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江是凌羽飞的侄子,确切的说,凌羽飞没有儿子,只有这么一个侄子,凌羽飞这一代,也只有凌江这么一根独苗,否则也不可能将上品灵器飞凌剑借给他。本以为以凌江空冥后期的实力,再加上飞凌剑完全可以轻松地从库亚人手里抢到阮灵玉。可万万没想到,不光阮灵玉没有抢到,凌江的肉身反而毁了,最最要命的是,飞凌剑还落到了这群野蛮人的手里。

  看着凌江颤抖的身体,求助的眼神。凌羽飞终于僵着身子又坐回了椅子上,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道,“一百吨的食物可以给你们,十吨普通的炼器材料也可以给你们。只是这十件下品灵器……你们的胃口似乎太大了。”

  这次谈判,本是三个长老出面的,只是秦霜一时好奇,将谈判的活给揽了过来,三个长老也想对秦霜进一步了解,将自己的底线告诉秦霜后,索性做个配角。

  “呵呵,凌掌门,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品灵器的珍贵,如果我猜不错,贵派的上品灵器,好像也不多吧?”秦霜低着头,根本没正眼看凌羽飞,低头轻轻抚摸着那把在他看来连垃圾都不如的飞凌剑。

  别说秦霜自小生活在紫玄府,就是普通神人的孩子,一个七级仙帝,也不会对上品灵器产生任何兴趣。可在乌凌派,那已经是镇派之宝级别的了,整个乌凌派也的确仅仅拥有两件上品灵器。就是整个苏羽星,上品灵器都是极为珍贵的宝物。

  “小兄弟……”凌羽飞眯着眼睛看着秦霜,“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也是修真者吧。”

  秦霜微微一笑,明亮的眼睛没有任何变化,“不错,算起来,我的确是个修真者,只是修为低的可怜罢了。”七级仙帝,在迷雾城,的确是修为低的可怜。

  “金丹期的修为,的确是低了些。”凌羽飞自顾说道,“我乌凌派说起来也没什么能人,不过家族长辈中也有一位二劫散仙,最近听说他老人家有意招收一名资质优秀的弟子。”说到这凌羽飞上下大量一番秦霜,故意问道,“倒是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何门派?哪位高人门下?是否愿意拜在我家族那位长辈门下……”

  “金丹期?”秦霜的笑意更浓了,“怎么凌掌门会看上我这个小子,要说金丹期,你们门内弟子也不少,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吧!”

  秦霜脸色突然一变,笑容消失,声音也变的冰冷,“二劫散仙么?没兴趣。”

  “你……”凌羽飞再度站起来,眼前这家伙的态度显然在他的意料之外,二劫散仙收徒,就是洞虚期的修真者,也是挤破了门槛往里钻,更何况是金丹期。想不到这家伙竟竟然拒绝了,还拒绝的让他那么的难看。

  “三位长老,难道这就是你们库亚人的待客之道吗?我们是诚心前来谈判的,你们居然让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金丹期小子在这胡搅蛮缠!”

  凌羽飞不理会秦霜,怒声问向库亚族的三个长老,三位长老都是一千多岁的人了,凌羽飞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们打交到,对于他们这次推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金丹期小子在前面,凌羽飞也摸不着头脑。

  “金丹期!”三个长老都皱了皱眉头,以凌羽飞的修为,既然说秦霜是金丹期那应该不假,可是以个金丹期的修真者可以从另外一个星球到这个星球?可以让他们丝毫没有发现的靠近?

  三长老肖青刚想说什么,大长老甘明已经抢在了前头,“他的修为我们并不清楚,甚至都不知道他也是修真者,不过他是我们库亚人的朋友,这次的谈判,他完全可以做主!”

  “确实如此!”二长老和三长老也一起点头。

  “好,好。”凌羽飞气的脸色发白,连说两个好字。“一百吨的食物,十吨普通的炼器材料,十件下品灵器,好,成交。”

  凌羽飞很想杀了眼前这个金丹期的小子,可是他也知道,虽然他是渡劫期的高手,但要在库亚族部落里杀人,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事,只有先忍下这口气,待时机成熟再找他算账,在凌羽飞的眼中,秦霜已经是必死之人了。

  “很好,这不就对了。”秦霜笑呵呵站起来,“去准备东西吧,等东西送到,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用。”凌羽飞取下一个储物腰带,一件件物品从里面飞了出来,转眼间,庙宇外面就被堆成了一个小山。

