我亡。”

  “呵,看来不管什么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啊。”秦霜突然想起自己堪比蜗牛的修炼速度,心里也不是滋味,“不知道大哥会不会也有他的难处。”

  一场酒宴,秦霜对苏羽星都有了大致的了解。整个苏羽星总共生活着一百多万人,其中金丹期以上修真者有十几万。不过秦霜也奇怪,总数量不过六万的库亚人,居然就顶住了那些修真者的压力,秦霜可是非常清楚,这个星球,修真虽然同样落寞,不过也有三个二劫散仙坐镇,实力上也远远强于库亚人。

  说起库亚人,秦霜只能用惊叹来形容,他们是彻彻底底的凡人,只是比普通的凡人寿命要长,一般都有三百岁的年龄,高者也活不过四百岁,只有那三个枯瘦长老的年龄长一些,三人最低的都已经一千二百岁了。

  三个长老也很诚恳的请求秦霜留下来,目的很简单,以他们的实力,恐怕保不住阮灵玉。鉴于雷山还算顺眼,秦霜也就答应了当这个保镖,也算是打发一些无聊的时间。

  远在地球的一间酒吧,穿着时尚的秦思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这小子过的倒滋润,下来这么久也不知道修炼。不过说起来,这里的灵气还真是稀薄的厉害……”

  “小思哥,快来嘛……”酒吧的中央舞池,一个集时尚、清纯、靓丽于一体的女孩儿冲着秦思不断的招手。

  ****************************

  秦霜到苏羽星的第十日,乌凌派的掌门终于带着弟子找到了库亚人总部落。

  “十件下品灵器?你们这简直就是敲诈,赤裸裸的敲诈。”库亚族的庙宇中,乌凌派掌门凌羽飞猛一掌拍在桌子上。那桌子只是普通材料制成,哪里经得住一个渡劫期修真者的掌力,一掌之下,顿时化为虚无。凌羽飞整个人都站了起来,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意,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凌羽飞,我提醒你,你损坏了一张桌子,待会儿要照价赔偿。”秦霜玩味的看着凌羽飞,随即转过头对雷山,“雷山,你问问凌江长老,对他们掌门的这种做法持什么态度。”

  “好嘞!”雷山答应一声,攥着凌江元婴的手又紧了紧,再把元婴提了提,“凌江大长老,你们掌门似乎很不给面子啊,条件都还没谈好就毁了我们一张桌子,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凌江的元婴被秦霜完全封住了,根本动弹不了,也无法开口。只是小小的元婴被雷山的大手用力的攥住,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痛苦。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