  秦霜仙识一扫便知道物品的数量,不由赞道,“不愧是一派掌门,似乎已经想到了我们要什么,竟然准备的那么齐备。”一百吨的食物,一吨的炼器材料,还有十件下品灵器,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凌羽飞冷哼了一声,收起了储物腰带,狠狠的瞪了秦霜一眼。

  秦霜笑呵呵的将飞凌剑给扔了过去,对于凌羽飞的威胁,一点都没放在心里。

  凌羽飞刚接过飞凌剑,又听见秦霜的声音,“飞凌剑的事情已经了结了,那么我们来谈谈,你打算出什么样的价格,赎回贵派的凌江长老。”

  “什么?”凌羽飞当时一愣,随即怒气冲天,险些就要操着飞凌剑杀了秦霜,“你……你是说,刚才那些东西,只是换回飞凌剑?”

  秦霜丝毫没把一个渡劫期修真者看在眼里,很轻松的说道,“当然,我以前听过一句话,现在人才是最贵的,相信凌江长老的价格不会比飞凌剑差吧。”

  凌羽飞强行压制了想要一剑刺穿秦霜金丹的想法,咬着牙齿道,“好,你想要什么?”

  “我大哥雷天呢?”还没等秦霜开口,后边的雷山攥着凌江开口问道,同时攥着凌江元婴的手又紧了紧。

  “雷天?”凌羽飞叹了口气,“我们原本是打算捉他回去,只是半路上竟然让他给逃脱了。”

  “放屁!”雷山怒骂道,“我大哥能逃掉?要是我大哥逃了,怎么没回部落?千万别告诉我说是他迷路了!”

  凌羽飞一皱眉头,“你大哥的确是逃了,我堂堂乌凌派掌门,还不屑于撒谎骗个野蛮人。快说,你们倒底想要什么,才肯放了我派长老。”

  “哈哈,既然你说我大哥雷天逃了,那好吧,你们就负责去找我大哥,反正你们会飞嘛,只要你们把我大哥找到,我自然会放了你家这个什么狗屁长老。”用凌江换雷天,这已经是他们商量好的对策了,秦霜只是在一边看着,并没有插嘴。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凌羽飞唰的站起来,“难道找不到你大哥,我派凌江长老就只能在你们这里困着么?”

  “当然不是。”秦霜接口道,“一个月,给你们一个月时间,找到雷天,否则,你们就去给凌江长老立排位去吧。”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凌羽飞早已经火冒三丈了,恨不得现在就给这个破庙来上一击,但想到凌江,想到自己家的那位二劫散仙,一下子便静下心来。狠狠的点了点头道,“好,好,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去给你找。”

  凌羽飞转手扔出一块铁片,“受天地门所托,邀请你们这些野蛮人参加阮灵玉聚会,那个金丹期的小子,如果想来的话也可以!

  凌羽飞也不管这些库亚人的反应,扔下最后的话后带着自己的人就离开了,说起来,这也是修真者第一次邀请库亚人。

  “想来,这个凌江大长老在乌凌派也真算是有地位了,竟然能把凌羽飞逼成那样。”待凌羽飞离开后,雷山还津津乐道,没想到自己的一时起意,抓了条大鱼。

  “不过秦大哥,你也太能忽悠了吧。我原来可是明明告诉你,一吨食物,一百公斤的炼器材料,想不到你竟然能让那个什么掌门多出一百倍。”雷山左右围着秦霜,左看看,又看看,怎么也看不出秦霜能有这么大的能力。

  “你们人少,自然想东西的时候要的也少,不过有备无患,他们这些修真者虽然也是穷鬼,可是凡人的东西还是很多的!”

  “穷鬼?”雷山疑惑的看了秦霜一眼,秦霜立即打起了哈哈:“当然,难道不是吗,十件下品灵器换件上品,他居然还不乐意,不是穷鬼是什么!”

  “秦前辈这您有所不知,苏羽星资源匮乏,修真者中的每件武器都很珍贵,很多修真者的手上,连件下品灵器都没有,您今天要了他们十件,他们就会有十个人是没有武器的!”甘明微微叹了口气,十件下品灵器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十把锋利的武器而已。

  想了,甘明又继续说道,“在很久以前,我们和修真者曾经有过一场大战,当时我们的族人还有十五万人,可到了今天,就只剩下我们这六万多人了!”

  提起往事,大长老甘明有些唏嘘,不过秦霜的性子却被提了起来,“你们和修真者有过一场大战?既然你们都到了这一地步,为什么他们会放过你们?”

  “哼,我们虽然损失了一大半,不过修真者的损失也不小,当初的修真者数量可是现在的三倍多,门派曾经有七个,另外四个已经让我们库亚人全部消灭了!”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